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9章 这就是战阵吗?
    感谢书友:“燕舞蘭芯”的万赏!

    感谢书友:“风清星稀月朗”的万赏!

    ……

    刀光闪过,人头就从山顶往下滚去。

    一百多颗人头一起往下滚,眼力再不好的人也能看到。

    阿鲁台的眼力很好,超级好,所以他不但看到了人头滚下来,还看到了一个没砍掉脑袋,正在放声惨叫的鞑靼人。

    李嘉的刀落在地上,跌跌撞撞的退后,面无人色的回身看着方三。

    方醒面无表情,方三喝道:“再去砍!看看下面那个被活活拖死的兄弟,你特么的居然砍不下去?那便回去吧,回书院去!”

    李嘉环视一周,那些将士们都冷漠的看着他。他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了方醒以前在书院时说过的话。

    军队里要投名状,也许是一起背黑锅,也许是需要你彰显胆色,否则他们不会接纳你。

    捡起刀,李嘉艰难的走到被两名军士按到在地上的俘虏身后。他往下看了一眼,那个明军已经被解开绳子,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他动也不动。

    低头,刚才被他一刀砍在肩背上的鞑靼人正奋力的挣扎着,那鲜血不停的涌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血泊。

    好旺盛的生命力啊!

    李嘉点头,两名军士刚才差点被他误伤,此刻不敢再挡住他,就一拳打在俘虏的后脑上,嗝儿一声,就晕了过去。

    李嘉把刀刃在俘虏的脖颈上比划着,然后闭眼,用力挥刀。

    这次他没有失误,只觉得手中受力,随即脚上温热。

    睁开眼,眼前就是被砍断一半脖子的俘虏,身体还在微微颤动着。

    鲜血喷溅,打湿了他的鞋子。

    “呕……”

    方三过去拖走了李嘉,方醒看着下方敌军的聚集处,说道:“阿鲁台要想保持士气,必须要有所作为,而咱们却进退两难,我要去兴和堡。不管是因为我的爵位还是为了拖住他们,我要去兴和堡!”

    若是在此僵持下去,兴和堡肯定不能幸免,朱瞻基估计最多明天,他就能看到兴和堡内的浓烟升起。

    可若是去救援,敌众我寡,这……

    方醒说道:“万全和宣府马上就会动员起来,阿鲁台只要是没疯,他不敢深入进去。否则我们在兴和堡随时能断掉他的后路,让他全军覆没!”

    这是釜底抽薪的一招,可也是异常凶险的一招,弄不好就会全军覆没!

    不过要想给予阿鲁台重创,也只能用这一招。

    “若是两军对峙,阿鲁台不会仰攻,他会马上拿下兴和堡,抢掠一番之后,立即远遁!”

    朱瞻基点头道:“皇爷爷接到信报之后,必然会从侧面突袭,到时候扑个空,那就是师老无功,此次北征就算是废掉了,大明败,阿鲁台胜,他甚至会利用这次胜利再次聚拢足够多的人马,不断威胁大明的边墙。”

    “何时出发?错过明日,就无需再去了。”

    方醒点头道:“我本想马上下山,可到了兴和堡时,估摸着都天黑了,那时候对双方都不利,明早!”

    “小刀!”

    这时边上的辛老七突然喊了一声,方醒看去,原来是小刀骑马冲了下去。

    “这个小崽子,他是要去抢回那具遗骸。”

    方醒摇摇头,敌军距离不远,若是扑过来,小刀顷刻完蛋。

    “全军下山!”

    不下不行啊!小刀的举动在将士们的眼中就是义气,就是情义。

    军中什么都能丢,就是不能丢掉这两样东西,否则谁敢把后背亮出来。

    “弟兄们,冲啊!”

    孙越第一个冲下去,随即三千骑兵轰然跟上。

    林群安一挥手,聚宝山卫全员小跑下山。

    只有申耀有些傻眼,这是要进攻还是什么意思?

    “火炮留在山上,等待命令!”

    方醒及时下令,否则等火炮下山后再想上来,那会拖累全军的速度。

    孙越已经做好了和敌军对冲的准备,可当他冲到半坡时,却发现敌军居然在退后结阵。

    瞬间他就明白了原因。

    聚宝山卫的赫赫战功震慑住了阿鲁台,让他不敢主动抢攻。

    果然是赫赫威名啊!

    阿鲁台正得意的道:“稳住!都稳住,避过明军的冲势之后,咱们再围杀他们!”

    明军的冲势很猛,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着,当明军的冲势减缓时,就是突击的时机到了。

    可那些骑兵冲下来后,却兜了一个圈子,护住了那个正在把明军尸骸放在马背上的军士。

    尼玛!上当了呀!

    阿鲁台老脸一红,正准备喝令出击,可快速下山后,就地结阵的聚宝山卫却让他有些犹豫。

    “果然是优柔寡断,不足为虑!”

    聚宝山卫断后,骑兵们开始上山,朱瞻基在山上看到敌军没有动静,不禁对方醒说道。

    方醒说道:“他本是波斯人,能以这副面孔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很逆天了,估摸着一直小心谨慎,时日长了就变成了这个德性。”

    小刀步行上来,跪在方醒的面前请罪。

    “起来!”

    方醒说道:“同袍的遗骸我们不会放弃,只是你私自行动,不管后果如何,该罚,且等大战之后,你自己去领罚!”

    李嘉也被处罚了,方三在盯着他架柴堆,不时呵斥他的不专业。

    等柴堆架好后,李嘉把那个正面被磨的几乎看不到人型的明军给抱在柴堆上,几次欲吐。

    特别是腹腔,里面的内脏几乎都被拉空了,看着诡异而让人恶心。

    “点火吧。”

    见过太多死亡的方三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李嘉急促的呼吸着,他觉得呼吸慢一点,马上就会把自己的内脏给吐出来。

    颤抖的火把点燃了泼油的柴堆,轰的一下,火光就罩住了尸骸。

    方三表情严肃的看着,李嘉听到火焰舔舐着人体,发出的吱吱吱的声音,再也忍不住恐惧和恶心,跪在地上狂吐一气。

    “嗬嗬嗬……”

    嘴角还残留着呕吐物,李嘉慢慢的站起来,回身。

    身后不知何时站满了人,方醒和朱瞻基都在,两人神色肃穆。

    收集骨灰装进坛子里,李嘉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离体而去。

    山顶上,后面的山坡下都是帐篷,一堆堆的篝火点燃,欢笑声此起彼伏,仿佛刚才的悲戚只是一个梦……

    李嘉抱着坛子,站在山顶上,渐起的大风吹的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这就是战阵吗?”

    方三冷冷的道:“对,这就是战阵,今日欢笑,明日死寂,今日鲜活,明日归于尘土。”

    迪巴拉爵士说

    晚点还有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