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42章 屈服
    感谢书友:“赤焰的噩梦疯”的两次万赏!

    感谢书友:“听书不看书”的万赏!

    ……

    “你们倒是逍遥。”

    朱棣看着架子上的黄羊,眸色动了一下,然后说道:“军中饮酒,朕必罚之。你二人且去帮朕弄张椅子来。”

    方醒两人灰溜溜的走了,朱棣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王福生劝道:“陛下,您的身子还没好,御医说您不能吃荤腥。”

    朱棣不屑的道:“什么都听他们的,朕就只能每日喝些薄粥度日,去,削些羊肉来。”

    王福生不敢反抗,只得拿了方醒两人留下的小刀去削了十多片羊肉过来。

    朱棣用刀插着吃,顺手提起酒瓶就灌了一大口,满足的道:“果然还是方醒会弄吃的,朕那里的厨子弄出来的东西根本就吃不出原味,糟蹋了好东西。”

    王福生有时候也能沾光吃到一些,他觉得也没朱棣说的那么夸张。

    等方醒和朱瞻基回来时,朱棣已经走了,留下了个空酒瓶和被削了一层的烤全羊。

    两人忍着笑,各自回去安歇。

    ……

    朱棣的身体渐渐的好了,时不时的出来溜达一圈,视察一番。

    而去召唤鞑靼人的游骑也派人来传话,说是就在这几天到,而且是阿台亲来。

    方醒和朱瞻基陪着朱棣在营地四周巡视,听到消息,朱棣抚须道:“果然是阿台,此人若是给他机会,此后必然比阿鲁台更难对付。”

    朱瞻基信马由缰,看着远处的羊群说道:“皇爷爷,可鞑靼部一战去了精锐,那些被召唤来的部族对他们恨之入骨,阿台没有再东山再起的可能了吧?”

    朱棣点点头道:“瓦剌会盯着他,除非他愿意臣服于瓦剌,否则再无翻身的可能。”

    可阿台会臣服于瓦剌吗?

    三人策马到了羊群的边上,那些牧羊的俘虏看到朱棣后,慌的跪地叫喊。

    “陛下,他们说不敢懈怠,每日都让羊吃好,这样才能养出膘来好过冬。”

    朱棣抚须道:“大明也该有自己的牧羊人,等以后北疆平定,多养些战马和牛羊。”

    中原养牛羊和战马的代价太高,和草原没法比。

    而这需要火器强大,强大到让骑兵成为靶子的程度。

    火器兵种虽然打造昂贵,可却有个好处,那就是成军速度快。

    以大明的人力,若是不加限制,方醒觉得这个世界怕是要危险了。

    ……

    阿台来了,随行的除去明军之外,就只有二十多人的侍卫,还带来了十多辆马车,上面全是进献给朱棣的贡品。

    营地中并未有人戒备,有人一路把他引了进去。

    不管是草原还是中原,扎营时,最大、最漂亮的帐篷一定是给最尊贵的人。

    阿台看到了阿鲁台的那顶大帐,可贾全却把他往边上带。

    就在大帐的左边,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桌子和椅子一看就是刚打造的,连漆都没上。

    桌子的一边坐着一个男子,看到阿台过来,他起身道:“可是阿台?”

    阿台的身份有些尴尬,草原上那些所谓的大汗,大明是不会承认的,所以在称呼上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是兴和伯。”

    通译介绍道。

    “正是……小王。”

    小王?有趣!

    方醒的眼睛眯了一下,然后伸手指着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请坐。”

    阿台坐下后,就看了看左右。

    没人,现场除去他和方醒之外,就只有通译站在边上。

    “秋高气爽,在帐篷里难免气闷,草原之上幕天席地,你我代表着鞑靼与大明,当直抒胸臆,阿台以为如何?”

    阿台微笑道:“正合小王之意。”

    方醒的笑容一敛,端坐着说道:“阿鲁台狼子野心,勾结帮凶,犯我大明,此罪不可恕也!”

    说完方醒就盯着阿台,目光锐利。

    这是在定调子,此次双方沟通的调子。

    阿台毫不犹豫的说道:“正是,阿鲁台跋扈,小王饱受其害,幸得大明主持公道,我部才能重见天日。”

    你懂事就好!

    方醒点点头,有人送了茶水过来。

    调子不定下来,那就还是敌人,还想喝茶?去和阿鲁台作伴吧。

    看到阿台贪婪的一口喝干了凉茶,然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方醒的眼皮子跳了一下,说道:“当前草原上势力交缠,瓦剌人正面临着整合内部的争斗,鞑靼准备如何?”

    阿台苦涩的道:“我部已然颓废,万万不是瓦剌人的对手。”

    方醒只是微笑不说话。

    秋风吹过,远处的牧羊人唱着苍凉的歌曲,阿台恍然以为自己还在部族中。

    大明想要什么?

    阿台突然目光炯炯的问道:“兴和伯,大明想要什么?小王可以把忠诚献给陛下,永为大明的臣子。”

    方醒靠在椅背上,淡淡的道:“忠诚靠的是武力威慑,靠的是一次次的胜利,靠的是惩治挑动战争的野心家,大明从不奢求外人的忠诚,要的只是利益,你能给大明什么利益?”

    阿台发誓,他从未见过把利益说的如此赤果果的明人,哪怕是草原上谈利益,至少也会隐晦一些。

    大明的文武官员要是都这样,草原上的人大概就要倒霉了。

    看到阿台在沉思,方醒就说道:“若是没有,那你就回去吧,大明不需要无能的臣子。”

    臣子?

    阿台敏锐的抓住了方醒话里的这个词,马上表态道:“小王愿意接受大明的管辖。”

    “你可知道管辖之意?千万别想着羁縻,那本伯会马上向陛下请命,提兵去灭了你们,然后再专心对付瓦剌人。”

    方醒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阿鲁台受封和宁王,可却屡次衅边,如今每日在为陛下歌舞佐餐,等到了北平献俘之后,他活不了,这就是挑衅大明的下场!”

    阿台呆呆的看着远处,突然苦笑道:“大明如日中天,煌煌而耀眼,蒙元的荣光就如夕阳,却照不亮回家的路。羊群迷路了还有牧羊人,可我们却失去了头羊……”

    曾经无比辉煌的蒙元帝国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难以追赶的战绩:横扫世界!

    而今的蒙元人却四散零落,归根结底还是当年的权力争夺。

    “权利是个好东西,可你得先有那个命去享用。”

    方醒起身,阿台一脸苦涩的说道:“请转告陛下,鞑靼愿意为陛下牧羊。”

    通译大声的翻译着这句话,声音直接传到了边上的大帐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