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5章 收买人心
    草原人罕有不爱酒的,察罕和布哈拉明显就馋这一口,只是罐子现在在方醒这边,他们不好要。

    “都坐吧。”

    阿台开口,两人忙不迭的坐下,然后就开始解释。

    “大汗……”

    阿台打断道:“以后叫王爷。”

    两人明显的一愣,察罕活动了一下短胖的脖子道:“大……王爷,这是……”

    布哈拉却沉默了,只是看着烤羊出神。

    阿台看了方醒一眼,然后说道:“太……阿鲁台那个逆贼已经被大明擒住了,此后咱们就是大明的人了,都规矩些,莫要给自己惹祸。”

    察罕嗯了一声,显得极为不情愿。

    “都别装了。”

    方醒一句话让三人都有些尴尬。

    阿鲁台败亡的消息早就传遍了这片草原,大明皇帝还呆在兴和堡,等着不臣者去挑衅的消息同期传出。

    你们在这个时候演戏,有意思吗?

    察罕的脸上多了些阴云,看了看辛老七和小刀道:“阿鲁台败亡,王爷这边不能没了保护,请允许察罕带着本部过来。”

    阿台笑道:“此事暂且不说,先喝酒吧。”

    “兴和伯,太师真的……被俘了吗?”

    布哈拉低声的问道,双手青筋直冒。

    辛老七握住刀柄,小刀的右手在腰间动了一下,阳光下,手指间有光芒闪动。

    “布哈拉!”

    阿台厉喝道。

    方醒冷眼看着布哈拉垂首,旋即有水珠送他的脸上滴下来。

    举碗喝了一小口,方醒对坐在隔壁一堆篝火边上的王贺说道:“老王,咱们去看看那些牧民。”

    王贺正保持着威严在吃羊肉,闻言就端着架子起身。

    “老七和小刀带着东西跟着来。”

    等方醒一走,阿台就呵斥道:“阿鲁台已经做了明皇的阶下囚,我等面临着瓦剌人的逼迫,若是想去投奔瓦剌的,这就去吧,本王不拦着。”

    察罕笑道:“王爷放心,布哈拉只是暂时怀念旧主,想必过几日就好了,毕竟大明势大,咱们打不过啊!”

    布哈拉猛地抬头,眼角还有湿痕,怒道:“太师对我有恩,难道就不能让我难过一下吗?察罕,你现在靠着王爷得意了,莫不是想和我来一场?那就来吧,摔跤还是搏命,随你选!”

    察罕先是勃然大怒,然后又忍住了,对阿台说道:“王爷,若不是今日有明军在,我要和他搏杀!”

    阿台满意的道:“要顾全大局,阿鲁台那个逆贼一战葬送了我们的精锐,瓦剌人虎视眈眈,你们都要打起精神来,大明以后不会派军驻守,只是有些文官罢了。”

    “明人不会驻军?”

    察罕的眼睛一亮,就问道。

    阿台点头道:“我此次去,明皇赐宴,席间阿鲁台歌舞佐酒,明皇亲自答应了,不驻军,只是派出官吏参与管理部族。”

    阿鲁台歌舞陪酒被两人给忘记了,只记得那句话:明皇答应了,不驻军!

    “明皇那么傻……好?”

    察罕说完就看看左右,只看到了几个明人在边上的篝火旁笑着吃肉喝酒,这才放下心来。

    阿台在看着慢慢远去的方醒和王贺……

    “合不合脚?冬天要来了,冷的很,这双袜子记得穿上。”

    方醒笑着摸摸小女孩的头顶,慈爱的道:“谁若是抢了你的袜子,记得去找和宁王告状,那人就会变成你的奴隶,谁都无法改变的奴隶。”

    方醒的语气淡淡的,可他的身后是辛老七和小刀,还有通译。

    “这是大明的兴和伯,位高权重,此次是受到陛下的委托来到这里安抚大家。”

    通译不失时机的打出了朱棣这张牌,果然那些人都面露惊惶和受宠若惊之色。

    女孩仰着头,把鼻涕吸进去,然后问道:“陛下能让我吃饱饭吗?”

    女孩的母亲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然后喝骂着。

    女孩还是呆呆的看着方醒,眼中全是憧憬。

    方醒蹲下来,摸着她的脸蛋道:“会的,只要不打仗了,大家都会吃饱饭。”

    女孩的母亲听到通译的翻译后,惊的跪在地上求饶。

    “起来吧,好生的照顾她,若是谁欺负了她,就去找和宁王,或是去找大明的官吏,他们会为你们做主。”

    这是大明兴和伯,那位魔神的许诺啊!

    顿时无数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就投射向这对母女。

    以后谁敢欺负她家?谁敢坐视这对母女饥寒交迫?

    阿台不敢,那些大明留在这里的官吏们都不敢。

    糠箩兜跳米箩兜了呀!

    那女人喜极而泣,突然扑过来抱住方醒的双腿,说了一大堆。

    通译尴尬的道:“伯爷,她说自己的夫君跟着阿鲁台去了就没回来,想问大明能否给她一个强壮的夫君。”

    方醒满脸黑线,通译赶紧说道:“你自去找夫君,伯爷身份贵重,怎可去干这等事,快放手。”

    女人放开手,一脸鼻涕眼泪让方醒有些无奈。

    一路走下去,两大箱子袜子都发光了,大部分都给了女人和孩子。

    再次回来时,一路上的敌视和畏惧的眼神少了许多,王贺低声道:“兴和伯,那袜子不错,给咱家留几对呗。”

    方醒没好气的道:“这个就是普通货色,眷村给你们做的那个袜子才是好东西,不识货到你这个份上,我也是想一头撞死了!”

    王贺讪讪的道:“可你这个袜子看着舒坦啊!”

    方醒没搭理他,回到原地,坐下后,看到三人都有些轻松,就举碗道:“谁愿意归附大明?”

    阿台的面色未变,举碗喝了一口。

    察罕笑道:“陛下仁慈,我察罕必然是要为大明披肝沥胆,永世不悔。”

    “你学过儒学?”方醒淡淡的问道。

    察罕用大明话说道:“正是,幼时家父请了个先生,学了几年。”

    方醒点点头:“原来是早就心向大明啊!算是忠良之后。”

    察罕喜不自禁的举碗敬酒,方醒也笑吟吟的喝了。

    布哈拉在阿台有意无意的逼视下,起身道:“伯爷,我布哈拉……只要大明对我们好,我布哈拉就一辈子忠于大明,忠于陛下。”

    方醒欣慰的举碗道:“诸位贤达都是栋梁之才,有你们在,大明的北疆牢不可破,让我们为此干一碗!”

    咕咚咕咚的喝酒声中,方醒起身,看向四周……

    星罗密布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篝火,人们在欢笑着,喝着奶酒,吃着肉,喝着肉汤。

    而在新建成的军营之中,聚宝山卫的将士们也在吃饭,可却没有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