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21章 突入大营
    秋天的凌晨有些冷,随着方醒的命令,辎重车在外,火炮在前,人员在内。

    一个车阵就这样形成了,朝着远处那黯淡的灯火处缓缓而去。

    斥候在此时最为活跃,不断的把消息传到后方。

    “敌军没有发现。”

    “左翼没有发现敌军!”

    “右翼没有发现敌军!”

    “……”

    “前方抵达敌大营外!”

    经过半个时辰的跋涉,大营已经在望。

    方醒放下望远镜,命令道:“火炮突前,给它几下!”

    十二门火炮被拉了上去,方醒对着孙越指指前方道:“骑兵准备,若是敌人没有防备,那就在火炮轰击之后突袭!”

    天边的星辰已经黯淡,很快,紫色就将会出现在东方。

    火炮抵近大营外后一字排开,申耀看到前方的斥候用弩箭干掉了哨位,不禁大喜,催促着手下赶紧装弹。

    装弹完毕,申耀举刀。

    “敌袭……”

    大营里的一声尖叫让申耀迟疑了一下,随即挥刀喊道:“点火!”

    “轰轰轰轰轰!”

    炮口喷出火焰,铁弹被发射出去,申耀喊道:“快快快!装弹,咱们再打几轮!”

    大营中人喊马嘶,乱糟糟的。

    方醒大喜,正准备令骑兵突击时,两翼却传来了震动。

    “老爷!有伏兵!”

    方五打马过来,方醒点点头道:“阿鲁台狡猾谨慎,由此可见一斑,准备,咱们直接进去。”

    左右两侧已经出现了黑影,车阵瞬间成型,随即向大营开进。

    方醒把十二门火炮分成两部分,六门在前,六门在后,均是预备了霰弹。

    “前进!”

    ……

    阿鲁台在第一声炮响后就醒了,他本是和衣而卧,起来后就奔出大帐,在侍卫们的簇拥下召集人马。

    脱欢第一个赶来,阿鲁台的眼中有阴霾闪过,然后说道:“准备的伏兵算是用上了,召集你的人马,咱们去前面。”

    脱欢点点头,有些后悔自己来的太快。

    人马还未集结完毕,前方就传来了炮击的声音。

    “明军还没退吗?”

    阿鲁台愕然。

    “太师!明军进攻了!”

    阿鲁台看着前方,咬牙切齿的道:“那方醒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了,走,咱们去看看。”

    “大明万胜!”

    炮声隆隆,前方被打开了通道,火枪兵们列阵而上,整个车阵包裹着全军同步而行。

    那些衣衫不整的敌人挥舞着长刀,在军官们的呼喊下结队,弓箭手也组织起来了,一切的一切,证明这支军队并非是乌合之众。

    “齐射!”

    “嘭嘭嘭嘭!”

    弓箭手们刚集结,就被一阵排枪打的伤亡惨重。惨叫声中,四处奔逃。

    眼前的大营宽敞,四处都有敌军在朝着这边奔跑。

    “点火!”

    大炮此时成了移动火力点,左右两翼的伏兵被车阵头尾的火炮斜面轰击,一时间落马者无数。

    接着火枪齐射,遏制住了敌军冲击的势头。

    车阵冲进了大营之中,就像是个会喷火的刺猬,迅速向着前方推进。

    “要快!”

    方醒坐在马背上看着四周,喊道:“慢了阿鲁台可能会点火!”

    阿鲁台谨慎,可如果能干掉自己的敌人,他不会吝啬于让一部分麾下同归于尽。

    朱瞻基悚然而惊,喊道:“加快速度!”

    大车都是牛马拉着,民夫们在内圈驱赶着,速度并不慢。

    前方出现了一队敌骑,身上居然都穿着重甲,方醒哈哈一笑道:“集火!让阿鲁台看看他的重骑是什么成色!”

    “轰轰轰轰轰!”

    火炮转向,旋即轰出了一波霰弹。

    铁渣钢珠散射出去,所谓的重甲顿时成为笑谈。

    前方血箭飞舞,林群安急忙指挥打出两拨齐射。

    再看去时,前面已经没人了,只有一匹马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无助的转着圈。

    左右两侧的敌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齐刷刷的停止了前进。

    那可是重甲骑兵啊!

    被阿鲁台倚为长城的重甲骑兵,居然被一轮炮击就打没了,这尼玛算是什么?

    后面的追兵已经逼近,还没等他们拉弓,六门火炮就用霰弹教他们怎么做人。

    阿鲁台就在前方,看着就像是一个怪兽般在朝着自己推进的车阵,他怒道:“脱欢,带着你的人去,去打开一个口子,后续的不用你管!”

    这个许诺很不高明,因为打开口子之后,脱欢的麾下要么就突进去,要么就会被后面的马蹄踩死。

    前进后退都不行,这尼玛就是敢死队啊!

    可看着阿鲁台平静的神色,脱欢知道自己不能拒绝,否则阿鲁台会放弃明军,全力剿灭自己。

    “跟我来!”

    脱欢上马,英姿勃发,阿鲁台眼中的阴霾越发的深了,他回头说道:“在后面紧跟着,若有后退者,杀!”

    这是要硬逼着脱欢去消耗啊!

    那些部族的头领们眼角还挂着眼屎,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阿鲁台瞬间就后悔了,就补救道:“一炷香的时间,若是攻不下,就放开路让他们走!”

    脱欢听到这话松了一下,眼中的凶色渐渐消退。

    有人问道:“太师,难道咱们要在野外围杀他们吗?”

    阿鲁台点点头道:“正是,从这里到兴和堡,他们若是全力奔驰,一天可至,可他们能吗?拖到明日,他们总会露出破绽来,到时候……大铳是本太师的,火铳你们可以分五成!”

    “那粮草呢?”

    可怜这些穷逼,真是穷怕了,自己不事生产,就像是野狗般的四处抢掠。

    阿鲁台说道:“粮草按照人头来分,另外,谁出力多就多分些。”

    这话像是一个合格的领袖,那些部族头领们都纷纷点头,表示认可这个方案。

    脱欢那边已经准备就绪,前方冲出去几骑,驱赶着挡在路上的那些骑兵。

    “闪开!闪开!”

    脱欢深呼吸着,他知道不能留力,否则阿鲁台不介意和明军夹击干掉自己。

    阿鲁台端坐马背上,目光阴冷的盯着脱欢。

    “杀!”

    这个时候脱欢不能用自己父亲的威名来鼓舞士气,也不能用自己的雄心壮志来给麾下打气,所以千言万语最终汇集成一个杀字。

    两千骑兵,这是脱欢麾下的精锐。

    在大营这个不算宽敞的地方,兵贵精而不贵多,只要打开一个突破口,脱欢就敢从侧面杀出去,让阿鲁台去直面反扑的明军。

    马蹄踏踏,渐渐的汇聚成一片惊雷,急速冲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