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23章 狼群
    感谢书友:“全民闹书荒”的万赏!

    ……

    追击是一门学问,袭扰也是一门学问,而作为半强盗性质的草原异族显然深谙此道。

    先是十多骑从后面接近,一点点的接近。

    后军由吴跃指挥,他看到那些狡猾而胆怯的敌骑,不禁笑道:“任由他们,近了用火枪打,火炮暂时不动。”

    按照方醒的交代,除非是大股敌军集团冲击,否则不要动火炮。

    让敌人摸不清你的底细,这也是一种筹码。

    那些民夫在经过几次大战后也不怕了,冲着那十多敌骑叫骂着,宣泄着先前的紧张。

    而那些军士都把火枪扛在肩上,看着好似漫不经心,若是知道燧发膛线枪特点的人一定不敢贸然接近。

    那十多骑多半是不懂的,所以在几番接近,几番撤离后,突然加速,猛地冲向车阵。

    “举枪……”

    一个百户官漫不经心的举起手,在敌骑进入射程后,猛地喊道:“齐射……”

    瞬间,刚才还懒洋洋的军士们成队列扣动扳机。

    而那些敌骑不愧是精锐,在看到举枪后,马上就伏在马背上,然后朝着左边迂回而去。

    可在这个距离之内,转移枪口的速度有多快……

    “嘭嘭嘭嘭!”

    一轮齐射之后,七人落马,逃跑的几人中,有一人的脚被挂在马镫上,被惊吓到的战马狂奔起来,拖着自己的主人,伴随着惨嚎声朝着后面去了。

    “把马抢回来。”

    随着吴跃的命令,一队军士从车阵中冲出去,抓回来三匹未受伤的好马。

    战马从来都不嫌多,兴和堡内有足够的粮草喂养战马。

    吴跃看着那些倒毙的战马,惋惜的道:“应该拖几匹回来的,晚上可以吃马肉。”

    肉干吃多了感觉就是木渣,而更希望看到的是菜蔬。

    “阿鲁台还会试探,下一次兴许规模会大些,让弟兄们提高警惕,手雷也准备好。”

    话音未落,外围手持望远镜的斥候大声喊道:“敌袭……”

    “左翼一千余骑!”

    “右翼无敌踪!”

    “前方三千余骑!”

    “后面追兵五千!”

    敌情瞬息而来,这是震慑!

    “右翼!右翼!”

    方醒往右边看去,冷笑道:“阿鲁台必然集结重兵于右翼,正等着咱们慌不择路的逃过去。”

    朱瞻基放下望远镜问道:“是否停住迎敌?”

    方醒摇摇头,“不用,我部只要停下来,敌军马上会止步,等我们再走,他们马上又会跟上来。知道狼群吗?”

    朱瞻基点点头。

    “狼群就喜欢远远的吊着猎物,让猎物恐慌,方寸大乱,然后猎物的体力和精神都会衰退,它们才开始试探进攻,你走它走,你停它停。”

    “戒备……”

    “车队继续前行,不可减速……”

    传令兵在车阵内纵马嘶吼着,孙越过来请示道:“殿下,我部可否独自出战?”

    “你想击其左翼吗?”

    方醒摇摇头道:“不好,一旦被咬住,敌军就会和狼群似的蜂拥而至,到时候敌我混杂,火器不能开火,自废武功!”

    孙越恍然道:“是了,我一心只想着击溃一路,可阿鲁台却有断腕之心。”

    方醒说道:“我部合起来有五千余人,而且有聚宝山卫的名头在,阿鲁台肯定愿意用一半人马的代价来剿灭我们。结果就是他扫清了异己,战果辉煌,草原上再无人能与他并肩。”

    孙越点头道:“下官居然不懂这些,惭愧。”

    朱瞻基看着前方的敌人,说道:“为将者不可只想着战阵的胜负,必须要知道一些敌我双方、敌人内部之事,然后你方能分析出敌军可能的举动。”

    “战阵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必然要和双方的态势有关。”

    方醒最后补充道,然后他看着前方的敌人,说道:“既然你求战心切,可令一部骑兵前出挑逗,记住了,只是挑逗,敌军接近时,必须要在火炮的射程范围内活动。”

    孙越大喜,急忙令一千骑兵冲出车阵,然后冲向了前方的敌人。

    朱瞻基问道:“德华兄,你可是想引诱左翼的那一千敌军吗?”

    方醒点头道:“咱们不单独作战,若是他们敢接近,那就别客气,火炮轰击,火枪齐射,然后孙越的骑兵再痛打落水狗。”

    目前防备的只是前方的敌人罢了,只要孙越的骑兵和前方的敌骑保持距离,方醒就有信心用火炮和火枪把左翼的敌人轰垮。

    “动了!”

    朱瞻基的眼睛一亮,指着左翼道:“敌军动了。”

    此时战场态势如下:后面的追兵远远的吊着,不时袭扰一番。前方的敌人三千余,正保持着和车阵的距离,随时准备扑上来。

    而左边的敌军在缓缓向前出的明军骑兵靠近中……

    “左翼一旦和我们的骑兵纠缠上,我敢打赌,后面和前面的敌军都会聚拢过来,围歼。”

    申耀在测距,敌军却在射程外游弋,他恼火的道:“差一点!就差一点!”

    几次三番后,就在申耀准备放弃这次攻击时,左翼的敌骑突然在一声号角后猛然提速,直扑前出的明军。

    与此同时,后面的敌军也开始了狂奔,前方的敌军同样是快速向突前的明军发动了突袭。

    “令他们向右翼迂回,车阵右翼敞开口子,随时准备接应他们回来。”

    方醒冷静的命令道,就在此时,申耀的破音传来。

    “点火……”

    后军也传来了点火的命令。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霰弹横扫从车阵左边擦肩而过的敌骑,随即火枪爆鸣。

    “嘭嘭嘭嘭!”

    那些草原战士们同时弯弓搭箭,向着车阵中倾撒箭矢。

    “叮叮叮……”

    低头,箭矢射在面甲顶上有些震痛。

    一声马嘶,一匹拉车的马被射中了,顿时开始蹦跳。

    “铮!”

    阔剑出鞘,方三疾步过去,挥剑。

    剑落,马头落!

    “换马!”

    方三退后,此时左翼的敌军仿佛是遇到了狂风,被削掉了厚厚的一层。

    人喊马嘶,惨不忍睹。

    “嘭嘭嘭嘭!”

    火枪轮换,再次削掉一层。

    “左翼定了,敌军溃败!”

    方醒笃定的道。

    朱瞻基点头道:“左翼的敌军一看就不是阿鲁台的嫡系,承受这等伤亡必然会退却!前方如何?”

    果然,左翼敌军在几轮火枪齐射之后就溃散了。

    “把火炮推到前面去!”

    申耀今日打过瘾了,亲自推着炮车去前面。

    前方,明军在和对手兜圈子,双方放箭追逐,明军已有十多人落马。

    “玛德!那人是谁?”

    不是方醒舍不得牺牲,可这种无谓的牺牲完全不值得。

    “一个诱敌的任务居然差点就短兵相接了,回来重责!”

    孙越低头道:“伯爷,那是……汉王殿下原先的老人。”

    “叫回来!”

    凄厉的哨声响起,正在兜圈子的明军突然向着车阵右翼迂回。

    “找死!”

    看到敌军居然衔尾追击,方醒喝令道:“准备……”

    明军紧贴着车阵前方冲了过去,追兵的眼前豁然开朗,看到的却是黑洞洞的炮口和枪口……

    一个破锣嗓子嘶吼道:“点火……”

    “轰轰轰轰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