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5章 厂卫之争,方醒打压
    一个简陋的帐篷里,一根刚剥皮的木柱子立在中间,一个男子被绑在上面。

    沈阳就坐在前方,看着两个手下动刑。

    “啊……”

    帐篷外传来一声惨叫,沈阳淡淡的道:“东厂的人也在动手,现在就看谁先得手!”

    两手下一听也急了,一个用钩子勾住男子的脚腕,另一人毫不犹豫的一锤子下去。

    “嗷……”

    高高肿起的脚趾头就像是气球,沈阳满意了。

    “嗓门不小,愿意说了吗?”

    沈阳起身微笑,门牙位置上的那个黑洞看起来多了几分阴森。

    蒙元话对于沈阳来说,现在已经和大明话一样的熟稔。

    男子惨嚎着,沈阳却没有了耐心,伸手接过一把锤子,喝道:“说不说?”

    男子的嚎叫停了一刻,沈阳的锤子就下去了。

    男子的膝盖发出一声脆响,旋即嘴就张开,一声尖利的惨叫让沈阳都生出了蒙住耳朵的冲动。

    膝盖,一个正常人不小心撞到膝盖,那种痛苦让人想撞墙。

    沈阳一锤子就废掉了这人的膝盖,那剧痛能让人发疯。

    沈阳挥挥手,一盆冷水就迎头浇了上去。

    “愿意说了吗?”

    男子剧烈的喘息着,拼命的点头。

    “很好!看来你对大明还是心存忠义,马上记下来,下一个!”

    ……

    半个时辰后,没吃晚饭的沈阳带着一摞口供去找方醒。

    杨竹已经在了,看到沈阳进来,他挑衅的看了一眼。

    方醒在看供词,看完后伸手道:“你的呢?”

    沈阳递过去,很沉稳。

    方醒慢慢的看着,边上的小泥炉上面在熬煮着一锅羊汤,香气扑鼻。

    沈阳有些饿了,不过他曾经三天三夜水米未进,只是为了逃过追杀,倒是能忍。

    良久,方醒把供词放在案几上,说道:“东厂的速度最快,可见用心了。而锦衣卫的速度慢,可却把口供做的滴水不漏,可当大事!”

    杨竹一听就说道:“兴和伯,下官也……”

    “自己看!”

    方醒指指沈阳带来的供词,皱眉道:“本伯和沈阳是有旧,可要想帮他,本伯多的是办法,还用不着这等打压别人的龌龊手段!”

    杨竹心不甘情不愿的请罪,沈阳淡淡的道:“伯爷重情,太孙殿下也重情,杨竹,沈某从未提过这些吧?”

    杨竹点点头,低声道:“是杨某小人之心了,沈大人见谅。”

    沈阳拱拱手道:“大家都是在草原上为大明效力,精诚团结的话沈某也不说了,毕竟东厂新来,要弄些动静才好。只是大家切莫互相拆台,以大明为重,这才是做事之道。”

    方醒垂眸,觉得沈阳的长进确实是不小,借着送供词的机会,就不动声色的站在制高点敲打了自己的竞争对手杨竹。

    而杨竹显然无力反驳,只能拱手道:“沈大人高见,杨某受教了。”

    沈阳展颜一笑,那个黑洞看着全是爽朗:“杨大人客气了,以后大家相互体谅!”

    两人都在演戏,方醒摇摇头道:“都滚吧!记住了,以后要注意鞑靼上层的动向,发现问题,不要想着自己能解决,更不要想着自己的判断是对的,那只会害人害己!及时上报,这才是你们应当干的事。”

    杨竹被方醒和沈阳打压了一下,变的低沉了不少,拱手应了,然后告辞。

    等他走后,沈阳赧然的道:“倒是偏了伯爷的厚爱。”

    方醒指指对面,等他坐下后说道:“我护短,这个知道的人不少,杨竹虽然也能干,可却带着浮躁,不压一压,会闹出祸事来,他个人倒霉倒是小事,若是影响了大明对草原的大事,他百死莫赎!”

    “你倒是长进不少,不过却阴沉了许多,这样不好,这样。”

    方醒拿着供词道:“老七,让林群安和监军来一趟。”

    辛老七在外面应了,方醒就揭开那口锅,闻了闻,满意的道:“已经骨肉分散了,来吧,算你小子有口福。”

    等林群安和王贺到时,方醒和沈阳正在吃羊肉,喝羊汤,那股子香味让人垂涎。

    方醒说道:“晚上冷,都来喝一碗羊汤再去。”

    两人自己盛了羊汤,一人还弄了块羊肉大嚼着,一时间帐篷里都是吃东西的声音。

    吃了饭,方醒说道:“察罕事败会让那些野心家们隐入地下,可咱们却不能久留,所以事不宜迟,今夜就动手。”

    王贺愕然道:“多少人?”

    方醒指着那些供词道:“十五个头领,加上他们的心腹和三族,全数拿下,送到兴和堡去修路。”

    王贺听到人多就兴奋了,太监少了那个玩意儿,对这等事和权势钱财最为热衷。

    “兴和伯,那些头领不杀吗?好歹也能杀鸡儆猴,顺便消弭后患,免得以后出一个勾践似的人物。”

    “勾践?”

    方醒笑道:“你高看了他们,也小看了兴和堡那边。”

    林群安说道:“老王,兴和堡此次死伤惨重,几乎家家都有丧事,这些人去了那里,能熬过一年的就算是命大了!”

    王贺一拍脑袋道:“是了,咱家倒是忘了这一茬,那好吧,这就去。”

    方醒点点头道:“留一个百户所在营地里,连孙越的骑兵都带去,不动手则以,动则雷霆万钧,一个不漏!”

    林群安想了想:“伯爷,若是有人聚众顽抗,家属是否一起拿下?”

    方醒摇头道:“不会有了,今日察罕的下场谁都看到了,除非是傻子,或是忠心耿耿到了甘愿为头领去死,否则不会有太多的人顽抗,沈阳!”

    沈阳进来,方醒交代道:“你对这边熟悉,就跟着去。”

    沈阳有些不解,但还是应了。

    方醒交代道:“林群安,要用军伍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切记!”

    林群安点头,三人一起出去。

    “勾践吗?”

    方醒想起了以后的那位酋长,号称是‘忍辱负重’,然后等大明内忧外患时,毫不犹豫的就举旗造反,还扯淡般的弄出来什么仇恨。

    “都是不要脸的玩意儿,还仇恨,若是仇恨,早就灭了你!”

    方醒想起了李成梁,顿时对武将的养寇自重恶心到了极点。

    明末武将跋扈,渐渐的聚拢一堆人,变成了将门,实际上就是从李成梁开始的。

    走出帐篷,一队队的步卒和骑兵混编着经过,方醒就负手看着。

    今夜无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