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8章 虐杀,报复(为盟主:‘百晓猪的猪’贺,加更!)

第1118章 虐杀,报复(为盟主:‘百晓猪的猪’贺,加更!)

    感谢书友‘百晓猪的猪’,本书的第十八位盟主诞生!

    山顶上的明军看着人数不少,而且没有看到长刀。

    阿鲁台此次废了不少劲,为了拉拢其它势力,他诅咒发誓,把自己的十八辈祖宗都许诺出去了,才联合起来了五万大军。

    可刚才炮声不过是响了一刻钟不到的功夫,居然就败了?

    几名千户官狼狈的逃回来,按照规矩,这些人要倒霉了。

    人在要倒霉的时候总是会寻找一线生机,为此哪怕信口雌黄也行!

    “太师,是明军的聚宝山卫,还有骑兵,加起来起码有一万多人!”

    一个千户官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太师,只有几千骑兵,那些不足为据!”

    一个千户官狰狞的道,他曾经看到过阿鲁台处置一个说谎的手下‘烤全羊’

    所以他准备搏一把。

    “太师,他撒谎!”

    “明军的大铳厉害,打出来和冰雹一样的密不透风,山口那里只有四十余步宽,太师,冲不过去啊!”

    看着跪在自己的马前、哭的和孩子似的手下,阿鲁台挥挥手,最先说话的那个千户官马上被人带下去,刀光一闪,就此祭旗。

    阿鲁台沉声道:“你可看清了?”

    那千户官逃过一劫,急忙说道:“看清了,还看到了疑似方醒的年轻人,他和另一个年轻人站在一起。”

    “年轻人?”

    阿鲁台的眼睛一亮,回身道:“看来不是专门来的,应该是那个方醒陪着某位大人物家的孩子来巡查,机会啊!”

    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到如果能俘获一位大明的重要人物,不但士气大增,而且朱棣会怎么办?

    金钱、粮食、甚至……朵颜三卫的地盘怎么样?

    看着那些潮红的脸,阿鲁台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咱们看看这些明军想干什么,若是他们主动进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里地势宽阔,正是骑兵发挥的好地方。

    脱欢在外围眯眼看着阿鲁台,在他的目光转过来之前,脸上又浮起了腼腆的微笑。

    “太师,山上的明军若是不下来,咱们也不好仰攻吧!”

    一个部族的头领目光闪烁的问道。

    谁都知道仰攻是拿人命去填,作为弱小的部族,若是在这里拼光了实力,回头最好是主动寻求阿鲁台的庇护。

    关键是阿鲁台以往的名声不大好,手握雄兵,可却瞻前顾后,往往喜欢拿刚归附的部族人马去进攻,还美名其曰‘考验忠心’。

    果然,这话一出,周围那些小势力的头领们都在强笑着,显然也有这个担心。

    阿鲁台瞥了这人一眼,把他记在心中,然后笑道:“仰攻?那是傻子才干的事,走,咱们到前面去,看看那个聚宝山卫究竟是有多厉害!”

    一行人在大队骑兵的簇拥下纵马而去,天上的白云飘飘,远处,一群群牛羊就像是地上的白云,也在到处飘荡。

    到了山下不远处,那些溃兵已经重整了队列,有人过来禀告道:“太师,少了两千余人。”

    这个损失很大,可对于五万余人的主力来说,却又未伤筋动骨。

    不过士气可鼓不可泄,阿鲁台淡淡的道:“不是拿了一个明军吗?拖出来!拖死他!”

    “对,拖死他!”

    先前在示威式的的攻击兴和堡时,主力就是这些小部族,提起明军都是恨啊!

    一个走动间一瘸一拐的明军被拉了出来,那张稚嫩的脸上全是茫然。他看着这群贵族,任由两人用长绳子捆住自己的双手,等看到周围人的眼中都是嗜血的光芒时,他醒悟了。

    “不!不!我愿降……”

    被马活活的拖死,这是草原的特有刑罚,仅次于被装进布袋子里,被群马踩死。

    阿鲁台精通大明话,闻言他不屑的道:“若你是个千户官还能留一条命,小小的军士,也配吗?去!”

    两个鞑靼人把绳子分开绑在自己的马身上,然后上马,一声呼哨,开始小跑。

    “不!饶我一命……”

    面对死亡,这个明军怕了,他刚喊叫出声,就被马拉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很快,当马速渐渐的提起来后,他跟不上速度,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草地上被拖着是什么感受?

    开始很舒坦,就像是冬天溜冰。

    可当速度快起来后,一股灼热就从胸腹处袭来,渐渐的,灼热变成了滚烫……

    山顶上的朱瞻基放下望远镜,胸膛急剧的起伏着。

    “那是我们的人!”

    山顶上的人都看到了,只不过在望远镜的视线中,方醒能看到那个明军疯狂嘶吼的表情。

    放下望远镜,看到所有人都在沉默,大多双拳紧握,面带恨色。

    方醒淡淡的道:“拿了多少俘虏?”

    林群安说道:“伯爷,拿了一百多俘虏。”

    朱瞻基隐约知道些方醒的意思,不禁侧目。

    李嘉不知道方醒要干什么,他只是垂眸,不敢看山下那名被拖着到处跑的明军。

    “拿上来!”

    方醒淡淡的道,此时山下的那两匹马还在绕圈,不时的呼喝几声,可却压不住那个明军的惨嚎。

    声音隐隐约约,带着绝大的痛苦和恐惧。

    朱瞻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突然侧身道:“让火炮打一下!”

    方醒摇摇头道:“距离太远,只会耗费铁弹,惹敌人嘲笑,于士气不利。”

    朱瞻基痛苦的闭上眼睛,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看到大明的人被异族虐杀,心中大恨!

    “且等着。”

    俘虏被拉上来,方醒看到那两匹马还在跑,可却减速了,他知道这个意思,就是拖延明军俘虏的死亡时间,让他多受些折磨。

    “拖到最前面去!砍了!”

    方醒简单的交代道,然后看了李嘉一眼,方三说道:“老爷让你去!”

    “去干啥?”

    已经被战场的残酷冲击的有些麻木的李嘉问道。

    方三说道:“去砍头,快去!”

    这一路方三一直在照顾他,形同于师父,李嘉呐呐的道:“可我……不会啊!”

    方三板着脸道:“去!”

    一百多人被压着跪在山顶,下面的两名敌骑发现了异常,不由的停马看着。

    阿鲁台也看到了,他想起了方醒的外号,不禁骂道:“宽宏大量!”

    长刀举起,辛老七拿着土喇叭冲下面喊道:“兄弟,我们为你报仇了!”

    肠子在身后拖着,仅存一息的军士努力抬起头看向山顶,迷迷糊糊中看到了那一排反光的长刀。他不禁叹息一声,伸出手去,想抓住自己的同袍……

    “痛……”

    手落地,山顶上的辛老七喝道:“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