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6章 探路,羞辱(为第二十位盟主:‘书画荒’贺,加更!)

第1136章 探路,羞辱(为第二十位盟主:‘书画荒’贺,加更!)

    感谢书友‘书画荒’的盟主打赏,第二十位!

    黑夜中传来一阵呜呜呜的声音,接着方五和其他家丁出现了,手中的绳子拖着十个俘虏。

    当看到柴火堆上的方三时,傻子都知道是要干啥,于是那些俘虏都挣扎起来。

    方醒的目光转过,然后说道:“我说了带你们出来,就会带着你们回去……安息吧!”

    方醒回身摆手,然后大步离去。

    “三哥……我们带你回家……”

    李嘉长跪不起,他想起这一路方三的照顾和教导,不禁泪水长流。

    辛老七冷漠的看着这一幕,挥手道:“先让人去给老三探探路,斩!”

    刀光闪动,辛老七把手中的火把扔在柴堆上,轰的一下,火光冲天而起,边上有游骑看到后就过来看了一眼。

    “何事?”

    辛老七说道:“家中的兄弟战死,为他送行。”

    那些游骑看到边上的家丁们正提着人头送到火堆边上,就像是祭祀时的三牲,只是却有十个人头。

    能单独焚烧和祭祀的,多半身份不低,所以游骑们也不打扰,点点头就走了。

    一边是逝去,一边是……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等方醒回来时,这边已经全是帐篷。

    “陛下不进兴和堡吗?”

    方醒找到了最大的一顶帐篷,金碧辉煌。

    王福生带人守在帐篷外面,说道:“陛下看到阿鲁台的这个大帐篷,就说要感受一番,今夜就在这里住下了。”

    方醒没进去,站在边上问道:“你觉得脱欢如何?”

    今日脱欢逃跑时,已经在朱棣的视线内,只是联军的主力就在眼前,自然是取大舍小,就放过了他。

    王福生刚吃完饭团,打个嗝说道:“那小子滑溜,今日他要是晚半步,陛下肯定会令人去追杀。这就是命啊!老天爷要让他活着。”

    方醒点点头道:“嗯,这就是命,不过阿鲁台被俘之后,鞑靼内部必然要经历一次权利争夺,这就给了瓦剌人趁机崛起的机会,所以……也不知道把鞑靼人打残了是好是坏。”

    王福生摸摸还有些饿的肚子道:“兴和伯赶紧进去吧,不然陛下又要问了。”

    方醒点点头,笑着摸了一块压缩饼干给他。

    “慢慢吃。”

    等方醒掀帘进去后,王福生把饼干送到鼻下嗅了嗅,在两个手下的艳羡目光中说道:“有奶香味。”

    见者有份,三人一人分了些,等下嘴时,第一口就让他们觉得这是无上美食。

    “兴和伯果然是无所不能啊!这东西得等晚上临睡前慢慢的化在嘴里吃,不然真是浪费了。”

    一个侍卫心痛的把咬缺了一角的压缩饼干用油纸包起来,如果是在京城,他会等下值后带回家去,给家人也尝尝。

    王福生几口吃掉,然后还舔了舔手上的碎屑,说道:“婉婉郡主那边会经常送些吃的到陛下这里,有时候就是从方家拿的,本官也吃过几次,确实是美味,让人念念不忘。”

    另一个侍卫说道:“里面全是羊肉呢,听说还是第一鲜的作法,火锅,啧啧!想着那热腾腾的羊肉,我……”

    帐篷里弥漫着一大股羊骚味,不过还在能接受的范围。

    方醒一进来,就看到大帐里架着几口小锅,朱瞻基,朱高煦,张辅,薛禄,杨荣都在。

    “怎地才来?”

    朱棣的声音有些沉,方醒急忙说道:“去那边查看了一下。”

    坐在空出来的地方,身前的火锅噗噜噜的冒泡,里面的羊肉居然是切片的,而且还有些大料。

    方醒的神色看着很沉稳,他摸索出一个小瓷瓶,然后倒了些辣椒粉进小碗里,加点儿盐巴和羊汤搅拌一下,辣椒水就好了。

    等方醒夹了一片羊肉,蘸了一下辣椒水塞进嘴里,吃的眼睛都眯起来后,朱高煦第一个坐不住了。

    “哎!方醒,那是什么?给本王弄一个,呃!请你弄一个。”

    方醒皱着的眉心散去,他不是佣人,如果刚才是杨荣说的这话,那他能一碗砸过去。

    再做了一个辣椒水给了朱高煦,方醒觉得不好厚此薄彼,干脆就每人弄了一个。

    “辣椒!”

    朱棣没少吃辣椒,据御医吃过十几次火锅后,就说辣椒能驱寒,建议朱棣应该多吃些后,这玩意儿他几乎就没少过。

    朱高煦和方醒的官司他没兴趣,只要方醒不在朱高煦的身上动心眼,就算是两人打架他都不会管。

    “嗯,果然是好吃了不少,膻味也少了些。”

    薛禄赞道:“兴和伯果然是美食大家,等回京城,本官非得要去第一鲜吃个过瘾不可!”

    杨荣笑道:“回京后天气正好转冷,吃火锅再舒坦不过了。”

    朱瞻基吃惯了方家的菜,说道:“皇爷爷,这蘸水还得加些东西磨碎了搅合,那味道才是美,若是嫌弃油腻,也可加些醋进去,更有一番风味。”

    朱高煦在边上啃着羊骨头,还吸着骨髓,间或插话道:“父皇,您应当带个厨子一起来的,最少这羊肉能弄的再好吃些。”

    朱棣放下筷子说道:“诸卿,有酒肉却不能少了歌舞,来人,传了阿鲁台来,跳舞助兴!”

    这是方醒第一次看到羞辱敌方头领的盛事,他擦擦手,举杯向朱棣贺。

    朱棣喝了一口,说道:“鞑靼丧胆,瓦剌又会得意,不过今日一战,扫灭了瓦剌三千余骑,加上前面的,也算是元气大伤,草原上也可安静几年,诸卿同饮。”

    大家喝了一杯,气氛变得热烈起来,趁着朱棣偏头和朱瞻基说话,下首的杨荣靠过来说道:“本官就怕陛下还要去打瓦剌,那麻烦可就大了。”

    方醒点点头,联军失败的消息一旦传到草原,只要得知朱棣还在继续深入征伐的信息,保证没人敢出头,全都跑的远远的。

    咱们逐草而居,跑了下次再回来也罢,可大明却只能师老无功,徒然消耗粮草而已。

    “这一路的补给可不易,若不是你弄出来的土豆,夏元吉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醒再次点头,然后指指大帐外面,杨荣马上坐正了身体。

    阿鲁台来了,他穿着一身类似于大明女人样式的衣服,花花绿绿的进来行礼。

    朱棣点点头,阿鲁台马上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不忍目睹啊!

    阿鲁台的舞蹈大抵就是草原上盛会时的那种,只是他此时跳出来,一点儿阳刚之气全无,居然带着柔媚。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还是低头了。

    举目看去,所有人都饶有兴趣在看着,连朱高煦都停止了进食,端起酒碗慢慢的品味着。

    突然帐外传来了鼓声,节奏很快,阿鲁台的动作也跟着快了起来,不时旋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