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25章 战死
    感谢书友:“书画荒”的两个万赏!一贴十币,你亏了,哈哈哈哈!

    感谢书友:“淼淼孩子”的两个万赏!

    ……

    ……

    “斥候撒出去!”

    茫茫的草原上,一个庞大的车队裹挟着聚宝山卫和三千骑兵不停歇的前进。

    方醒放下望远镜命令道。

    极目四眺,除去零星敌军游骑之外,根本就看不到人。

    午时已经过了,刚才大家都吃了一顿干粮,顺便减缓速度喂了牛马。

    朱瞻基看了一下日头,计算了一下距离,焦急的道:“这样下去,我们要在戌时才能到达兴和堡。”

    夜间行军的难度太大,夜色更方便敌军的偷袭。

    方醒点点头,看着骑兵冲出车队向四方而去,说道:“阿鲁台不是笨蛋,攻敌必救,若是他在咱们到达兴和堡之前攻陷那里,咱们就是案板上的鱼,任由宰割。”

    朱瞻基心急如焚:“敌军的速度是咱们的一倍以上,此刻肯定已经在攻打兴和堡,他们能扛多久?”

    方醒说道:“一个千户所,加上几千百姓,若是阿鲁台全力攻打,半日罢了!”

    “那……”

    朱瞻基失望的道:“也就是说,我军赶到时,兴和堡多半得陷落了。”

    方醒面色如常的道:“对!不过就算是陷落了,咱们也能把它拿回来!”

    在火炮和火枪的攻势下,还在享受抢掠的草原人难当一击!

    没多久,斥候回来了,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敌军在四周游弋,人数加起来约有两万。”

    方醒说道:“外围游弋而不攻击,敌军这是怕了,只要咱们不掉头,他们就不会攻击。传令,加快速度!”

    车队陡然增速,朱瞻基冷笑道:“阿鲁台自视甚高,我记得兴和堡囤积了一批火药,若是张羽记得,阿鲁台会得到一个惊喜。”

    ……

    “火药!去把火药拿来,给老子包成小包,插根火捻点燃扔下去,哈哈哈哈!老子就是聪明啊!”

    张羽此时就像是鬼魅,肩甲瘪了一块,胸前的盔甲几道划痕。

    此时敌军已经退去,正在酝酿着下一波攻势。

    库房打开,女人们用厚布和油纸包上火药,然后插上火捻。

    没人恐惧,有的只是迫切。

    城外又传来了呐喊声,女人们手上不乱多年的塞外生活早就把她们的神经锤炼成了钢铁。

    到了这里你们就是半个死人了!

    “两百个了!”

    一个女人在点数,满意的喊道,随即门外冲进来几十个军士,他们用箩筐把药包装好,小跑着奔向城头。

    此时的城头已经变成了红色,敌我双方的血液泼洒在那里,在阳光下慢慢凝固。

    “杀!”

    张羽已经放弃了长刀,因为他多次身先士卒,体力已经所剩无几。

    长枪前刺,从嘴里刺进去,那个敌军脸上的惊喜变成了愕然。

    吃力的拔枪,张羽看到唐赛儿挥舞着长刀,轻盈的,就像是舞蹈般的杀人,不由的身体一软。

    “大人!”

    于三火一把推开张羽,奋力格挡了一刀。

    来人就像是猿猴般的灵活,身体一跃,就已经上了城头,而后毫不犹豫的冲着于三火连续劈出几刀。

    于三火肥胖的身体左躲右闪,长刀斜劈,却被对方轻松避开。

    张羽看到这个垛口不断有人跟进,就喊道:“药包!药包到了没有!!!”

    “长枪……”

    一个百户官带着长枪队从左边扑过来,途中被城下的箭雨洗礼了一次,最后到达这边的只剩下了三十余人。

    “杀!”

    长枪手排成三排推进,刚才灵活的敌人被逼着往城头退,于三火逃过一劫。

    顺手捡起一把甩刀扔过去,看到刚才的对手分神之后被长枪捅死,于三火不禁大笑起来。

    “被突破了!”

    张羽闻声看去,右边的一个垛口被突破了,十多个敌人正在扩大着落脚点。

    “于三火!把他们赶下去!”

    张羽这边腾不出手来,只得呼叫了胆小怕死、平时最懒惰,连麾下都不愿意操练的于三火。

    “大人放心,交给我于三火了!杀!”

    于三火鼓起余勇,带着一队刀盾手杀入敌群,一阵混战后,终于把突上来的敌军赶了下去。

    “三火!”

    这一波攻势终于被压了下去,张羽看着城头残留的麾下,终于在人堆中找到了那个肥胖的身体。

    他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噗通一声跪倒在于三火的身前。

    那张胖脸上全是愕然,仿佛不相信自己会死去。

    致命的伤口出现在肚子上,穿透了脊背。

    赵信榜也来了,他站在张羽的身边侧望……

    “你就不会躲吗?”

    张羽喃喃的道,于三火那张往日他看着恼火的胖脸,此时再也喷吐不出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那些怪话出来,那双细眼呆呆的看着天空……

    天空真蓝啊!

    蓝天下,视线之内全是敌军。

    远处,一头头牛正拉着打造好的云梯缓缓而来,不时还低头吃一口最后的牧草。

    等到秋末,就再也没有这么可口的牧草吃了。

    不远处,一群人在对着城头指指点点的,随后有敌骑奔出来,到处去传递命令。

    “围上去!”

    命令很简单。

    一个个军官都在嘶吼着,召集自己的麾下,然后列阵。

    “他们想干什么?”

    赵信榜疑惑的道。

    随即就是万马奔腾,那些敌军慢慢的形成一个大圆圈,在震动大地的马蹄声中,冲向了兴和堡这个小圆圈。

    赵信榜楞了一下,随即绝望的喊道:“敌军总攻……”

    张羽把于三火的眼皮抹下,起身看到了那些正拎着箩筐朝着这边狂奔的军士,淡淡的道:“咱们给阿鲁台一个惊喜!”

    纸包被分到城头各处,简单的用法更是上手就会。

    “点燃火捻就往城下扔,记住了,千万别手滑,不然你死路一条。”

    城下,马背上的骑士们开始张弓搭箭。

    城上,一个个火把点燃,一个个药包握在那些大手中。

    “大人,药包中还放了些碎石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张羽看着逼近的敌骑,他没有见到过潮水,所以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肯定有用!”

    “哟呵……”

    仰射的射程不够,所以必须要冲到城下才行,必然会付出伤亡。

    阿鲁台踌躇满志的道:“骑兵也可以变成步卒,压制之后,就地下马攻击,本太师要在半个时辰之后进城喝茶,诸位可愿一起?”

    那些部族首领都眉开眼笑的奉承着,这一波攻势可不光是他们的人马,阿鲁台的麾下占据了大头。

    “近了!”

    阿鲁台指着城头得意的道。

    众人看去,之间那个大圆圈已经和兴和堡重合。

    攻击时刻到来!

    “太师,那是什么?”

    就在此时,城头扔下来十多个黑点。

    阿鲁台皱眉道:“难道是什么……”

    一百多个黑点落入到准备放箭的骑兵群中,然后……

    “轰轰轰轰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