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28章 想当扛把子的阿鲁台
    沉默,生日快乐!

    犹记得你当初为了帮本书宣传,被封号,感谢一路支持!

    ……

    “大明皇太孙殿下,请阿鲁台阵前会面!”

    上千人集体喊出来,在黑夜中当真是振聋发聩。

    此时草原联军汇集在兴和堡外围,都听见了这话。

    阿鲁台当然也听到了,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谎言。

    可没有谁敢冒充大明的皇太孙,这是自己寻死。

    周围都是沉重的呼吸,这是面对诱惑的自然反应。

    “太师,若是能拿住明人的皇太孙,从此大明就一蹶不振了。”

    阿鲁台点点头,说道:“围住兴和堡,明日再说。”

    ……

    敌军只留下了警戒的人马,然后全部后退,方醒这才令前面的火炮进城,随即就是聚宝山卫。

    城门关上之后,最后进去的方醒和朱瞻基看到了跪满一地的幸存者。

    “多谢殿下亲自来救,臣……臣……”

    张羽卡壳了,后面他本想表示一下忠心,可那却是忌讳。

    “都起来吧,你们的人带路,让民夫们去清理修补城头。”

    朱瞻基展现了自己亲和的一面,下马宽慰了这些人。

    走在兴和堡的街道上,突然边上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哭嚎,让人只想蒙住自己的耳朵,头皮发麻。

    “去!去把我儿的魂魄召回来!”

    这是一个老妇的哭嚎,声音恍如夜枭,可方醒却没感觉害怕,只是垂眸。

    “去!你去啊!我的儿!回来吧,娘做了你爱吃的大饼,你回来啊……”

    里面传来了拍打的声音,一个男子在低声的劝慰着,可老妇却崩溃了,哭的……

    李嘉茫然的听着,这就是战阵吗?这就是死亡吗?

    如果我死去,父母大抵也是如此吧,兴许还会更伤心。

    “兴和堡战没家属,抚恤加厚!”

    朱瞻基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这个了,他觉得里面的哭声刺耳,就加快脚步走过这段。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张羽已经叫人把自己的地盘清理出来,就等着朱瞻基入住。

    “都去睡吧,一切都等明日再说。”

    此时援军到达,张羽一放松就面带倦色,方醒就劝他回去休息。

    其实大家都累了,朱瞻基都在强忍着,他今日一整天都在不停的紧张、放松中度过,精神损耗过大,只想找个地方躺下。

    张羽看看朱瞻基,眼中有询问之意,方醒皱眉道:“少钻营,多干事,去吧。”

    等张羽走后,方醒说道:“现在还不是安稳的时候,阿鲁台肯定经不住擒获你的诱惑,明日,咱们就得面临着攻城战,怎么打?打痛了他,到时候他说不准会撤了,很头痛,睡觉吧,明日再说。”

    ……

    凌晨,城头冷飕飕的,方醒和朱瞻基看着外面,商量着怎么对付阿鲁台。

    “阿鲁台坚持不了多久,攻城战本就惨烈,若是折损过重,他肯定会舍弃兴和堡,直接遁入草原。”

    信使应当到了吧?

    “伯爷。”

    “殿下。”

    方醒和朱瞻基回头,看到唐赛儿夫妇居然上来了,就说道:“听说你夫妇昨日出力颇多,殿下在此,你们可有什么愿望?”

    这是在明晃晃的蛊惑唐赛儿提条件,不管是回中原还是要奖赏都行。

    林三说道:“殿下,伯爷,在下夫妇并无什么要求,只是想在这兴和堡安家,一代代的传下去。”

    方醒愕然,他已经做好了放这对夫妇回青州的准备,没想到林三居然不回去。

    这时候再去问唐赛儿,那就是在打林三的脸,所以方醒就笑道:“扎根塞外,不错。”

    张羽在边上说道:“他们夫妇昨日杀敌甚多,若是军中人,那起码得官升两级。”

    朱瞻基和煦的说道:“你夫妇危难时刻勇于捍卫大明,这值得天下人效仿。”

    这个评价高的离谱,张羽暗自乍舌。

    “既然如此,便赏了宝钞吧,贾全。”

    贾全赶紧掏出一卷宝钞递过去。

    “拿着吧,以后你夫妇就是兴和堡的功臣,好好的过日子。”

    朱瞻基知道这位林三不足为据,可那位唐赛儿却是不得了,所以这个结果算是皆大欢喜。

    “去吧。”

    方醒笑着点点头,有了聚宝山卫在,兴和堡的防御自然不需要百姓参与。

    “殿下,我部副千户于三火,昨日奋力杀敌……也去了。”

    张羽以前不喜欢嬉皮笑脸的于三火,认为他懒惰,奸猾,可昨日于三火爆发的血性却让他自愧不如。

    “他明知必死,却义无反顾,殿下,臣自愧不如。”

    “城头被突破,堡内剩余兵力不多,于三火身先士卒,臣……”

    想起以前对于三火的误解,张羽哽咽了。

    赵信榜也说道:“殿下,于大人并未给大明丢脸,他……死的像是个男人!”

    于三火上次给方醒的印象并不好,此时听到他们的介绍,方醒说道:“可见看人不能流于表面,危难之际方显男儿本色,于大人……威武!”

    “威武!”

    天边出现了一抹紫色,城头上低沉的声音让轮班的军士们不禁愕然。

    武人从来都不缺乏悍勇和血性,只是在一次次的屈膝卑躬中,在一次次贼配军的称呼中,在那被漂没的粮草饷银中,在那鄙夷的目光中……

    就这么消失了!

    天亮了,城外重新聚集了敌人,不过他们却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寻到了上风口,然后开始点火。

    火点燃后,不知怎么回事,那烟雾陡然变大,朝着兴和堡徐徐而来。

    “无聊!”

    林群安看到后摇摇头,然后喊道:“叫人都弄湿毛巾捂住口鼻!”

    随后的攻防变得没有一点儿悬念:以为城中的人被毒烟给熏得失去了战斗力,可等到了城下后,雨点般的手雷丢下来,轰然爆响,炸碎了阿鲁台自以为高明的计谋。

    ……

    朱棣的大军拖累太多,所以行进速度不快,目前也才是刚过了龙门。

    “陛下!急报!”

    朱棣正在吃午饭,不过是大饼卷了些罐头鱼而已,不过他的形象总算是得到了保障,大部分人都坐在地上,就他有一个墩子,还有一个小几。

    杨荣急匆匆的跑过来,嘴角还有些油渍。

    “何事?”

    朱棣把大饼放下,等杨荣过来后接过火漆封口的信,看了一眼印记,就撕开。

    信纸展开,朱棣扫了一眼,就沉声道:“骑兵出三万,一人双马,带齐干粮饮水,马上准备出发!”

    张辅过来听到这个命令,下意识的问道:“陛下,可是发现了阿鲁台的主力?”

    朱棣的目光一扫,周围的无关人等马上清空,然后他说道:“阿鲁台尽出大军,已经包围了兴和堡,这是在向大明示威,瞻基和方醒已经出发去增援!”

    朱棣的战略眼光比朱瞻基和方醒高明百倍,不过是看了一眼情报,马上就分析出阿鲁台出兵的用意。

    就是示威!

    在大明如日中天的时候,草原上需要一位扛把子,而阿鲁台就想坐上这个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