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1章 血肉盛宴
    一只老鼠正在收集着草籽,那嘴巴不停的动着,突然,它直立身体,头部四处转动……

    老鼠狡猾,可却看不到天上。

    一只鹰隼正在空中滑翔,突然一头栽了下来。

    等老鼠发现头顶上的天空有异常时,只来得及跑出几步,旋即就被张开的翅膀给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绝望的老鼠无处可逃,鹰隼的眼睛冷冰冰的看着自己的猎物。

    大餐,即将来临!

    “嗡……”

    一阵呼啸声中,鹰隼猛地一惊,双翅扇动,一下就飞了起来。

    老鼠骤然逃过一劫,可却没避过车轮。

    得力于轮胎的抓地力,方醒把越野摩托车飙到了八十码以上,却不知道自己刚碾死了一只准备收集越冬粮食的老鼠。

    高速带来的是肾上腺素狂飙,只觉得心跳在加速,热血在沸腾。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声高唱,可方醒刚张开嘴,就被灌了一肚子的风。

    ……

    聚宝山卫的营地混杂在牧民们的中间,每次操练总会有不少人在围观,心思不一。

    林群安满意的点点头,叫停了操练。

    即便是休息,聚宝山卫的将士们也不会随意,不说行如风,可身姿依然笔挺。

    那些围观的牧民也心满意足了,三三两两的各自回去。

    这个时节不抓紧收集食物和草料,冬天就等着一家子饿死吧。

    “明军杀人了!”

    一声饱含恨意的呐喊响彻营地外围,正在四散的牧民们都愣住了。

    一对男女脚步踉跄的抱着一个少女过来,那女人面色发青,浑身赤果,肌肤全是青紫色。

    虐杀!

    有人惊呼道:“是阿木尔!”

    少女那双如清泉般灵动的眸子已经变成了呆滞,呆呆的看着前方。

    修长而白皙的脖颈上,一个青紫的手印证明她死于虐待后的窒息。

    多少年轻人曾爱慕着那张无瑕的容颜?

    沉默中,仇恨在酝酿着。

    那对男女就是阿木尔的父母,他们抱着自己女儿的尸体走到了军营外面,悲愤的倾诉着凶手的罪行。

    “是那个兴和伯,那个禽兽!”

    “我们被捆在边上,亲眼目睹了那个禽兽侵犯阿木尔,他……他不是人!”

    阿木尔父母的手上有明显的绳子捆绑痕迹,非常的深。

    人群渐渐的聚拢过来,看到阿木尔的惨状后,怒火在不断的郁积。

    林群安和王贺等人已经站在栅栏后面,冷眼看着这一切。

    王贺气的直骂人:“苟日的!兴和伯若是要女人,还犯得上用强?咱家看这是有人在陷害!”

    钟定摸着短须道:“本官看啊,这是伯爷的三天期限快到了,有些人耐不住性子,狗急跳墙!”

    林群安舔舔嘴唇,“那就杀吧,杀怕了他们自然就乖了。”

    王贺点头道:“那就杀!这些人以为兴和伯出去了,咱们这就该乱了,那就让他们看看,让那些乱臣贼子看看,咱们乱不了!”

    “列阵……”

    林群安厉喝一声,身后的阵列很快成型。

    “闪开闪开!”

    申耀的破锣嗓子很好辨识。

    “这时候得看咱们的火炮!都闪开!”

    十二门最新换来的火炮齐刷刷的推到了前方,幽深的炮口仿佛是通往地狱的通道,让人看了胆寒。

    那些牧民们都往后退,露出了阿木尔的父母。

    ……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辆摩托车正在狂飙着。

    方醒低估了草原的平整度,感觉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收回油门,缓缓减速,方醒弄了瓶水出来喝。

    方醒双腿岔开,一边抖动着身体一边喝水,突然他皱眉看向了前方。

    马蹄声入耳,方醒喃喃自语道:“最少一百余骑,太看得起我方某人了吧!”

    方醒短暂消失了一下,再出来时,背上多了一个迷彩背包,柔性弹带一直延伸到手中的机枪上。

    “真特么的重啊!”

    方醒已经看到了远处的黑点,他把机枪架在摩托车上,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玛德!不到一百啊!判断失误。”

    远处的骑兵看到了方醒,顿时欢呼着冲了过来。

    方醒坐在摩托车后部,单眼瞄准,喃喃的道:“快些,再快些!”

    骑兵加速冲击,马蹄声就能吓掉人胆。

    及至百步时,那些草原骑兵看到方醒居然呆呆的坐在一个奇怪的东西上面,不禁心中诧异,但也狂喜。

    不管死活,赏牛羊千头,牧民五十户!

    重要任务总是要开出重大赏格,能让人发狂的赏格。

    这些骑兵毫不犹豫的就发狂了,连战马都不再怜惜,疯狂打马冲来。

    “再快些!再近些……”

    方醒的食指勾住了扳机,等待着……

    那些骑兵看到方醒居然不跑,而且手中也没有刀枪,顿时就把弓箭收了起来。

    能活捉的作用更大!

    近了!

    在能看到那些骑兵脸上的痘痘时,方醒扣动了扳机。

    “嘶嘶嘶……”

    方醒的身体在抖动着,枪口快速转动。

    类似于撕布的声音中,弹带急速移动。

    密集的子弹冲进了骑兵群中,顿时,一场血肉盛宴开幕了。

    ……

    营地外,阿台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兴和伯乃是贵人,他若是要阿木尔,只需张嘴就是了,难道还能不给?”

    阿木尔的父母摇摇头,只是流泪。

    “大汗!明人的权贵喜欢虐待女子!那兴和伯一定也有这个癖好!”

    一个满面风霜的男子说道,顿时周围的人都鼓噪起来。

    “对!那些明人的官都不是好官,听说他们顿顿吃肉,还有许多女子侍奉,那些女子动不动就挨打!”

    “听说打死了都是白搭,和咱们的头领一样,拍拍屁股就走了。”

    “别胡说!咱们的头领哪打死人了?”

    “对对对!是明人的权贵,都不是好东西!”

    “……”

    阿台苦笑着回身道:“大家都别瞎说,本王愿意为兴和伯担保,若是他干的,本王同罪!”

    阿台看向众人,有人在沉思,有人在冷笑,有人在……

    “大汗!你投奔了明人,已经不是我们的大汗了!你肯定会为明人说话!”

    “对,还什么王爷!那是太师的,你不配!”

    外围有人在鼓噪,阿台的眸色微冷,低声吩咐着:“准备进明人的营地。”

    现在群情激昂,若是爆发出来,可不会管你是大汗还是王爷,一顿暴打,多半没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