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8章 群魔乱舞
    感谢书友:“刘爸爸有个小金库”的万赏!

    感谢书友:“法克球”的万赏!

    ……

    朱棣北征,朱高燧觉得自己头顶的天空一下就黯淡了下来。

    早上他求见太子,却被梁中以太子政事繁忙为由拒绝了。

    回到家中,想起梁中那假惺惺的笑容,朱高燧恨不能一刀砍下那厮的脑袋。

    “殿下,太子派人去了东厂,然后东厂和五城兵马司大举搜索,抓了好些人。”

    谢忱脚步蹒跚的走进了水榭,说道:“殿下,城中有些人在议论陛下北征,说是陛下已经失踪。”

    朱高燧把手中的鱼食全都丢进水里,看着那些争抢食物的鱼儿说道:“大多是文人吧?都是些蠢货,若是父皇出了意外,大哥此刻应当派人去五军都督府,而不是去抓人。”

    谢忱佩服的道:“殿下所言无差,军队才是威胁,太子不会看不到,只恨那些愚人,读了些书,就以为自己有经天纬地之能。偏偏却是肚中空空如也,所言之事空洞无物,臣倒是觉得兴和伯那句话再正确不过了,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朱高燧听不得人夸赞方醒,闻言就淡淡的道:“当年皇爷爷就曾经说过,天下事天下人都可说得,就生员说不得,可见那些读书人之不堪。”

    知识越多越反动,说的就是这类文人。肚子里装了点儿墨水,然后就换做满腹牢骚,满腹的算计,以及满腹的私心。

    谢忱自己就是读书人,可却对这话大为认同。

    “这下被五城兵马司和东厂的人抓进去,等陛下回师时,怕是奴儿干都司又要多不少老师了。”

    朱棣令人招募读书人去交趾、倭国等地教授儒学,可却效果不佳,最后只得采取了流放的方式。

    朱高燧看着水面,嗤笑道:“大哥倒是镇定,可本王刚得到的消息,父皇在行险,大队人马和民夫都在龙门原地等待,他只带了三万轻骑前往,这多半是要突袭或是救援,有人给本王分析了,多半是兴和堡。”

    “这事有趣了,瞻基和方醒是去的兴和堡,那么父皇突然改变进军方向,为何?”

    谢忱沉吟道:“殿下,莫不是太孙遇险了?陛下看重太孙,听到他遇险,必然是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兵法,亲自去救援。”

    “正是如此!”

    朱高燧抚掌笑道:“那小子跟着方醒冒然而进,若是阿鲁台早有准备,半道伏击,你说如何?”

    谢忱的眼神闪烁着道:“殿下,若是这般,太孙危矣!兴和伯罪不可恕。”

    朱瞻基若是去了……

    朱高燧起身笑道:“人啊!要经常走动才不会生疏,朋友更是如此,你近日多去见见那些老朋友,叙叙旧情嘛!”

    谢忱心领神会的道:“是,殿下,在下这就去,只是府中的宝贝又要少了一些,想着就肉痛啊!”

    “你啊你!”

    朱高燧指着他笑骂道:“一些阿堵物罢了,值当这般心痛吗?若是有了那一日,自然有你的造化。”

    谢忱躬身道:“多谢殿下,在下这便去了。”

    看着他转身离去,脚步还有些不方便,朱高燧就说道:“去库房找些好药材,送到张楚那里,就说是本王说的,让他好好的养伤,本王还等着他效命呢!”

    身后有太监应了,朱高燧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千变万化,终究不离人之常情,我自巍然不动,八面来风又有何惧!”

    微风吹过水面,荡起些微涟漪,吹动着朱高燧的衣袂,看着恍如神仙中人。

    ……

    “错了没有?”

    在第一鲜和婉婉吃完午饭各自回家,可一到家土豆就被张淑慧抓住了。

    “夫人,铃铛可没错。”

    小白正在给铃铛洗嘴,平安坐在边上的矮凳子上看着。

    “没说铃铛,它忠心护主,有功无过。”

    张淑慧回头夸了铃铛一句,回头又开始数落着垂头丧气的土豆。

    “若是你爹知道了此事,多半会说你是纨绔性子发作,那你就准备提前去书院读书吧!”

    “娘,不要!”

    土豆瘪嘴道:“有人在砸楼,我才让铃铛去咬人。”

    “你还有理了?”

    张淑慧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戳了一下,嗔道:“跟着的家丁是干啥的?偏偏要你小伯爷飞鹰走狗的去耀武扬威,再说还有叶青在,难道他不会处置?”

    土豆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张淑慧这才缓和了语气说道:“你还小,不可养成这等驱狗咬人的事。今日之事肯定有御史上奏章了,幸好是太子殿下在,否则为娘还得犯愁了。”

    ……

    朱高炽已经接到了奏章,看到是弹劾土豆驱狗咬人,不禁就乐了,问道:“是为何事啊?”

    梁中指指东厂那边说道:“殿下,早些时候东厂的人去了第一鲜,说是拿人,可在里面到处折腾,这不土豆正好和郡主去了,见到后就义愤填膺,自然要反击一番。”

    朱高炽的笑容一敛,说道:“文人们历来对兴和伯不满,怎会去第一鲜议论此等事?孙祥在弄什么名堂?”

    梁中眨眨眼睛道:“殿下,第一鲜的客人大多豪奢,官员也不少,所以东厂几次想派人进去,只是兴和伯说了,雷公不打吃饭人,别人吃个饭都得提防着有人偷听自己说话,那还吃什么?就给拒绝了。”

    朱高炽嗯了一声:“去告诉孙祥,父皇不在,让他管住自己的人,莫要生事。”

    ……

    孙祥已经知道了,他的面前就站着手臂已经简单处理过的魏青。

    “公公,下官去了第一鲜拿人,可那兴和伯之子却纵狗行凶,下官不敢坏了公公的大事,就忍了。”

    孙祥眯眼,只是手中的佛珠转动的更快了。

    “谁让你去的第一鲜?嗯?”

    魏青面色大变,跪地道:“公公,下官只是不忿那方醒,所以想……”

    孙祥睁眼道:“所以你想给人家一个下马威?”

    魏青呐呐不敢言。

    “蠢货!”

    孙祥低声骂道:“到第一鲜去吃饭的人你查过吗?连太孙有时都去,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说话被咱们的人在边上听着,你可知会惹下多大的祸患来?”

    “哎!”

    孙祥叹息道:“你倒是没有私心,那咱家必然是要保住你的,不过陛下北征未归,北平城中群魔乱舞,你且去戴罪立功吧,兴和伯家中,咱家自然会缓和一二,想来无事。”

    魏青感激涕零的道:“多谢公公。”

    孙祥摆摆手道:“去吧,好生做事。”

    等魏青走后,孙祥看着边上那个一脸恭顺的太监说道:“陈桂,你叫人去盯着他,看看背后可有人在蛊惑。”

    那太监赶紧应道:“公公放心,小的马上就去。”

    等人都走了之后,孙祥又坐回去慢慢的数佛珠,良久,微不可闻的说道:“都不省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