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3章 新的和宁王
    阿台被带下去休息,方醒去了大帐里找朱棣汇报。

    大帐里有些密不透风,御医说朱棣不见风为好,可这几天老爷子每天都出去溜达,也不见他敢说什么。

    方醒进来准备随手把帘布拉下,朱棣说道:“打开,朕有些气闷。”

    御医想说话,朱瞻基一道眼神过去,他马上躬身告退。

    国之大事,岂是你能听的吗?

    朱棣显得有些焦躁,不时的拉扯着胸前的衣襟,就像是那些服用了五石散的‘高士’一般。

    “陛下,那个蜂蜜和野梨您还得继续服用。”

    方醒以前伤风也是这样,许久才好。

    朱棣点点头,目光深沉的道:“你觉得阿台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君王获取信息的渠道很多,最后综合下来,一个活生生的阿台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由此来判断这个人的秉性,遇到某事的可能反应。

    方醒闭眼想了一下,说道:“陛下,此人有野心,可却有分寸,并无阿鲁台的桀骜,怎么说呢?如果说阿鲁台是一个久经宦海的官吏,那么阿台就是一个深得中庸之道的老儒。”

    “老儒?”朱棣点头道:“朕知道了,不敢冒险,四平八稳,这等人若是蒙元时就是守成之主,现在嘛!我为刀俎,他为鱼肉。”

    “朕早就派了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潜入草原,消息很多,朕的判断是羁縻不可靠,文官要派去,马上叫人去万全调集些文官来,派到鞑靼去。”

    朱瞻基点点头,出去找杨荣安排。

    朱棣喝了口温水,皱眉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只要鞑靼能归附大明,此后大明就对瓦剌呈逼迫之势,到那时,不管阿台是否愿意,鞑靼就是大明打击瓦剌的棋子。棋子就该有棋子的觉悟,若是想变成下棋的人……”

    “陛下,那些官吏只要不贪,多半能成。”

    儒家搞这些勾心斗角最为擅长,只需在鞑靼内部动作一番,到时候就由不得阿台了。

    不过这等事大多在汉唐才有可能,因为现在的文官们只要到一个没有约束的地方,几乎都会腐化。

    “陛下,就如同交趾一般,若是那些官吏到时候变成那副模样,臣以为还不如直接派两个千户所驻扎着更好些。”

    交趾以前的糜烂不是马骐一个太监就能背锅的,那些糜烂的官吏才是祸乱之源,若不是方醒引蛇出洞,黄福还不好下手。

    朱棣冷笑道:“不许这些人在鞑靼有女人,家眷全数留在大明,锦衣卫和东厂留人,随时禀告异常,朕想看看他们贪了给谁!”

    换做是朱高炽,大抵就是警告一番完事,可那些官吏谁都不会把他的话当回事天高皇帝远,不贪腐咱们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干啥?傻了吗?!

    方醒走出大帐,看到一队骑兵向着万全方向去了,而且是一人三马。

    朱瞻基和杨荣一起过来,两人的神色都很轻松。

    拿下鞑靼后,大明在草原的大敌去了一个,瓦剌人内部自顾不暇,大明的周边安全形势从未有这么好过。

    杨荣进去了,朱瞻基和方醒并肩站着,看着不远处的阿台正在垂首散步,大概是在想着回去怎么收拾残局。

    “此人无枭雄之资,若是听话,寿终正寝不是奢望。”

    “野心都是培养出来的,没有那个环境,没几人会有野心。”

    若不是明末对外屡战屡败,国内为了那些将门,拼命的去抽取百姓的脂膏,李自成大抵一辈子就是个驿卒罢了,兴许老来会抱着孙儿说着自己当年接待过哪位高官。

    朱瞻基点点头,神采飞扬的道:“德华兄,草原初定,自汉唐始,中原从未有过这般宁静,我大明的武功当真是远迈前朝啊!”

    “还不够!”

    方醒踌躇满志的道:“当今世界正处于光明的前夜,无数民族都在黑暗中探索着未来,大明必须要勤修内政,革新兵甲,适时而动。”

    ……

    秋风渐渐的起了,草原上早晚温差越来越大,这时候就该要准备越冬了。

    到处都是晒着的牧草,可干活的人大多是女人、少年和老人。

    一队明军出现在视线内,这些人看了一眼,继续麻木的干活。

    没有足够的干草,牛羊会死在地上的牧草再次长出来之前。

    这队明军举起东西看了看这边,然后又消失在视线中。

    马蹄声渐渐的密集起来,有经验的一听就知道,这是大军来了。

    这时那些干活的人才转身看去。

    首先看到的是一排长枪,长枪上挂着三角旗,这是以前未见到过。

    长枪过后,露出了一排骑兵。

    “是明军!”

    一个少女惊慌的道,边上一个中年女人叹息道:“别慌,大汗去觐见大明皇帝,这些应当是来接收的。”

    少女听到这话就更慌了,“可他们会抢女人啊!”

    草原上打内战时,男子不投降就死,而女人大多会变成战利品,分配给头领和勇士们,为部族的繁衍生息作贡献。

    中年女人唏嘘道:“明人有屋子住,有地种,这天气他们在收获,等冬天一家人在家中烤火,粮仓里全是粮食,哎!抢了才好啊!就怕看不上。想想咱们这边一到冬天就要死人,你说哪边好?”

    少女不禁摸摸自己有些粗糙的脸,沮丧的道:“谁稀罕!”

    骑兵轰然而来,少女揉揉眼睛,低呼道:“是大汗!他和明人在一起!”

    中年女人眯眼看去,半晌才讶然道:“真是大汗啊!”

    阿台和方醒并肩骑行,他的侍卫们留在了后面。

    骑兵们不可怕,当后面那十二门全新的火炮露面后,那些男女都垂首,敬畏的不时瞟一眼。

    这几日早就传出了联军就是被那个大铳打败的消息,此时看到实物,由不得人不敬畏。

    十多名穿着官袍的官吏一亮相,得到了不少女人的关注。

    大队人马,连同辎重车一溜开进了这个暂居地。

    这里星星点点的都是帐篷,方醒一到,就命人腾出一块地方给聚宝山卫扎营。

    挖沟,栅栏,哨塔样样不缺。

    方醒拒绝了阿达的大帐,直截了当的道:“我知道下面有不少小部族,心思不一,去,召集他们,本伯想看看谁敢跳梁!”

    阿台愕然,随即释然,令人去传令,至于那些头领会不会买他这个傀儡大汗的账,谁也不知道。

    哦不!现在阿台的职位是和宁王,一个很恶心阿鲁台的封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