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3章 亡命而逃
    感谢书友:“风清星稀月朗”的万赏!

    ……

    今天发现系统自动删除书评,估计是敏感字词。

    ……

    朱瞻基不是第一次见到朱棣在沙场上的威风,可此时依然是景仰不已。

    “皇爷爷!”

    激动不已的朱瞻基让朱棣不大满意,他冷哼道:“慌什么?有朕在此,天,塌不下来!”

    朱瞻基点点头,只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踏实,就把从进入万全之后的一系列情况说了一下。

    “……孙儿当时不够果决,最后还是兴和伯决断救援兴和堡,此后一路,孙儿建树不多,不过倒是对战阵了解了不少。”

    朱棣的眸色深沉:“说说。”

    张辅追着朱高煦去了,想来能止住朱高煦那个一旦疯狂起来就停不住的大脑。

    “皇爷爷,战阵需要的是勇气,当然,更重要的是灵台清明,乱军丛中依然要保持镇定。衡量利弊要从大局出发,不可偏安,不可畏缩,但更多的是需要平衡。就像是此次救援兴和堡,看似划不来,可从大明和草原的局势来说,却是一招秒棋,能拖住阿鲁台的主力就是胜利……”

    祖孙俩紧紧的靠在一起,杨荣在后面百感交集的看着。

    远方,那些大明骑兵正追逐着草原联军的溃兵。

    兴和堡城门打开,张羽正带着幸存者们迎出来。

    大胜!

    前两次北征都比不上的大胜!

    可这些都是靠着这位花甲老人在独自支撑着,从朝堂到军方,他一手支撑着大明连续不断的对草原异族发动攻击。

    而这些攻击让大明的北方从未如此的安宁过,从而在内部能从容的休养生息。

    “方醒呢?”

    朱棣对方醒这一路的言传身教很是满意,但却没看到这厮,就问道。

    朱瞻基也不知道,正好看到辛老七,就招手让他来回话。

    “陛下,我家老爷去追阿鲁台了。”

    朱棣皱眉道:“方醒从不喜欢争功,这是为何?”

    作为帝王,若是你没有一双能看穿迷雾的慧眼,那你就离倒霉不远了。

    辛老七耿直的道:“陛下,方三去了,被人砍掉了脑袋,老爷发誓要用阿鲁台的脑袋来让他安息。”

    “这个痴人!”

    朱棣摇摇头,一个合格的家主在遇到这种事时,最好的处理方案就是展现自己的悲伤,然后加厚抚恤,让人知道跟着自己前途无量。

    而方醒这种近似于疯狂的行径,在朱棣看来,有些意气用事了。

    不过这是好事,所以朱棣说道:“既然是为大明捐躯,随后就让他出籍吧,他的妻子也可封个孺人。”

    辛老七黯然道:“陛下,方三的媳妇早就去了,只留下了个五岁的孩子。”

    ……

    阿鲁台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天命所归。永乐八年,朱棣第一次北征时,他豪情万丈,结果却被打出了屎,最后只能屈膝,接受了和宁王的封号。

    而后和瓦剌人的交手胜负各半,可马哈木被朱棣第二次亲征击溃,让他找到了机会,从而在草原上风头大盛,一时无两。

    可大明的发展却一日快过一日,当交趾彻底归于大明后,他还能说蛮荒之地,不足为惧。

    接着就是朝鲜和倭国,这两个地方被拿下后,大明在北方就多了腾挪的地方,而且倭国据说还大量出产金银。

    这样的大明,若是再给它整合几年,阿鲁台知道朱棣必然还要第三次亲征。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人人皆知。

    所以阿鲁台借着这些消息想整合草原各方势力,顺便给大明一个下马威。

    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朱瞻基和方醒,更是遇到了朱棣亲征。

    阿鲁台仰头看天,无声的咆哮着。

    这是运气使然,非战之罪啊!

    这一路奔逃,原先还有七八千人,可身后的明军紧追不舍。在阿鲁台分出一批人去阻拦追兵之后,其余人等都失散逃了,不再眷顾这位草原上赫赫有名的鞑靼太师。

    一如当年众叛亲离的马哈木!

    回首看了一眼身后,阿鲁塔心中冰凉不足五百人。

    这就是鞑靼之王的落魄景象吗?

    脱欢!

    想起脱欢,阿鲁台就怒不可遏。

    那个狡诈的小子,当初就不该给萨穆尔公主的面子,直接干掉他。

    脱欢在还没发现明军援兵时就跑了,带着自己的手下,还有两个部族的人马跑了。

    这是一个狡诈的人,有他在,阿鲁台觉得自己东山再起的难度会大许多。

    “早该杀了他!”

    阿鲁台发誓,只要等自己脱身,他一定会倾尽全力灭了脱欢那个小杂/种!

    “太师!明军又来了!”

    阿鲁台再次回头,看到一股明军已经追了上来。

    “太师保重!”

    一个千户官突然率领自己仅存一百多人的麾下从左边绕了个圈子,然后回头阻截追兵。

    忠心耿耿啊!

    阿鲁台的眼角湿润了,他发誓,只要这人能活着回去,他一定会用金钱和美女来回报。

    眼角的湿润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干了,阿鲁台回头,脑海中已经忘掉了这人。

    逃啊逃!

    阿鲁台顺着一条河流拼命的奔逃着没有水源,他将会失去战马,靠着双腿可走不出瀚海。

    当天色渐渐的黯淡下来后,阿鲁台看到没有追兵,终于是放松了些,令下马休息。

    阿鲁台一下马就瘫坐在草地上,看着几名军士去河边取水。

    “太师,吃点吧。”

    一名侍卫送来了一袋子羊奶酒,往日喜欢中原美酒的阿鲁台接过后,打开塞子,贪婪的大口喝着。

    喝了个半饱,阿鲁台把塞子塞好,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的夕阳。

    “明皇是北征吗?对准的是谁?”

    此刻冷静下来之后,阿鲁台开始想着朱棣北征的对象。

    他不走野狐岭,那就是准备走开平了。

    开平……

    “为何还是我?那个老家伙!为何还是我!”

    原以为朱棣的年纪大了,北征恐怕是要中断了。

    可没想到他刚想整合草原,朱棣的大军就来了,而且还是轻骑突袭。

    “那个老家伙居然还敢这样折腾,他不怕死在半道上吗?”

    没有晚饭,还剩下的两百多人中,只有少部分随身携带了干粮,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反而容易引发矛盾。

    “都分分吧,本太师就不吃了。”

    阿鲁台的大度赢得些感激的眼神,按照惯例,阿鲁台掌控着食物的分配权,可他居然不吃。

    打了个嗝后,阿鲁台令人去搜寻些食物。

    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吃,现在都需要积蓄起来,否则天气一旦变化,他们都得饿死在半道上。

    一刻钟过去了,那些去寻找食物的人依然没有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