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5章 父与子,君与臣
    感谢书友:“陌陌ioi”的万赏!

    感谢书友:“北京明爷”的万赏!

    ……

    “高煦还没回来吗?”

    朱棣在四处巡查,杨荣跟在他的身后说道:“陛下,有英国公在,想必无事吧。”

    朱棣皱眉道:“方醒呢?那竖子大胆,也不怕阿鲁台在前方有伏兵。”

    杨荣有些嫉妒了,阿鲁台哪有什么伏兵,老朱这就像是关心后辈般的话,传出去能让多少人想吃方醒的肉,喝他的血啊!

    “陛下,兴和伯做事有分寸,想必很快就回来了吧。”

    杨荣也不确定方醒在哪,而且先前听说方醒是为了自己的家丁报仇去追杀阿鲁台后,更是嗤之以鼻。

    鲁莽之辈!

    十个文人听到方醒的举动后,九个半会说他是鲁莽之辈,不足与谋。

    朱瞻基也说道:“皇爷爷,斥候百户跟着去了,就算是不敌,可退还是能退出来的。”

    “莫要小看了对手,阿鲁台能屹立多年,必然有他的长处,小看了别人,那是要吃亏的。”

    朱棣想起自己靖难时的经历,不禁有些唏嘘。

    老人在回忆时最讨厌有人打断,这时远处有人在嘶吼,朱棣抬头,鬓角被晚风吹拂,几缕白发让朱瞻基的心中一颤,目光转冷,看向远处。

    “父皇……哈哈哈哈!”

    听到这个声音,朱瞻基不禁摇头,忍俊不禁。

    朱棣叹道:“你汉王叔天真,性子却燥。”

    这话里不祥,朱瞻基的身体一抖,急忙说道:“皇爷爷,汉王叔无机心,孙儿知道的。”

    朱高煦嘶吼着,就像是一个被关了半辈子的老虎,才将去肆虐了一番的得意。

    “父皇,拿了三千余人,哈哈哈哈!”

    火把照耀下,朱高煦一马当先冲过来,飞身下马,回身指着后面道:“父皇您看,全是俘虏,您不是说要人去修路吗?这些人可够?不够儿臣就再去捉些来。”

    周围的军士走近,火把照的更加的亮堂,朱高煦正好回头,讨好的看着朱棣,就像是一个孩子在向父亲炫耀。

    朱棣招招手,朱高煦笑着过来,然后略微俯首,熟练的就像是排练过无数次。

    而后,在朱瞻基的旁观下,朱棣摸着他的背,说道:“好,我儿悍勇,回头庆功!”

    慈眉善目!

    朱瞻基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发酸。

    “父皇,儿臣还抓了一个阿鲁台的近臣,谁知道这人骂您,儿臣一时气不过,就手刃了他,父皇……”

    张辅在不远处指挥人收拢俘虏,打扫战场,特别是那些牛羊,以及战马,都是重中之重。

    朱瞻基留在原地,看着朱棣和朱高煦两人向着张辅走去,朱高煦还顺手扶住了朱棣,父子俩的笑容绽放,没有一丝虚伪做作。

    无数俘虏被押解回来,还有那些被收拢的牛羊,顿时四周乱哄哄的。

    薛禄也回来了,他大笑着下马向朱棣禀告战绩,顿时笑声响彻草原。

    还差些什么?

    朱瞻基极目四眺,可却看不到方醒的身影。

    “殿下,陈德已经带着玄武卫去了。”

    贾全劝慰道。

    朱瞻基嗯了一声。

    玄武卫今日一战让人大跌眼镜,居然在敌军的冲击下队列混乱,排枪散乱,最终被敌军突入战线,顿时就乱成一团,若是没有增援,估摸着就要被打废了。

    陈德自知有罪,可这罪却不是他一人的,作为教官的朱雀卫也跑不了。

    戴罪立功,这就是陈德想法。

    “玄武卫回去会闭门操练,不练出个模样出来,陈德没有好结果。”

    朱瞻基觉得这事很难抉择,让朱雀卫来操练,总是要差了不少,可要是让聚宝山卫来操练,那大家都不会安生,方醒大抵也不愿意。

    就如同水浒传中的林冲。

    所谓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其实只是个幌子。

    前宋集中了全国最精锐的力量编成禁军,而禁军中有不少教头,林冲就是其中之一。

    可这个教头顶多是教教一些人罢了,要是教‘八十万’,那文官们绝壁会马上让他去死!

    所以聚宝山卫不能教了朱雀卫,再去教玄武卫,这不合目前的架构。

    在文人彻底消除对武人的戒心和不屑之前,哪一个武人有威胁大家的可能,那他必然就是众矢之的。

    必然是除之而后快!

    所以陈德戴罪立功的心态很浓厚,以至于他的尖叫传来时,朱棣都忍不住说了一句不稳重。

    可当听清他的话后,朱棣也惊呆了。

    “陛下……陛下!抓到了阿鲁台!抓到了阿鲁台!”

    朱棣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惊得朱高煦都忘记了羡慕,急忙扶住他道:“父皇,您怎样了?”

    朱棣一手扶额,眯眼道:“只是有些头晕罢了,无碍。”

    长途奔袭,一路顶风狂奔,这种罪也只有年轻人能受得。

    黑夜中,陈德率先奔来,而后,一片火光照亮了夜空。

    夜空下走来一群人马,却意外的沉默。

    来人正是方醒一行,朱棣胡须飘飘原地站着,直到方醒下马,身后的方五单手拎着阿鲁台过来。

    “罪臣罪该万死!”

    方五刚把阿鲁台丢在地上,他就跪地请罪。

    张辅一摆手,有人就把火把凑过去,方五揪住阿鲁台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提起来,让朱棣看清了这张脸。

    白色的肌肤,高鼻子,深邃的眼睛,这一切无人能假冒。

    朱棣眯眼道:“和宁王,朕在北平等你多时,可你却屡招不至,让朕无可奈何,今日你我君臣相见,却是在这血腥扑鼻的草原上,你可愿为朕歌舞吗?”

    中原的君王最喜欢用俘虏的敌酋充当侍者或是舞者,用于彰显赫赫武功。

    “臣愿意。”

    阿鲁台此刻已经没了枭雄之态,谄媚的模样让人唏嘘。

    “哈哈哈哈!”

    朱棣不禁大笑着,然后说道:“宰杀肥羊,把酒搬出来,朕与将士们共享!”

    “陛下万岁!”

    消息传出去,那些将士们不禁喜出望外,都欢呼起来。

    而方醒却悄然带着家丁们去了黑暗中……

    一个柴堆上躺着方三,兴和堡内没有女人敢出手缝人头,最后还是家丁们自己搞定的,只是手法不熟练,看着有些歪斜。

    方醒走到柴火堆边,看着方三的遗骸说道:“你且放心的去,你的儿子此后就交给我了,平安那里还缺一个贴身的小厮,就让他大些后跟着吧。”

    “把人带上来!”

    方醒说完后,面色一冷,吩咐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