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2章 背叛与忠诚
    “都别闹了,本王去和大明的大人们商议一番,都等着。”

    阿台显得极为愤怒,然后在月鲁和其他侍卫的护送下挤出了人群。

    好险呐!

    出了人群,阿台背上都湿透了。

    刚才他要是软弱半分,有心人就会鼓动大家弄死他。

    回过头,阿台看到了察罕和布哈拉,两人正在争吵。

    蠢货啊蠢货!这个时候还吵个屁,赶紧来维持秩序才是王道啊!

    阿台进了军营,看到聚宝山卫严阵以待,就说道:“各位大人,此事还得要兴和伯来才能解决!他在哪呢?”

    王贺不屑的道:“兴和伯在外视察,他在与不在,都与此事无关。”

    游玩变成了视察,而且王贺强硬的把阿木尔的事和方醒撇开。

    “大明有多少美女爱慕兴和伯?可他从未动心过!”

    王贺信誓旦旦的道:“别说是那个阿木尔,就是西施重生,兴和伯也不会多看一眼。”

    吴跃不耐烦的道:“监军,和那些人扯什么淡呢!现在就担心伯爷会不会在回来的路上被那些逆贼给拦截了。”

    林群安沉声道:“伯爷带着家丁,可人太少,一刻钟之内,外面那些人再不散,那就杀出去!”

    阿台急道:“林大人,那样就彻底乱了呀。那些人正是想让聚宝山卫这般做,他们便可趁机蛊惑大批牧民和战士自立为王。”

    林群安狞笑道:“那也得看有没有这个命受,没有王者之气敢自立为王,监军,伯爷是怎么说的来着?”

    “兴和伯是这般说的。”王贺清清嗓子道:“我看这些人都是中了毒,中了陈胜吴广的毒,千年的流毒!以为谁都能做皇帝,为此祸国殃民,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这些人啊,都该死,用木棍子捅死!”

    王贺眉飞色舞的道:“就如同那三国里的人物,那作者觉着刘备好,曹操却成了坏人,可实际上呢,若不是刘备和孙权为了自家的富贵顽抗,前汉兴许还能再续一百年,而后那些汉人也不会被那些异族屠杀。就凭着那些死不瞑目的汉人,刘备和孙权就该败!”

    “对啊!这话说的再没错了!”

    钟定拍着栏杆喊了一嗓子,吓得不远处的那些牧民们退了回去。

    这是马屁!

    连阿台都对钟定感到有些厌恶。

    可钟定仿佛是不知道似的,振眉道:“三国之争,那耗的可是前汉的元气啊!那曹操还能一边打异族,一边打蜀吴,如若不然,那些异族如何有机会?再说那司马家,啧啧!就是伯爷说的那种人,祸国殃民!死不足惜!”

    这边聊着天,外面渐渐的有了骚动,哨塔上面开始喊话。

    “有骑兵,两千余人!”

    刚才的聊天不过是在分散大家的紧张情绪罢了,此时造反的人终于来了,大家反而轻松了。

    阿台沉重的道:“只要开打,鞑靼就完了,从此四分五裂,草原上将是瓦剌人的天下。”

    王贺嘿然道:“陛下的一片好心却喂了猪狗,我等回去自然会领受责罚,可那些叛逆别想好过!老规矩,三族!”

    林群安的眼中全是杀机,喝道:“传令,一旦有人冲击营地,无论男女老少,一律格杀勿论!”

    阿台急道:“林大人,小王出去劝劝吧。”

    林群安斜睨着他道:“那些叛逆可不会管你是谁,照杀不误,你可还愿去?”

    阿台毅然决然的道:“去!小王得了陛下的大恩,只想用忠心来回报一二,若是不幸身死,还请转告陛下,小王的子孙后代,将会为了大明,为了陛下继续奉献忠诚。”

    林群安的面色不变,点点道:“王爷请去,若是不幸,今日在场的都别想活。”

    阿台拱拱手,急匆匆的去了。

    等他走后,王贺唏嘘道:“这人是怕自己以后成了空壳王爷,倒也是果断。若是他没了命,以陛下重情的性子,他的子孙必将会富贵延绵啊!”

    钟定点头附和道:“这人是有些手段和眼力,可见草原上并非没有人物。”

    阿台出去后就消失在人群中,哨塔的军士身前摆着一个大盾牌,防止敌人的箭矢,不断在进行直播。

    “那个……居然是察罕,察罕在笑,苟日的!他在笑,阿台也在笑,就那个布哈拉板着个脸。”

    “哟哟哟!察罕居然呸了阿台一口,阿台没擦脸,还在笑,忍辱负重啊!”

    “特么的!那是谁的人?废话实在是太多了!”

    哨塔的军士声情并茂的直播让林群安的眼皮子直跳,吴跃也是头痛的道:“大人,是下官的麾下,平时的话就多,特别多。”

    “哎哎哎!察罕不笑了,阿台好像还在笑,哎哟!布哈拉居然挡在阿台的身前,这是要火拼吗?”

    林群安的面色大变,恨道:“那个察罕!那个察罕!他居然背叛了阿台,也背叛了大明!”

    王贺冷笑道:“咱家就知道那个察罕不地道,这几日就是陪着阿台喝酒,哪有半点帮衬?奸诈之徒!”

    钟定急声道:“林大人,事有不谐,咱们要做准备了。”

    “那些人都在骂阿台,好凶!布哈拉在护着阿台,察罕又笑了,这个苟日的,不是好东西!”

    群情激昂,此时各个部族的人都来了,外围几乎是水泄不通。

    “察罕,你这坨牛屎!无耻的小人!”

    布哈拉在护着阿台,他的麾下们都被挡在了外面,被人潮挤的四散。

    “杀了他!”

    这时察罕身后有人振臂高呼道,顿时群起响应。

    “阿台勾结明人,虐杀我们的女人,他不配做我们得大汗,杀了他!”

    “我的阿木尔啊!我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过,居然被明人给虐杀了,杀光明人!”

    “杀光明人!”

    阿台听到这些喊声渐渐的密集起来,就知道大多数人被煽动了。

    而察罕此时在保持着正义凛然的神色,可和他打过多年交道的阿台一眼就看出来,这人是在得意。

    这里距离身后的明军大营有两百步左右,可身后全是人,阿台心中一冷,眼神转厉,喝道:“察罕,你污蔑兴和伯,这是找死!你自己找死也罢,居然还要带上这些无辜的牧民,察罕,你这是想用白骨铺就你的野心之路吗?”

    “嘭!”

    这时大营中响了一声枪,所有人都转向那边。

    阵列整齐,透着杀气!

    火炮已经装弹完毕,那些炮手也已准备就绪。

    形势一触即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