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6章 半夜蹲守求教
    大明兴和伯喝多了,笑容可掬的拉着阿台的手,宣布以后阿台就代表着大明皇帝陛下管理着这一片广袤的草原和牧民。

    “大明是和宁王最强大的后盾,若有不臣,阿鲁台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方醒面色微红,看着和气极了,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杀气腾腾。

    “都记住了,要跑的就赶紧跑,去投奔瓦剌人也罢,去外面独立为王也好,祝你们心想事成!”

    钟定没喝酒,他垂眸在仔细听着方醒的‘酒话’。

    “只是你们要跑远些,莫要让大明的斥候发现。”

    方醒打个酒嗝道:“本伯在这片草原上还未铸过京观,引为憾事,还请诸君多多努力,想谋反的就去谋反,最好人多些。”

    方醒说完就回了聚宝山卫的营地,这时大家才从早些时候的喜悦中清醒过来。

    明人来到这里靠的可不是嘴皮子,而是刀枪。

    而这位刚才还在对那些孩子们慈眉善目的兴和伯,更是凶残的能止小儿夜啼。

    想想那些京观,想想只因为阿鲁台令人用马拖死了一个明军,结果这位旋即就砍了一百多个俘虏的脑袋,并在战后清查,找到了那两名纵马拖人的骑兵,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宽宏大量兴和伯啊!

    ……

    方醒这一觉睡得真的舒坦,从北平城出发开始,就数这一觉睡得好,从下午睡到了第二天凌晨。

    方醒不喜欢住在帐篷里面,那样会让他觉得四面皆敌,没有一点儿安全感。

    睁开眼睛,外面还是黑蒙蒙的,但方醒相信,外面至少有两名家丁在守着。

    肚子饿了,咕噜咕噜的叫唤。

    方醒折腾了一下,就喊道:“老七进来。”

    帘子被掀开,辛老七进来点亮了蜡烛,看到小几上摆放着三碗散发着浓香的面条也不奇怪。

    “老爷,那个钟定一直都在外面守着,说是要求见您。”

    方醒点点头,指指面条,辛老七就一手一碗端了出去。

    秋季的夜间露水重,钟定站在离帐篷十步开外的地方,全身半湿,冷的直哆嗦。

    辛老七把一碗面递给了小刀,想了一下,就说道:“钟大人,过来吃了吧。”

    钟定跺跺脚过来,鼻子抽抽的闻着香味,接过碗后,迫不及待的蹲在地上开吃。

    小刀不满的道:“七哥,您不吃吗?”

    辛老七说道:“我等着和营中的兄弟们一起吃。”

    虽然现在辛老七已经不再指挥聚宝山卫,可那时候的一些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比如说尽量和军士们一起吃早饭。

    小刀这才蹲下去吃面条。

    边上的声音太大了,小刀嫌弃的看了钟定一眼,觉得这位真是丢了读书人的脸。

    钟定发誓自己一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面条,哪怕他不吃辣的,可依然觉得美味无比。

    把最后一滴汤都倒进嘴里,钟定舍不得的把碗拿去洗了。

    小刀吃的也快,他把纸碗习惯性的捏成一团丢进了垃圾坑里,回来后看到钟定拿着手中的纸碗啧啧称奇。

    方醒出来了,他站在外面伸展了一下身体,舒坦的道:“这边的空气不错。”

    “兴和伯……”

    在看到方醒后,钟定把纸碗一扔,快步过来,躬身道:“兴和伯,下官恳请指教。”

    方醒淡淡的道:“我指教你什么?不过是打一棍子,再给些好处罢了。”

    “兴和伯,下官……大明以前在这边的官员可没少被杀啊!下官家中还有六十余岁的老母要赡养,下有子女嗷嗷待哺,求伯爷指点一二。”

    噗通!

    钟定居然就跪了。

    方醒皱眉道:“起来,进来说话。”

    这时候军营中已经有人开始起来了,被看到这个场面,传到大明去,不知情的还以为方醒是在折辱文官。

    钟定大喜,爬起来就跟着方醒进了帐篷。

    微暗的烛光中,方醒说道:“首先你要明白大明的终极目标,那就是把草原彻底变成大明的牧场,然后手段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草原?”

    钟定用手划拉了半截,方醒摇摇头,他又划拉了一个圆圈。

    “对,整个草原。”

    “你记住了,大明的目光不止在这里,奴儿干都司已经稳定了,这边也得要尽快的稳定下来,然后两边并肩推进。”

    钟定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他有些患得患失的道:“伯爷,可这需要许多移民,也需要许多时日,下官怕是……看不到了吧。”

    “你会看到的。”

    钟定既然能枯守一夜,那就说明这人还是有些责任心,当然,这也是私心。

    实际上责任心就等同于私心,而这个私心大多是个人的抱负、对这件事的看重等等。

    外面已经有了微光,方醒说道:“大明需要在草原上筑城,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你们的任务就是盯紧这边,发现叛逆,要毫不犹豫的下手镇压,俘虏全数送去兴和堡。”

    “要让鞑靼内部的矛盾一直存在,那样他们对大明才会死心塌地,记住了,一块铁板的鞑靼不是好鞑靼,那就是你们的失职。”

    煽阴风,点鬼火,方醒觉得这个钟定肯定胜任愉快。

    方醒说的不算是隐晦,钟定终于知道了底线,唏嘘道:“伯爷,不就是让他们互相敌视嘛,这个下官拿手啊!只是……阿台好像并不能服众!”

    这是个善于观察和揣摩的家伙!

    方醒欣赏的道:“你能看出这一点很不错,这也是本伯此次率军前来的原因。”

    钟定一听就心满意足的道:“多谢伯爷支持,下官只要能掌控一千人就够了,辗转腾挪之间,忠于大明的部族肯定会越来越多。”

    方醒点点头,觉得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愉快。

    “至于去投奔瓦剌那边,告诉他们,瓦剌人以后得不到大明的优待,毕竟大明需要无数的壮丁去修路,筑城。”

    瓦剌人的野心最为炽热,方醒觉得这样的部族才能提供更好的劳动力。

    “老爷,外面来了不少各部的头领。”

    辛老七进来禀告道:“阿台已经出去交涉了,让小的来问您,是否大家聚在一起商议一下。”

    “可以。”

    等辛老七出去后,方醒问道:“钟大人可愿同去?”

    钟定感激的道:“求之不得,下官正想借此机会看看那些头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