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24章 带着慈悲气息的杀神
    敌军没想到明军居然会朝着右翼逃,惯性之下就冲到了车阵之前。

    如此近的距离,以至于方醒都能看到那些惊慌的脸。

    密密麻麻的霰弹喷射出去,好家伙!

    方醒微微垂眸,而朱瞻基已经偏过头去,不忍看那惨状。

    李嘉看到了,他定定的看着那些血肉横飞,看着那些敌军被打成筛子,然后嘴巴张大,嘶吼着,落下马来。

    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个敌人的眼珠子吊在眼眶外面,却毫无知觉,只是拼命的往边上策马狂奔,最后被一枪撂倒。

    枪炮齐鸣,眼前的敌人仿佛杀之不尽,硝烟遮蔽了前方,只能听到惨嚎。

    “轰轰轰轰轰!”

    再一轮轰击之后,霰弹撕破硝烟,有人喊道:“敌军逃了!”

    “杂牌军!阿鲁台终究舍不得消耗自己的实力,想伺机而动,可惜了!”

    方醒放声长笑,随即后面的炮声也停了,证实了方醒的话。

    主将大笑,麾下自然是士气大增,申耀命换上铁弹,连续两轮之后才停止。

    “大胜!”

    孙越已经麻木,带着那个犯错的千户官来到方醒的身边。

    “你是汉王曾经的麾下?”

    “是。”

    “三十棍!战后执行!”

    “为何?”

    这人梗着脖子的模样让方醒想起了朱高煦,可他却没手软,冷冷的道:“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诱敌。”

    “诱敌诱敌,都短兵相接了,丢下了十多个弟兄,这是诱敌吗?那么一点距离,明明让你往右边靠,你偏要往左边兜圈子,若是大战,本伯现在就斩你之头,以警示全军!”

    ……

    “败了?”

    阿鲁台就在右边三里多的地方等待着,他的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骑兵,都是一人双马。

    斥候说道:“左翼率先发动攻击,结果太过靠近车阵,被明军打散了,然后明军引诱前方堵截的我军绕过车阵,明军铳炮齐发,也被打散了,伤亡……”

    阿鲁台打断道:“明军现在如何?”

    槽尼玛!那些部族首领都在这里呢!你去说伤亡,这是嫌老子的事情太少了吗?

    “明军依旧在往兴和堡方向开进。”

    阿鲁台面色凝重,回身说道:“明人疯了!他们想去救援兴和堡!”

    脱欢这次缩在了人群后面,腼腆的笑容不见了,阴冷的盯着阿鲁台。

    阿鲁台用唇亡齿寒的口号召集了不少势力,他就是其中之一不得不来,否则阿鲁台会干掉目前还弱小的他。

    “我们怎么办?”

    阿鲁台愤怒的挥舞着拳头道:“打!马上把兴和堡打下来,这股明军将成为无土之木!咱们就能吃掉他们!”

    这个主意马上点燃了大家的希望。

    是啊!若是能打下兴和堡,这股明军就成了孤军,无处可依。慢慢的磨,迟早会成为大家的口中食。

    想想那些火铳和大铳,想想那些半身甲,顿时这些头领们都目露贪婪之色,就像是一群野狗,正准备去享用一顿腐肉大餐。

    ……

    兴和堡,当远处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群骑兵时,张羽的心冷如坚冰。

    “敌袭……”

    号角长鸣,堡内的军士们都匆匆登上城墙,那些百姓都主动出来搬运军械物资。

    林三搬运着火油,看到唐赛儿拎着把长刀就往城头上冲,就喊道:“赛儿,下来!”

    唐赛儿回头,眼睛格外的亮:“夫君,我要杀敌,为咱们立功!”

    林三还想劝阻,可城外的号角越发的悠长了,紧接着,他感到了地面在震动。

    “两万骑以上!”

    于三火颤抖着说道:“援军完了,大人,咱们是孤军!”

    赵信榜沉声道:“那便为大明奋战吧!死而无憾!”

    于三火瞥了他一眼,可看到张羽握紧刀柄,就不敢说出会动摇军心的话。

    万马奔腾中,张羽看到原先围困兴和堡的敌军都在忙着把那些云梯扛到前方,就喊道:“敌军匆忙攻城,必然是援军来了,大家顶住,顶住就有希望!!”

    赵信榜点头道:“正是如此,若是援军大败,敌军必然会休息后才会攻城!”

    于三火嘀咕道:“可谁知道呢!兴许是敌军击溃了援军,想打下兴和堡,然后再突击万全。”

    “攻城了!敌军迫不及待的攻城了!”

    一队队骑兵策马冲来,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在他们的身后,一群群的步卒扛着云梯紧紧跟随。

    “盾牌……”

    唐赛儿没有盾牌,她就站在城墙上,当那团‘乌云’冲到高点下降时,她挥舞着长刀,几下就把箭矢拨开。

    好多人啊!

    一轮轮的箭雨在压制着城头,当云梯搭上城墙时,张羽喊道:“反击……”

    “放……”

    城头后面一蓬箭雨升空,随即往下栽去。

    一勺勺的金汁顺着云梯往下倾倒,随着能让人做噩梦的惨嚎声,两名军士拿长木顶着云梯用力的往外推。

    云梯在半空中摇摇晃晃,最后重重的往后倒去。

    “杀!”

    张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皱眉看去,正好看到唐赛儿反手一刀,血光闪过,刚冒出头来的那个敌人已经捂着咽喉摔了下去。

    紧接着唐赛儿的身体一躲,一把甩刀被她随手荡开,旋即一腿,后续冒头的敌人脸上看着都是平的……

    “好身手!”

    这个时候只要是帮手张羽都愿意接纳,别说是女人,孩子都行。

    城下,一队弓箭手逼近,拉弓、放箭……

    当看到箭雨从眼前升起,张羽的心就抽了一下,嘶喊道:“盾牌……”

    仓促间哪里去找盾牌,就在张羽的眼皮子底下,那些箭矢一头扎下来。

    “噗噗噗!”

    箭矢入肉。

    惨叫声中,配合默契的敌军趁势猛烈攻城。

    张羽咬牙劈翻一人,可刚才的箭雨干掉了城头二十多人,空档出现了。

    哪怕只是短暂,可已经足够敌军猛地扑上城头。

    长枪手勇猛的扑过来,可在此之前,一道身影就冲进了敌群中,刀光闪动间,鲜血四溅。

    灰色布衣衣袂飘飘,唐赛儿的身体连续旋转,手中的刀如水中的鱼儿,总是能避开格挡,然后滑进去,带走肢体或是鲜血。

    张羽带着长枪手拼命的反扑,几番刺杀,这才把敌人驱赶下去。等他准备带人去支援右边时,却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杀!”

    唐赛儿的身体腾空而起,踩在一杆长枪之上,灰衣已经被鲜血染红,可……她的脸上宝相庄严,脚下一踢,前方的对手下巴碎裂,跌跌撞撞的往后退。

    落地,唐赛儿眯眼,脚下一挑,把长枪挑起来,顺手一送……

    长枪穿透对手的胸膛,把刚在城头站稳的另一个敌人也串了进去,随即后面的人往城下摔去,连带前面一个也拖了下去。

    这特么的是杀神啊!

    还是带着慈悲气息的杀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