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3章 出现,包围
    “打进去!打进去!”

    外面群情激昂,有人蛊惑几句,顿时人潮就朝着军营涌去。

    在草原上,同样存在着从众心理。只要是人,就免不了随大流。

    阿台回身看到林群安已经拔出了长刀,那些军士们都把火铳举起来,火炮也准备发射……

    “都停下!都停下!你们会被……”

    “噗!”

    不知道是谁给了阿台一拳,他捂着眼睛跌跌撞撞的往后退。

    布哈拉扶住阿台,急切的道:“王爷,事不可为,我护着你冲出去!”

    阿台松开手,眼睛眨巴着道:“不必了,本王岂能看着这些牧民死在这里!”

    布哈拉感动的热泪盈眶,就扶着阿台一起往前冲。

    ……

    “那么多人?”

    方醒出现了,看到前方人山人海,不禁为之感叹。而且后面还有不少骑兵,这是要准备拿牧民当炮灰,制造仇恨,然后骑兵再出手的意思。

    方醒还看到那些骑兵在制造火箭,大概是觉得能用火箭点燃大营,然后聚宝山卫必然慌乱。

    这是在围攻军营,那么……

    方醒躲在一个帐篷后面,片刻后再次出来,已经变了个模样。

    他嘴里跟着呐喊声一起嘀咕,然后钻进人群中,一路往军营去了。

    看到那些牧民逼近,林群安举刀喊道:“朝天警告齐射!”

    第一排马上举枪朝上,随即扣动扳机。

    “嘭嘭嘭嘭!”

    枪声让脚步停滞了,有人喊道:“明军的火铳厉害,再上去就是送死!”

    “放屁!那都是唬人的!再说咱们只要一个交代,怕什么?”

    “那兴和伯弄死了我们的女人,据说他一天要吃五颗人心,再让他们待下去,谁不怕?”

    一个满脸悲愤的男子说道:“今日咱们不出头,以后就成了别人的羔羊,想怎么宰杀就怎么宰杀。冲!哪怕用我的血来换取明人的收敛,那也值了!”

    这话极具鼓动性,那些男人的眼睛发红,眼瞅着就是要爆发的态势。

    一个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低头在脸上撕扯了一下,走到了大营的栅栏前方,突然转身道:“本伯弄死了谁?”

    方醒居然是独自一人从乱民中走出来的,王贺已经傻眼了,这是咋回事?

    可林群安却没有犹豫,马上命人拆除了方醒身后的栅栏。

    “都盯好了,敢动手的,杀了!”

    那边的牧民看到居然是方醒,一时间就想起了他给孩子们发糖果的事,就有些踌躇起来。

    可方醒却问道:“谁说本伯杀人了?站出来!”

    目光所向,那些人都回头,慢慢的搜索着,然后缓缓的散开,露出了两人一尸。

    方醒愕然道:“怎么没穿衣服?”

    阿木尔的父母畏惧的看着方醒,不敢上前。

    方醒随意的挥挥手,说道:“你们都退后些,且让本伯看看。”

    刚才用枪口和炮口都威胁不住的人群向两侧散开,后面的那些骑兵焦急的想挤进来,可人群汹涌,而且……

    “出去!保护伯爷!”

    一队队的军士出来列阵,火炮也跟了出来,炮口却隐隐的朝着那些牧民。

    方醒看到了阿台和布哈拉,也看到了在人群中被护卫着往外走的察罕,他点点头,然后走到尸体的边上,蹲下看了看,问道:“为何说是本伯杀的?”

    一个懂大明话的通译出来解释着。

    阿木尔的父亲退后了一步,猛地喊道:“我亲眼看到就是你,就是你绑住了阿木尔,还对她用强,最后还掐死了她……”

    方醒摸摸阿木尔冰冷的脖颈,再看看她的双手,起身道:“本伯今日出去,多少人都亲眼看到了,难道本伯分身有术,还能回来杀人不成?再说了,不是本伯吹嘘,若是看上了女人,不管是什么手段,谁敢不从?!”

    “就是你!化成灰了我也认得!”

    阿木尔的父亲咬牙切齿的模样增加了这话的可信度。

    方醒摇摇头道:“蠢货!不管你是别有用心还是蠢货,我就问一句,可看到她手指甲里的皮肉了吗?”

    “皮肉?”

    阿木尔的母亲看看女儿的手指甲,眼中闪过恨意,喊道:“是有皮肉!”

    气氛陡然一变,方醒伸手,转身一圈,最后指指自己的脸上道:“谁的?”

    被女人抓挠,脸上肯定没法看,可方醒的脸却一点儿伤痕都没有。

    “有人在中间装神弄鬼!”

    方醒盯着阿木尔的父母,厉喝道:“究竟是谁?是谁让你们污蔑本伯!”

    阿木尔的父亲有些慌乱,可她的母亲却含恨道:“我们是被打晕了,醒来后可怜的阿木尔就变成了这样,是察罕的人说看到兴和伯急匆匆的跑出去,我们这才来讨公道。”

    “有趣!”

    方醒盯着外面想离去的察罕部骑兵,说道:“察罕才将想把阿木尔送给本伯,可却被本伯拒绝了,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阿木尔的母亲慌乱的道:“不知道,察罕说是有贵人看重阿木尔,想让她去服侍。阿木尔被叫去之后,回来就有些不高兴,问了也没说。”

    这时王贺近前道:“察罕背叛了永宁王!他的话如何能信?”

    “对,那个逆贼,他一直在想着造反!”

    阿台和布哈拉挤出来证明道。

    早些时候察罕吐了阿台一脸唾沫的事大家都看到了,此时结合方醒的话,顿时这些牧民就翻转了自己的判断。

    阿木尔的母亲举起她的手,哭喊道:“我可怜的阿木尔啊!那个畜生究竟是谁?他的脸肯定有伤,你要是还没走,就把他找出来吧!”

    这话说的让人心寒,加上阿木尔的脸已经发青,竟然有些阴森的味道。

    “察罕有个侍卫今天包着面纱!”

    一个女人低声说道,却恍如惊雷炸响。

    “察罕……”

    阿木尔的母亲就像是失去幼崽的野兽,回身尖叫着。

    察罕在最外面长叹一声,低喝道:“方醒居然没死,还那么快就回来了,果真是天意!我们走!”

    刚策动马儿,察罕惊讶的发现,除去自己那铁杆的一百多人之外,其他人居然原地不动,用那种陌生而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们……”

    其中一人指着远处,脸上全是怜悯。

    察罕策马回身,然后身体就止不住的在发抖。

    天边,夕阳下,一排排的大明骑兵被映成了金色,正缓缓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