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9章 病中的安排
    大帐内,朱棣躺在临时打造的木床上休息,额头上还搭着一块毛巾。

    方醒走近几步,看到朱棣的脸颊居然瘦削了下去,不禁讶然道:“陛下这是……”

    随军的御医说道:“陛下只是感染了风寒。”

    这话很微妙,方醒懂了。

    床的两边坐着杨荣、张辅,还有朱高煦和朱瞻基,四人都面带愁色。

    御医抚须拿着朱棣的手腕,良久道:“陛下的脉象还是有些急了,最好能进城去休养。”

    “不行!”

    朱棣猛地睁开眼睛,看了周围一眼,说道:“不得把朕的病情说出去,瞻基。”

    “皇爷爷。”

    朱瞻基眼圈都红了,起身应道。

    朱棣的眸色柔和,“经常出去看看诸军。”

    朱瞻基应了,朱棣又对朱高煦说道:“高煦,你且带一千人去野狐岭,查探漏网之鱼。”

    野狐岭的敌人早在得知朱棣率军突袭后就跑了,算是保存的比较完整的一支军队。

    朱高煦也应了,朱棣就挥手让他和朱瞻基出去。

    等两人出去后,朱棣才爆发式的咳嗽了一通,看的方醒心惊胆战。

    御医送了汤药服侍朱棣喝了,然后也出了大帐。

    朱棣躺着,看似睡着了。

    杨荣看着有些憔悴,大抵是昨晚就没睡。

    张辅眯眼,看似平静。

    “张辅。”

    “臣在!”

    朱棣突然发话,可张辅仿佛知道似的一样,马上就应答。

    朱棣还在闭着眼睛,“你马上去龙门,收拢了那些人,立刻回师,顺便看看京城有谁在不安分。”

    张辅起身道:“陛下,臣懂了,京城不会乱。”

    朱棣点点头,杨荣赶紧就拟了个旨意,然后给朱棣看了之后用印,交给张辅。

    “你去吧。”

    朱棣吩咐道,等张辅走了之后,他又让杨荣去检查辎重和缴获,随后报来。

    现在大帐内只剩下了朱棣和方醒,连太监都没一个。

    方醒有些坐立不安,朱棣的呼吸开始平稳下来,他睁开眼睛看着方醒,眸色沉稳。

    “你以为草原以后会如何?”

    老朱还记挂着去打瓦剌人啊!可你这个身体别说打瓦剌人,半路就得自己去了。

    “陛下,瓦剌最为可虑者就是那个逃掉的脱欢,余者碌碌。”

    方醒想了想继续说道:“脱欢此次也是伤了些元气,不过他逃走时收拢了些其它部族的人马,实力短期之内会有一个提升,不过……”

    “不过脱欢要想一统草原,必须要先击败瓦剌的其它两部,然后才是鞑靼人,在这个过程中,大明依然可以加以干涉,比如说……”

    朱棣嗯了一声道:“鞑靼有聪明人,经此一役后,鞑靼再无翻身的可能,阿台不想被人杀死,就必须要归附大明,朕断定阿台离此不远,在得到消息后会马上赶来,到时候你先去见见他,然后禀告朕。”

    鞑靼的脊梁骨被这一战彻底打断了,此后不是远遁北方,就是只能坐等整合好的瓦剌上门杀戮。

    朱棣虽然病着,可思维却更加的活跃了。

    “朕本不想擒了阿鲁台,就是为了这个牵制,谁知你倒是大胆。”

    朱棣笑了笑,方醒赧然,他当时就想着方三的死,根本就没想过阿鲁台被俘后的后果。

    “鞑靼人的人马不会太远,他们还等着阿鲁台打破兴和堡,阿台做了傀儡想必不愿意,必然会镇压下面的部族,这有些难了,大明可助其一臂之力。”

    朱棣说完有些气喘,方醒赶紧把他扶起来,然后拿床头的温水给他喝了。

    这一连串动作方醒做的非常的自然,等朱棣好些后,他才说道:“陛下,鞑靼此后不足为惧,瓦剌内部也得花些时日互相攻伐,最后的胜者才能对鞑靼出手。不过此时援助鞑靼时机很妙。”

    此时鞑靼人大败,败到了此后一蹶不振的程度,这个时候大明伸出双手,谁敢说大明的北征是要奴役鞑靼人?

    “只是阿鲁台狼子野心罢了,鞑靼大部分人还是好的,陛下听闻阿鲁台被俘后有人蠢蠢欲动,不禁心急如焚,恨不能把那些野心家给揪出来,还鞑靼一个朗朗晴空。”

    方醒一本正经的说着,甚至还带着些许慈悲和同情。

    朱棣点点头道:“不错,你若是生于汉唐,必然不会逊色于张骞与王玄策。一张嘴就能哄住那些人。”

    方醒看到朱棣的精神不错,就笑道:“陛下,其实个人的作用极其有限,若不是当时汉唐国力鼎盛,张骞等人就算是舌绽莲花也无济于事,甚至是自取其辱。”

    “郑和几下西洋,纵横四海,那些国家无不俯首,靠的也是大明的强大,没有大明的强大,谁会听他的?”

    方醒这话正和朱棣的胃口,他微笑道:“总有些人大言不惭,以为凭着嘴皮子就能让外邦臣服,至为可笑!没有刀枪,那只是个笑话。”

    方醒看到朱棣面带倦意,就说道:“陛下且安歇,臣这就去和杨大人他们商议。”

    出去后,方醒看到朱高煦兴高采烈的带着一千骑兵轰隆而去。

    “陛下的身体应该无恙吧?”

    杨荣盯着朱高煦远去,心中有些没底。

    派朱高煦去干这种苦力活,朱棣的决定中带着某种预防。

    而派出张辅去收拢位于龙门的明军主力回师京城,这是为什么?

    镇压还是威慑?

    而把朱瞻基和方醒留在身边,加上薛禄,这是一股令人生畏的力量。

    方醒摇摇头道:“不过是风寒罢了,陛下的身子骨还硬朗,必然无恙!”

    “杨大人,陛下要扶持鞑靼人,我要派出斥候去搜寻阿台。”

    朱棣不理事,这个就有些尴尬了。

    听谁的?

    杨荣笑道:“既然是陛下的交代,本官只有配合的份,兴和伯且去。”

    方醒回身颔首,然后招手让辛老七把马牵过来。

    看着方醒打马而去,杨荣的眼神有些呆滞。

    “杨大人!”

    薛禄来了,张辅走后,全军将由他来掌控。

    杨荣笑道:“薛大人这是要去见陛下吗?”

    薛禄下马说道:“正是,那些小崽子们一歇下来就不安分,我去请示陛下,看看是不是让他们在四周转转也好。”

    所谓的四处转转,听着简单,却饱含血腥。

    游骑出去遇到部族,那没说的,跪地投降吧,如若不然,那就用刀枪来说话。

    这是大明版本的‘打草谷’。

    杨荣点头道:“那就快去吧。”

    武人在这种时候记得的还是攻伐!

    杨荣的眸色黯淡,大明究竟要征伐多少年?要多少地盘才能满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