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7章 冷漠的北平
    本月最后三天,兄弟姐妹们,求月票!

    ……

    深秋的北平显得有些萧瑟,帝国的主人远征未回,气氛有些低沉。

    朱高炽已经接到了大胜的消息,正在安排人出去广为宣传一番。

    杨士奇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他觉得大明南北均安,此后就该安稳度日了。

    和金幼孜会和后,杨士奇说道:“陛下北征大胜,已经擒获了阿鲁台,此后大明再无外患,我辈大显身手的时刻到了。”

    金幼孜冷静的道:“杨大人千万别以为万事大吉了,还有瓦剌呢!”

    杨士奇是很乐观:“此战之后,瓦剌必然惶恐,内部的分化怕是能打好几年,等到那时候……”

    金幼孜点点头道:“是这么回事,只是那人必然不肯罢休,在他的蛊惑之下,太孙那边怕是会乐此不疲啊!”

    杨士奇皱眉道:“既然无外患,若是他还要蛊惑君王,到时候弹劾就是了,不管是谁,总不能一手遮天吧!”

    金幼孜唏嘘道:“此次他和太孙冒险一击成功,又擒获了阿鲁台,这名气肯定会越发的响亮了,文武双全,多少人的梦想,却被他如此轻松的实现了,这置我辈于何地啊!”

    杨士奇摇摇头道:“本官这就去了,此事还得再斟酌一二,陛下班师想必也快到了,都谨慎些。”

    这种类似于暗语的话,金幼孜很明白,他笑道:“你去吧,陛下到了,就是封赏的事麻烦几日。”

    ……

    朱高炽交代了事情后,就问了朱高燧的情况。

    梁中说道:“赵王殿下近日经常去礼佛,据说是在为陛下祈福,每次都要呆半天,很是辛苦。”

    “是吗?他有心了。”

    朱高炽面色不变的道:“听说汉王倒是杀了个痛快,可喜!”

    梁中赔笑道:“汉王殿下估摸着早就想这般杀敌了,此次跟着陛下去,后来被派到了野狐岭去扫荡,可惜了。”

    朱高炽点头道:“瞻基此次也历练了一番,也算是死里逃生,想必以后会长进些。”

    “那是,太孙殿下英武,据说陛下很是欢喜呢!”

    “嗯,兴和伯此次倒是不错,只是父皇那里却不会再给升爵,只望他别有怨言才是。”

    梁中听到这话,马上就笑道:“殿下倒是可以放心,兴和伯自己说的,家中有两个伯爵就已经感到惶恐了,两个儿子都有了保障,不敢再多求,否则就是自取祸端。”

    朱高炽淡淡的道:“他倒是知道进退,可有的人却是跋扈!跋扈!”

    梁中知道他说的是谁,上个月有一位老朱家的姻亲来访,求了朱高炽,说想让家中的一位子弟去知行书院读书。

    按道理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可谁曾想解缙却一头就顶了回来,硬邦邦的说书院有规矩,招生不得特殊化。

    这下可是让满口答应的朱高炽下不得台,于是就派了梁中去,可却吃了闭门羹。

    老解的脾气一上来,当年可是连朱元璋都没辙,最后只能让他爹来领人。

    梁中小心翼翼的道:“殿下,那个书院确实是不大破例的。”

    梁中记得好像就只有那个岳保国破例得以进去,可岳保国的遭遇让人同情,谁也无法指责。

    朱高炽冷哼道:“罢了,他既然铁了心要在书院里打混,那本宫就成全他吧!”

    未来的储君发话,老解这辈子大抵就别想再穿上官服了。

    ……

    解缙也对此很不满,正在冲着吕长波狂喷。

    “只知道徇私,皇族就了不起吗?而且还只是裙带,这等人若是进了书院,可想而知,老夫必然会气得吐血!”

    “此事以后就成为定例,不许开了此门!”

    解缙气呼呼的,吕长波苦笑道:“解先生,可以后山长的两位公子咋说?还有方家的那些人。”

    这话顶到了老解的肺管子,他瞪着吕长波道:“那可是裙带?”

    卧槽!

    吕长波无语了,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啊!

    看到吕长波不服气,解缙就说道:“书院本就是德华弄的,他的子孙必然近水楼台,入学时怕是都能当老师了。”

    这个吕长波是服气的,他点头道:“是了,别人的子弟都可以去学儒学,可山长的人却不行,那就是在活生生的打脸!”

    解缙面色稍霁,说道:“德华这几日就该到了,让学生们都老实点,那些从沙场上回来的人大多脾气不好,到时候发怒了,老夫也保不住他们。”

    吕长波点头道:“其实也没事,就是打过几次架而已,山长不是说,只要不是欺压同窗,只要不是蝇营狗苟,关于学识方面的,打架的事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吗?”

    解缙摇摇头道:“你是没看到,德华当时征伐回来,有一阵子那眼珠子都是红的,杀气腾腾啊!等他回来老夫得劝劝,让他去庙里待几天,化化戾气。”

    吕长波没想到解缙的话题转的那么快,正在哭笑不得时,解缙却急匆匆的起身道:“对了,悠悠昨夜有些隔食了,老夫得回去看看,有事叫人去唤我。”

    呃!

    吕长波无奈的看着解缙一溜烟就跑了,想起解祯亮还在书院,不禁有些担心悠悠的未来。

    祖父太过宠爱可不是好事啊!

    不过相比皇家来说这真的只是小事。

    ……

    解缙到了方家主宅外面,正准备进去,就听到了马蹄声。

    回身,解缙看到了方醒,还有家丁们,可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归家的喜悦,显得有些沉重。

    谁战没了?

    解缙看了一眼,发现少了方三,就叹息一声,先进去了。

    这个是方家的家务事,外人不好插手。

    留守的方七和方八看到少了方三,而辛老七抱着个坛子,顿时就低头哽咽。

    在大门外,方醒和家丁们下马,迎出来的张淑慧和小白看到辛老七手中的坛子,脸色煞白了一下。

    “方专呢?”

    这种时候不适合夫妻之间叙旧情。

    张淑慧知道了,就说道:“在他伯父家中。”

    方醒对方杰伦说道:“杰伦叔叫人去把他接回来,以后让他跟着平安。”

    方杰伦一跺脚,老泪纵横的道:“这是怎么弄的!这是怎么弄的啊!”

    方醒说道:“方三战死,没丢人,阿鲁台活不了多久,到时候我会去取了他的脑袋来祭奠方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