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9章 收买人心,逼狗跳墙
    王贺和钟定知趣的走了,方醒也不忌讳单独和锦衣卫的人叙旧。

    再次露出那个黑洞笑了笑,沈阳说道:“纪纲倒霉后,下官手脚不大干净。”

    方醒皱眉道:“锦衣卫里手脚不干净的多了,而且你立下大功,至少也可功过相抵。”

    沈阳苦笑道:“下官当时还拉了一个人出来。”

    私自包庇嫌犯,这个罪名不小。

    “为何?”

    曾经的阳光青年,如今却变成了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还掉了颗门牙的家伙,方醒真是对命运的大手唏嘘不已。

    沈阳为难的道:“那人对下官有恩。”

    “恩怨分明吗?倒是不错,可惜却用错了手法。”

    沈阳当时要是去求朱瞻基,只要不是谋逆,或是罪行重大的,至少可以用他的功劳来抵。

    “牙齿怎么掉的?”

    一个还没成亲的年轻人,缺一颗门牙,可想而知以后的困难。

    沈阳咧嘴笑道:“那是去年,下官……”

    “故人相逢,喝点酒吧。”

    方醒回身找到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坛子,一大块牛肉干,还有些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

    当方醒打开小坛子时,闻到那股子酒香,沈阳的咽喉不住的滑动着。

    “好酒!”

    倒上酒后,沈阳双手举杯喝了一大口,满足的道:“去年下官和两个手下被发现了,十多人追杀,侥幸干掉了他们,只是牙齿当时被一箭射中,幸好啊!那箭矢失去了力道,没有穿喉咙里去,下官死里逃生,回去大醉了一场,可惜没有神佛可供祭祀,否则下官定当要去买头牛献与神明。”

    沈阳说的轻巧,可方醒能感受到那种在刀锋上度日的艰难。

    “喝吧。”

    沈阳面对美酒已经是急不可耐,方醒起身道:“喝了就回去睡一觉,然后再来给我说说这边的情况。”

    沈阳在啃咬牛肉干,闻言就涎着脸道:“别啊伯爷,下官现在就能说,要不……”

    说着他看了看小几上的美酒和食物。

    这是要带回去给人一起享用,方醒问道:“也罢,刚才杨竹说的可有出入?”

    “没!”

    沈阳把牛肉咽下,说道:“阿鲁台新败,鞑靼内部慌作一团,等阿台去觐见陛下之后,更是山雨欲来。直到您带着大军到了,那些人才收敛了些,不过暗地里观望的多。”

    “如果不是担心瓦剌人,这些头领马上就会卷着人马开打。所以伯爷,千万别……”

    沈阳的眼中全是血丝,看着疲惫至极,他赧然的道:“下官冒失了,伯爷名将,自然洞若观火。”

    方醒负手轻叹道:“当年神采飞扬的年轻人,如今变成了这样,人生造化之离奇,莫过于此啊!”

    当时的沈阳还有些崇拜方醒,可两人再次见面时,却人是物非,让人唏嘘。

    沈阳手一松,牛肉干落在小几上,然后弹动一下,掉到了地上。

    他突然捂着脸低头,身体微微颤抖着。

    方醒叹息一声,他曾经看好沈阳,认为他在朱瞻基登基后,甚至能接任锦衣卫指挥使的职务,可……

    “可想回去吗?”

    方醒念旧,这一点他从不掩饰。

    沈阳摇摇头,带着鼻音说道:“多谢伯爷,下官还是在这里戴罪立功为好。”

    “把那个箱子带回去。”

    方醒交代了一句,就出了帐篷。

    沈阳把箱子打开,看到里面除去牛肉干之外,其它都是小坛子,不用打开,肯定都是美食和美酒。

    ……

    方醒去了阿台那里,却遇到了察罕。

    察罕的身边跟着一个少女,看到方醒后,少女大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垂首娇羞。

    察罕笑道:“兴和伯,这是阿木尔,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她自愿来服侍您,还请兴和伯收下。”

    草原上的女人和货物没啥区别,少女又抬头看了方醒一眼,带着好奇,也有些雀跃。

    那张脸蛋很白净,眼眸就像是水波般的灵动,小嘴微张,露出了几瓣贝齿,带着期盼的看着方醒。

    方醒淡淡的道:“本伯家中已有妻妾,多谢你的好意了。”

    少女听不懂,含羞带怯的等待着。

    察罕强笑着还想再说说,可方醒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旋即在家丁们的护卫下去了阿台的大帐。

    少女再听不懂也知道自己被拒绝了,她的眸色黯淡下去,微微垂首。

    ……

    孙越走了,带着骑兵回去了,这让紧张的气氛消散了些。

    聚宝山卫的军纪极佳,那些牧民从开始的畏惧,到后来的好奇。渐渐的,那些孩子们在闲暇时都喜欢站在栅栏外面看。

    草原骑兵平时就是牧民,军民一体,那装备真是有够破烂的。

    所以看到聚宝山卫的将士们整齐着装,和与众不同的武器和精神状态后,那些孩子们不时的惊呼一声,旋即捂着嘴巴,担心被抓进去。

    简单的阵列操练之后,王贺接到了方醒的吩咐,就挤出一丝笑容,带着十多个军士,提着个袋子过去。

    那些孩子看到人来,呼啦一下都跑了,只剩下个女孩子蹲在那里,双手抓着栅栏,呆呆的看着他们。

    看到人都跑了,王贺的脸色发黑,然后想起刚才方醒的交代,这才露出了笑脸,蹲在地上,和颜悦色的道:“小娃娃长的挺喜人的,来,咱家这里有糖,拿去吃。”

    王贺从袋子里掏出十多颗白生生、长圆形的糖递过去。

    女孩子呆呆的接过糖,然后一股脑儿的塞进嘴里,眼睛一下就瞪大了。她把糖吐在手中,突然回身喊了几句。

    “公公,她说是甜的,比奶还甜。”

    王贺一听就满意了,他看到那些孩子们奔跑回来,就‘慈祥’的说道:“都有,都有,这是陛下他老人家送给你们的,只要你们以后听他老人家的话,日子就会越来越好,有糖吃,能吃饱饭。”

    几个男子在后面听到这话,眼中有阴霾闪过。

    “明人都是骗子,还吃饱饭?除去头领他们,谁能吃饱饭?偶尔几顿而已。”

    “明人难道还能送我们粮食?那可真是好玩了。”

    “假的,前几年还听说明人都吃不饱!”

    “……”

    那些孩子接过糖之后就往家里跑,王贺笑眯眯的喊道:“慢些,小心摔了。”

    天可怜见,那些孩子矫健的就像是战马,比他王贺还能跑。

    看到王贺把目光转过来,几个男子马上装作路过,急匆匆的走了。

    ……

    “兴和伯,有聚宝山卫在,那些人不敢造次啊!”

    王贺很遗憾,也有些担心。

    “若是他们等咱们走了之后再动手,那麻烦就大了,阿台绝对控制不住。”

    方醒拨弄着手中的指北针,说道:“我已经和阿台说好了,午饭时宣布,各部按照人数的多寡,拨出最强壮的战士组成一支军队,归于阿台掌控。”

    王贺大惊,“兴和伯,你这是要逼狗跳墙啊!”

    “有何不可?”

    方醒胸有成竹的道:“那些人穿了大明的靴子,背地里说不准正说大明是傻子,若是有忠心的,那自然知道分寸,不忠心的……”

    王贺目露凶光,挥手下斩:“那就杀!这可不是慈悲的时候!”

    方醒点点头道:“方三去了,我只杀了十人作为陪葬,再多些就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