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6章 大明的胃口有多大
    感谢书友:“赵三华”的万赏!

    ……

    沈阳跟着林群安去了一个部落,这个部落有牧民三千多人,若是战时,可以拉出一千余人。

    其它地方已经开始动手了,这个部族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战马,各种武器,以及……沉默。

    林群安端坐马背上点点头,通译就沉声道:“不花,你阴谋叛乱的事发了,自缚双手出来,你的家人将得到优待,如若不然,你死,三族流放为奴!”

    人群骚动,不花的眼神闪烁的,大声的道:“一派胡言,明人这是要驱赶咱们为奴,大家千万别信。”

    “嘭嘭嘭嘭!”

    这时远处传来了火枪齐射的声音,林群安冷笑道:“死不悔改,果然是顽抗者众多啊!告诉他们,附逆者同样三族为奴,主犯尽数拖死!”

    沈阳在旁观着,如果是锦衣卫来办这个案子,肯定是不会有任何犹豫,什么优待都不会有。

    军队是什么?

    沈阳想起朱瞻基以前说过的话:军队就是在尽量保存自己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去消灭敌人的暴力机构。

    抬眼看去,不花的身边迅速的腾出了个空地,只剩下了十多人。

    林群安举手喝道:“拿下他们!”

    几十名火枪手举枪前进,通译喝道:“下马跪地!否则就去死!”

    那十多人在犹豫,如果是锦衣卫办案的话,肯定会开始威胁加诱惑。

    沈阳皱眉看着,他觉得这些人是可以争取的,毕竟俘虏越多,就代表着行动得力。

    林群安的眼神冷漠,喝道:“齐射!”

    那些军士根本就不假思索的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嘭!”

    在沈阳不解的眼神中,一阵惨叫后,不花等人落马。

    “补刀!”林群安看到后续无人敢出头后,满意的吩咐道。

    沈阳问道:“林大人,难道不需要他们的口供吗?”

    林群安诧异的道:“近距离被铅弹击中,除非是伯爷出手,否则这些人谁都活不了。至于口供,大明行事何须口供?今日伯爷让你们去询问,不过是想师出有名罢了,什么口供?哄人玩的!”

    这不是纪纲的那套指驴为马吗?

    沈阳在思索,林群安一边盯着那边补刀,一边说道:“对付叛逆,军中从不手软,更不会迟疑,而你们锦衣卫更多的是在阴暗的地方干活,时间长了,性格就扭曲了,手段自然而然也会跟着变得阴暗起来,能拐个弯的,绝不走直线。”

    这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深刻了?

    沈阳还在懵逼,林群安继续说道:“以上是伯爷要本官转述给你的话,按照本官的意思,你们的背后是大明,怕什么?就是干!大胆的干!别想着拐弯抹角的!”

    沈阳若有所思,前方已经补刀完毕,通译在喊话。

    “这十多人的三族都有哪些?指出来的有功,隐瞒的同罪!”

    林群安低声骂道:“苟日的!好处要说清楚啊!不然谁乐意被人戳脊梁骨?”

    沈阳低声道:“林大人,当场指认出来的,可以让他接任不花的位置嘛!”

    林群安冷哼道:“伯爷早就想过了,不过此等人见利忘义,见风倒,若是在朝鲜或是原先的倭国倒是可行,可这里是草原,此辈今日投靠这个,明日投靠那个,浑然不知忠义,反倒不如哈布拉忠心。”

    沈阳点点头,觉得自己的功利心还是重了些,没有从大局去考虑。

    “那等人可以重赏,拨给奴隶,那就是上等人,其后自然有人会效仿,这样的话,以后获取消息就方便了!”

    林群安点头道:“正是如此,伯爷的交代就是重赏,然后广而告之,就像是中状元一般的,要让鞑靼人都知道,为大明效力不是苦差事,而是好事!”

    通译这时才发现自己漏话了,急忙就喊道:“第一个指出来的,重赏!”

    瞬间沈阳就看到那些牧民们争先恐后的涌向了通译。

    “财帛动人心,谁能忍住诱惑。”

    ……

    沈阳带着满腹心事去求见方醒。

    方醒仿佛料到他会来,案几上摆放着一堆美食,还煮了一小盆黄酒。

    “坐!”

    沈阳坐下,方醒用勺子给他舀了一碗黄酒。

    “你边上的杯子里是红糖,你自己加。”

    一片姜在碗里飘着,沈阳去舀红糖,惊异的发现这红糖细密的……

    用筷子头搅动几下,沈阳举碗道:“多谢伯爷的安排,下官知道了,此后当放眼四方。”

    方醒喝了半碗,然后拿了一块糯米锅巴给沈阳,自己也抄起一块,嚼的嘎嘣响。

    案几上的美食沈阳从未见过,他想说话,方醒却指指案几,示意他吃东西。

    鸭脖美味,鸭舌精致,鱿鱼丝腥味有些重,可辣条却深得沈阳的喜爱,哪怕辣的嘶哈嘶哈的,依然不肯停嘴。

    两人就这样一直吃喝着,直到方醒拿起毛巾擦手,沈阳也立即停了。

    “殿下不容易。”

    方醒说道。

    沈阳一怔,“伯爷,您的意思是说……”

    方醒淡淡的道:“东厂是孙祥,孙祥号称孙佛,手底下却狠辣,你可知道东厂有多重要吗?”

    沈阳点头道:“据说东厂还能监控我们锦衣卫,只对陛下负责。”

    “东厂不能想,可锦衣卫呢?”

    方醒的眼睛很亮,就像是一个蛊惑人心的催眠师。

    “殿下以后需要自己人去掌控的地方很多,可我认为,锦衣卫必不可少,否则百官失于监控,你可知风险有多大吗?”

    沈阳的眼中猛地爆发出异彩,旋即湮灭,低声道:“伯爷,陛下那里算是给下官留了条生路,可想回中原却难了。”

    方醒把毛巾丢在案几上,悠悠的道:“慢慢的来,北方此后就是瓦剌人,多打探些有用的消息,必要时,撒马尔罕那边也可以派人去看看,商人嘛,哪都能去。”

    沈阳低声道:“伯爷,大明究竟有多大的胃口?”

    “这是一个好问题。”

    方醒笑道:“这不在于大明的胃口,而在于安全感,明白吗?当大明感到自己足够安全了之后,那么就吃饱了。”

    沈阳不是笨蛋,举一反三的道:“倭国的倭寇,朝鲜对大明北边态度暧昧,交趾更不消说,朵颜三卫对奴儿干都司的影响太大了,而且他们和阿鲁台的关系很好……阿鲁台,以后就是瓦剌人吗?”

    “对,瓦剌现在应该侦骑四出,一旦发现风吹草动,马上就会跑,不然陛下已经挥师攻伐了。”

    方醒起身道:“你记住了,只要是对大明有威胁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只要有苗头,那就别犹豫,去查探,然后禀告上去。”

    沈阳懂了,他也起身道:“伯爷放心,下官会马上发展些人手出来,然后让他们去……只是……”

    方醒微笑道:“钱财是小事,此次肯定会缴获不少,我会和陛下请示,给你们和杨竹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