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30章 意外,出击
    感谢书友:“冲天云”的万赏!

    ……

    “敌军上来了!”

    猛烈的排枪也挡不住那些手持铁盾的悍勇之士,当他们登上城头后,下面的敌军心中大喜过望,欢呼声震耳欲聋。

    “后退!”

    林群安心中冷笑,挥手干脆让出了城墙。

    一个铁盾先上来,然后长刀看也不看的横扫。

    一个个城垛都冒出人来,铁盾当先。

    “齐射!”

    “齐射!”

    城墙下可以遮住身体,看当站直身体后,铁盾就成了笑话。

    “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

    “点火!”

    “轰轰轰!”

    硝烟弥漫中,一场屠杀盛宴开始了,城墙上正迷茫寻找对手的敌军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墙头上不断涌出人来,没有了铁盾的保护,顿时就成了火枪的靶子。

    “嘭!”

    秦大学一枪撂倒一个,然后装弹,再次瞄准,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操练,而不是在杀敌。

    蜂拥而至敌人被排枪打倒在城墙上,渐渐的竟然堆积起来,后续的敌军一冒头就看到了尸堆,顿时惊骇着往下退。

    从兴和堡外面看去,原本蚁附攻城的军士们都纷纷的往下退,接着掉头就跑。

    “去看看!”

    阿鲁台压抑着怒火吩咐道。

    有人打马过去,阿鲁塔问道:“斥候可有回报?”

    有人回答道:“太师,并未发现异常,宣府明军在野狐岭山口处被咱们给牢牢的压住了。”

    阿鲁台摇摇头,目光转动,断然道:“本太师觉得不对劲,准备一下,这次退下来就收拾东西。”

    “太师!可咱们亏了呀!”

    为了这个兴和堡,后面为了明人的皇太孙,折损了多少人马?

    你说退就退?

    一双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阿鲁台,有性急的甚至都握住了刀柄,看来并不介意当场火并。

    阿鲁台冷冷的道:“亏了就亏了,可根基还在。若是等明皇亲征,那就连根都没了!”

    ……

    城墙上全是尸骸,李嘉跟在方三的身后一起收拾。

    所谓的收拾,实际上就是补刀,然后丢出城去。

    “嘭!”

    边上有人从尸骸堆里弹起来,随即枪响倒地。

    “看到没有,这就是补刀的必要性。”

    方三的目光审视着,手中的长枪捅入了一具人体的脖子,果然,这人突然剧烈的挣扎着,用双手紧紧的抓住枪柄,想挣脱出来。

    方三用力往前一送,这人就像是青蛙般的弹动着,慢慢的恢复平静。

    “吼……”

    方三正在拔出长枪,可就在此时,刚被他捅死的敌军猛地扑了上来,就像是鬼魅。

    “三哥……”

    后面的李嘉想都没想,就投出了手中的长枪,居然奇迹般的穿透了这人。

    方三的身体紧张之后陡然放松,可这人刚倒下,就露出了他身后的一个大汉。

    刀光一闪而过……

    “三哥……”

    方三的脸上全是愕然。

    方醒闻声回头,正好看到方三的人头落下,身体却站着,脖颈的血喷……

    “老三!”

    “三哥……”

    李嘉尖利的叫喊着,看到那大汉转身往城头跑,他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居然飞扑过去抓住了他的双腿。

    两人齐齐倒地,大汉刚想坐起来,李嘉却一下压在他的身上,没用拳头,张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咬住了大汉的咽喉。

    大汉剧痛,旋即挥拳准备捶打李嘉的脑袋,可刚举拳,咽喉一痛,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起来!”

    辛老七第一个赶到现场,他一把揪起李嘉,顺势拖出了一截喉管。

    “三哥……”

    辛老七没有回头,看着咽喉处狼藉一片的大汉,摇摇头:“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

    李嘉吐出喉管,眼睛发红的看着走来的方醒,跪地道:“山长,三哥死的冤……”

    “我知道了。”

    方醒的语气很平淡,目光扫过无头的尸骸,说道:“找人来,把老三的头缝回去,战后烧了。我带他来的,那就由我带他回家!”

    回身,方醒迎上了朱瞻基,说道:“敌军大概是想要跑了,不管陛下赶到与否,咱们必须要出击。”

    朱瞻基点头道:“好!”

    他知道方醒的胸中已经填满了怒火和悲痛,此时若是不出击,方醒会发狂。

    方三,在家丁中不显山不露水,身板宽大。只要是他在,他就是方醒的人体盾牌。

    “三哥……”

    李嘉跪地恸哭。

    “集结!”

    “哔哔……”

    尖利的哨声中,聚宝山卫的将士们条件反射的开始集合。

    “孙越,你部看好两翼。”

    方醒看似很冷静,有条不紊。

    “开城门!”

    ……

    城外,草原联军正在收拢人马,阿鲁台遗憾的看着兴和堡,摇头道:“这次咱们运气不好,居然恰好遇到聚宝山卫护送着明人的皇太孙出巡,非战之罪。”

    那些部族头领都面色铁青,这一趟算是亏本了,而且是亏了大本。

    本来如果不出征的话,这些战士都是上好的劳力,打草、收集食物准备越冬,哪一样少的了人!

    而且此次伤亡不小,回去后部族里的哭声将会延续到春天。

    失去了男人的家庭,如果遇到大雪,只能去投靠别人,否则一夜之间就会变成硬邦邦的尸体。

    “咦!”

    这里离兴和堡也就是五百步的距离,有人突然说道:“他们要出来?太师,明军开城门了!”

    阿鲁台一惊,狐疑的看去。

    兴和堡的城门缓缓打开,当先出来的是聚宝山卫。

    火枪林立,一出城,一个个阵列就像是变魔术般的生成了。

    随后就是火炮和骑兵。

    方醒和朱瞻基最后出来,两人策马到了阵前,这次阿鲁台终于是看清楚了。

    “太师!明军没有车阵,打不打?”

    阿鲁台目光闪烁,说道:“明人的大铳危险,先后退。谁愿意去试探一二?”

    这就是不愿意打了。

    脱欢心中了然,退到了最后面,朝着自己的心腹点点头,两人旋即就往后面退去。

    双方在僵持着,谁也不愿意退却。

    方醒握着刀柄的手几次颤动,最终还是忍住了。

    聚宝山卫不能进,否则被敌军包围在中间就危险了。

    可阿鲁台有逃窜之意,不进,则前功尽弃!

    方醒回头一笑,让朱瞻基心惊胆战。

    “我带吴跃部上前,你在后面留守。”

    朱瞻基刚想劝阻,可方醒已经下令了。

    “吴跃部出列。”

    “铮!”

    方醒拔出长刀,指向已经退后到一千多米外的敌军战线,喝道:“前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