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4章 拖死,踩死
    感谢书友:“普林修斯”的万赏!

    ……

    “明人的骑兵不是走了吗?”

    察罕想跑,可原先围在军营外面的牧民们都默默的散开,聚宝山卫分出一个千户所正在逼近。

    远处的大明骑兵开始加速了,三千余骑在夕阳下气势如虹,呈扇面包抄过来。

    往哪跑?

    原先他的倚仗两千骑兵,此刻也已经换了个面孔,竟然面带狰狞之色。

    这是想拿了我去将功折罪吧!

    察罕回身看着在聚宝山卫将士们护送着走来的方醒,心中绝望。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明人都是骗子!”

    看看左右,那些心腹们面色惶恐,有的在缓缓拉开和他的距离,察罕心中悲愤。

    “你先调走骑兵,又限定了三日内必须要交出人马,你这个骗子,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一个男人哭起来其实不好看,远远没有美女们的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察罕就这么哭着,骂着:“你这个骗子,你每日出游,就是想让别人以为你疏忽大意了,可我派去截杀你的人呢?那些人去了哪?”

    ……

    辛老七等人打马狂奔,哪怕相信方醒无所不能,可辛老七还是担心。

    “加速,天黑前一定要赶回去!”

    辛老七喝道,可前方的小刀却突然减速了,他不禁大怒,催马过去喝道:“为何不走?”

    小刀没说话,辛老七勃然大怒,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看去。

    家丁们都追了上来,然后……

    前方全是烂肉,残肢断臂,战马的肢体……

    烂肉覆盖了前方,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远处传来了马嘶,方五举起望远镜看了一眼,说道:“就两匹马,其中一匹已经倒下了。”

    “七哥,这是谁干的?老爷?”

    方四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说道:“七哥,按照马匹来计算,这里少说七八十人,谁能把他们杀成这样?都烂了呀!就算是狼群也不能!”

    辛老七沉声道:“这些人马都没有逃走的机会,就被一扫而空,死在了一堆,就算是百万大军也无法造成这等奇观。”

    是人,在面对危险时都知道逃跑,而且危险总是渐进的,而不是眼前这个类似于神迹的血肉现场。

    “是谁的人?”

    小刀走进这个‘屠宰场’仔细搜索了一番,喊道:“七哥,才死不到一个时辰,身体都还是热的。”

    辛老七想起了方醒那层出不穷的手段,说道:“这些肯定是那些叛逆的人,他们必然是来截杀老爷的,我们赶紧走!”

    小刀看着脚边的烂肉,打个哆嗦,觉得自家的老爷可能真是魔神转世,不然一对几十,怎么弄的像是地狱般的可怖。

    ……

    “他在那!你们看,他的脸上还蒙着面纱!”

    这时,有人发现了察罕的身后有个男子戴着面纱,顿时两个大概是阿木尔的亲戚冲了过去,那戴着面纱的男子策马想跑,可却被人给逼了回来。

    所有人都在害怕!

    “他们在害怕,害怕咱们事后的清算!”

    钟定得意的给那些官吏们分析着。

    三千骑兵加上聚宝山卫,逃跑都是奢望。

    人在面临着危险的时候会做出顺应本能的举动,而这个举动大多是惊世骇俗的。

    面纱男被围在中间,他拔出刀来比划着,颤声道:“不是我!不是我!”

    就在他惶恐不安时,一个男子从身后猛地把他扑了下来。

    几个男子扑过去,把他压住,有人伸手扯掉他脸上的面纱,惊呼道:“是他!你们看,他脸上全是指甲的抓痕!”

    众人闻声看去,阿木尔的父母过来一看,就扑上去撕扯起来。

    那张微胖的脸上,此时全是抓痕,那抓痕之深,可见当时阿木尔反抗之激烈。

    “打死他!”

    有人喊道,这是为即将到来的处罚宣泄恐惧。

    “慢着!”

    方醒给了王贺一个眼色,王贺端着架子出来了。

    众人愕然,听说大明那些乡下地方,乡老或是族长都能处死人,群情激昂下,打死个把人也不算是什么。

    咋滴?难道俺们就不行?

    王贺喝道:“大明自有律法在,如何能私设刑堂?来人,拿了这个陷害兴和伯的贼子!”

    一队军士大声应诺出来,火枪之下,那些人都讪讪的起身。

    那面纱男还想挣扎一番,一个军士上前,调转火枪,一枪托砸在他的小腹上,随后两人上去把他给捆住。

    真相大白,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察罕的身上。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察罕满头大汗,下马跪下道:“是瓦剌人……”

    “别扯什么瓦剌人,他们目前正风声鹤唳,担心陛下的征伐。”

    方醒大声的道:“你狼子野心,虐杀了阿木尔嫁祸本伯,先前又蛊惑这些牧民去冲击军营,若是本伯回来晚些,现在这里已经是血流成河了!而这一切不过是你的私心在作祟!”

    通译马上大声的翻译了出去,那些牧民们想着刚才的危险,不禁恨得牙痒痒的,齐声喊着用马拖死察罕。

    “拖死他!”

    察罕此生流汗最多的时刻就是在现在,死亡的恐惧让他汗流浃背,衣服被浸润,变成了深色。

    方醒从善如流的道:“律法大过天,不过察罕民愤极大,自然是死不足惜,来人,拖死他!”

    两名骑兵过来,有些生疏的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察罕已经吓瘫了。

    是人都怕死,只是在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会升华一下。

    而察罕显然没有什么可供他升华的,所以不住的在哀求着,求阿台,说自己猪狗不如,只要放过他,他就一辈子给阿台当奴隶。

    阿台冷淡的道:“你跟着本王有好几年了吧,一直隐藏的挺深的,毒蛇一般的人物,本王却不会心软,打死才是正经!”

    大局已定,阿台选择了站稳立场。

    草原上降而复叛的例子比比皆是,不少人得以善终。

    可阿台却不行,他容纳了察罕,就是容纳了一个叛逆。

    察罕把目光投向方醒,方醒回身道:“那个凶手,把他装进袋子里。”

    有人找来布袋,那凶手一看就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遭遇,哭喊挣扎着,几个大汉折腾了半天才把他装进去。

    “啊……”

    察罕已经上路了,惨叫声拉下一路。

    而这个凶手……

    “伯爷,阿木尔的父母想亲自去踩死他。”

    方醒振眉道:“随便。”

    马蹄声踏踏,当着大家的面,阿木尔的父母驱马而来。

    不得不说,草原上的人都是好骑手。

    方醒看着两匹马灵巧的在布袋周围转圈,就对着王贺低声道:“马上审讯,那些人都怕死,让他们去攀咬,我要借此机会,彻底把鞑靼部清扫一遍。”

    王贺心领神会的道:“咱家明白,有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在,保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这个太监黑化了呀!

    方醒点点头,王贺兴冲冲的就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