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4章 篝火大会
    过江猛龙!

    这是方醒的策略。

    一到鞑靼,他必须要拿出天朝上国的姿态和威严来。

    将士们和民夫一起在扎营,方醒就在边上坐着,大马金刀。

    那些赶着牛车往回拉干草的少女们怀着敬畏,羞涩的偷瞥着这位传说中的魔神。

    传说中,这位魔神以人心为主食,早上要吃一颗,午饭最少五颗,至于晚饭,还有夜宵……

    一句话,这位魔神就是以杀人为乐,那些京观不过是他为了掩饰自己嗜食人心的举措罢了。

    可看着不像啊!

    虽然脸上的皮肤有些粗,可看着却气质沉凝,他甚至还对着这边笑了笑,也没有他们说的獠牙。

    方醒露齿一笑,然后问道:“锦衣卫的人去了没有?”

    辛老七说道:“已经去了,阿台主动派出人手陪着去的。”

    “是个聪明人,可惜却没有王者之命。”

    侧面那群官吏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等了半晌,一个穿着七品官服的男子过来了。

    方醒置之不理,这人近前后拱手道:“下官钟定,见过兴和伯。”

    “何事?”

    方醒在想着怎么在那些小部族中争取到大部分的支持,否则大明的渗透计划几无成功的可能。

    草原上的异族不管你如何的征伐,除非你能撒豆成兵,把整个草原都搜索一遍,不然用不了多久,马蹄声还是会回荡在边墙城下。

    钟定笑道:“兴和伯,下官等人行前,杨大人再三交代要安抚鞑靼,只是下官等对鞑靼所知不多,恳请兴和伯派人指教。”

    方醒冷冷的看着他道:“到鞑靼来不是一个好差事,本伯知道你等都是被地方排挤出来的。”

    钟定尴尬的点点头,身后有人罩着的官吏,谁会被指派到草原上来啊!

    方醒起身缓慢的踱步,钟定跟在身后,静静的。

    “鞑靼一战精锐尽没,族群中必然是惶恐不安,担心大明和瓦剌的征伐,你们的任务就是安抚人心。”

    “这事下官知道,牧民嘛……”

    “不是牧民!”

    方醒打断道:“内外不同,明白吗?”

    钟定心领神会的道:“是,这些人骤然被大明掺和进来,心中必然不安,首要的事还是安抚,等大明深入人心之后,咳咳!兴许在草原上建一座城也不错。”

    这些人呐!

    方醒摇摇头,觉得他们要是把揣摩人心的时间稍微分给干实事一些,大明也不会到后来那个地步。

    钟定心中得意,借助着抚须的动作表现了出来,颇像是谋士的潇洒。

    “阿台此刻如风中之烛,而下面那些头领就是大风,怎么去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为大明的利益服务,这个你们自己去想,成则升官发财,败则大概就得要埋骨草原了。”

    钟定一听就急道:“兴和伯,那您此次来,应当是要收拾一批人吧?”

    没有军队撑腰,文官只是白瞎。

    方醒不置可否,此时他谁也不信,一旦泄露了方略,聚宝山卫的麻烦就大了。

    方醒冒险没有在外面扎营,而是选择了融合在一眼看不到边的帐篷中,哪怕有壕沟和栅栏,可若是夜间被围攻,那威胁也不小。

    钟定却慌了,此行的官吏以他为首,要是失败了,罪责也是他头一份。

    “兴和伯,伯爷……”

    方醒看到了阿台,就大步过去,丢下了一脸惶然的钟定。

    阿台的面色并不好看,和方醒汇拢后,低声说了一通,通译同样是低声道:“伯爷,派去的人回报,那些头领大多说明日再来。”

    方醒的目光瞬间扫过阿台的脸,仿佛上一把锋利的小刀,刺的他的脸上生疼。

    阿台心中暗惊,急忙解释道:“兴和伯,小王绝没有暗中串联。”

    方醒淡淡的道:“时间差不多了,升起篝火,杀些羊,我这有些酒水和肉,让大家都高兴起来。”

    随行来的辎重车上有不少猪肉,咳咳!也不知道坏了没。

    ……

    篝火燃起,大块的肉或是煮,或是烤,那些牧民们脸上红彤彤的。

    “这是陛下的赏赐,陛下他老人家知道阿鲁台倒行逆施,把好些东西都送去换了美酒金银自己享受,却把你们饿的常年不见肉腥,他老人家心疼啊!”

    王贺一声宦官的衣服,尖利的嗓子说出来的话,天然就能让这些底层的牧民们相信。

    “这不陛下就派咱们送来了肉食,说是让孩子们开开荤,天可怜见的,瘦巴巴的孩子,这样的孩子若是在大明,父母要被邻居戳脊梁骨,没本事啊!”

    草原上依然是丛林法则那一套,喂养牛羊的,不一定吃得上肉。

    不过王贺这话有些夸张了,大明依然有人吃不饱,穿不暖,饿死人依然不是新鲜事,哪怕土豆渐渐的铺开了种植依然如此。

    “人心不足!”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篝火,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在火堆边坐着,每个人的面色都微微发红,看着好像很激动。

    辛老七放下望远镜,俯身对方醒说道:“老爷,来了两个人,侍卫有一百多人。”

    阿台正兴致盎然的翻动着架子上的全羊,看到方醒的目光转过来,就用目光探寻的问了一下。

    方醒说道:“大概是两个头领,一百多侍卫。”

    阿台的脸上浮起了真挚的微笑,吩咐自己的侍卫统领月鲁去看看。

    方醒接过翻动烤羊的工作,耳边不时传来辛老七的汇报。

    “老爷,月鲁接到人了,一个欢喜,一个板着脸,侍卫们被留在了外面,板着脸的那个没意见,欢喜的那个却……好像有些激动,不知为何……”

    方醒刷了些调料在羊身上,漫不经心的道:“莫要从表情去判断一个人的根底,总有人会练就变脸神功,你只能从利益上去判断……哎呀!熟了。”

    阿台微笑着帮方醒一起削肉,然后说道:“兴和伯,小王虽然有酒,可却不堪入口,厚颜了。”

    “既然是一家人,无碍!”

    方醒面前的盘子里有了几大片羊肉,他把刀递给辛老七:“你们自己削,那二人无需关心。”

    这时月鲁带着两个男子过来了。

    左边一个满面红光,肥脸,下巴处一团赘肉,看着很和气。

    右边一个有些黑,表情严肃,就是那位一直在板着脸的家伙。

    阿台低声道:“胖的那个叫做察罕,是小王的人,黑些的那个叫做布哈拉,是阿鲁台的心腹。”

    方醒眼皮子都不抬,拿出一个小罐子,打开后,一股浓郁的酒香让阿台的咽喉不禁上下滑动。

    “喝酒!”

    方醒给自己到了一碗,然后把小坛子递给了阿台。

    察罕见礼道:“见过大汗。”

    阿台欢喜的道:“快来见过兴和伯。”

    察罕起身,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辛老七眯眼盯着察罕,小刀盯着黑脸的布哈拉,气氛有些怪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