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7章 打通山口,遭遇阿鲁台(三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1117章 打通山口,遭遇阿鲁台(三千字大章,求月票!)

    感谢书友:“叶落随风飘,扫地”的万赏!

    感谢书友:“何以、安诺尘”的万赏!

    ……

    阿鲁台兴致勃勃的带着一干部族首领驱马前去观战,准备看看被自己麾下冲垮的明军。

    当牛角号传来了明军使用大铳的消息后,阿鲁台诧异道:“明军来的人不少,居然带了大铳。”

    在被大明打怕之后,不光是鞑靼人,连瓦剌人也在用牛角号传递详细信息。

    明军有专职的火器部队神机营!而后大股部队里也有火铳和火炮,所以阿鲁台的说法一点儿都没错。

    可当消息再次传来,还是说明军的火器时,脱欢第一个变色,其后就是他的麾下们。

    这让他们想起了朱棣第二次北征时,马哈木的功亏一篑,也想起了那个人!

    方醒!

    阿鲁台不再怜惜马力,带着侍卫们疯狂的一人三马往野狐岭狂奔。

    途中有人准备了好马以供更换,四十里地,半个时辰多一点。

    随着距离的拉近,却听不到明军的火铳和火炮的响声。

    脱欢脸上挂着腼腆,驱马靠近阿鲁台问道:“太师,会不会是聚宝山卫?”

    阿鲁台摇头道:“不会,除非明皇能未卜先知,否则咱们面对的敌人最多是万全的明军,宣府的主力都赶不上。”

    脱欢一想也是,就放松了心情,把马速降低,看着阿鲁台意气风发的驱马前进。

    “不对!”

    这是一个心腹过来说道:“小王爷,您看那边……”

    脱欢抬眼看向远处的山坡,看到那些山顶上的鞑靼骑兵居然原地不动,而且好像是……

    “他们好像在掉头?”

    阿鲁台也看到了,他拔刀出来喝道:“去看看!去看看!命令他们不许退,压上去!进攻!援兵马上就上山,立刻!”

    随着他的嘶吼,牛角号长鸣,一队精锐斥候,一人双马冲了出去。他们的身上都披着皮甲,长弓背在背上,看那弓弦,肯定都是射雕手。

    阿鲁台大喊道:“把围困兴和堡的人马大部叫回来,脱欢,你的人呢?都叫过来,谁敢藏私,杀!灭全族!”

    牛角号长鸣,一直接力到了远处的兴和堡那边,张羽看到敌军除去几千人之外,都朝着野狐岭方向去了,不禁仰天长叹道:“是哪位大人来援?张某感激不尽啊!”

    “援军真的来了?”

    林三极目看去,看到那些敌军都已经提速了,完全不是前几日那种轻松的姿态,不禁双手合十,还念了几句佛号。

    “别念这个,伯爷可是说了,在这边不要传这个,否则咱们只能去和草原野人生活。”

    ……

    敌军退到火炮的射程外僵持着,他们知道不能转身逃跑,否则就是崩溃。

    吴跃急不可耐的想追击,可方醒却压住了他的焦躁。

    “敌军人多,若是逼急了,狗急跳墙,混战可不是咱们的优势。”

    吴跃问道:“伯爷,那咱们只能等吗?”

    方醒点头道:“这是双方比谁先眨眼,敌军进退两难,而我却乐于让弟兄们得到休息,毕竟这一路太辛苦了呀!”

    不光是聚宝山卫,连那三千骑兵都在疯狂赶路后,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没有时间休息,方醒担心会被一个反扑冲垮掉。

    朱瞻基点头道:“那山梁就那么大,敌军不敢动,一动士气就散了。所以咱们就慢慢的磨吧,看看谁磨的过谁。”

    方醒笑道:“这一路都饿着肚子,让弟兄们换着吃饭。”

    朱瞻基不禁也笑了:“咱们这个算是阵前用饭吧,比之古人有过之而不及。”

    等身边的人散开后,方醒才低声道:“敌军若是不退,阿鲁台的主力必然就会过来,这也是在为兴和堡解围。”

    朱瞻基明白了,他说道:“这是围魏救赵。”

    时间缓缓消逝,敌军想回头,可却怕一旦回头上坡,聚宝山卫就会毫不犹豫的反击,失去速度的骑兵只会成为靶子。

    当一阵牛角号传来时,平地上、坡上的联军骑兵都不安的在面面相觑。

    一个将领在后面突然喊了一声,声音绝望而无奈。

    方醒一口吃掉剩下的大饼,喝道:“注意,敌军要疯了!”

    果然,话音未落,所有的敌军在一声高喊后齐齐往山口冲来。

    “轰轰轰轰轰!”

    早已冷却的火炮再次发威,照例是一轮铁弹,然后换上霰弹。

    “齐射!”

    “嘭嘭嘭嘭!”

    “阿鲁台来了!”

    枪炮声震耳欲聋,方醒回身看了一眼休整完毕的骑兵,信心十足的道:“他若是敢来这里决战,那我奉陪到底!”

    这里施展不开兵力,最后只能演变成添油战术。

    炮火和铅弹封锁了山口,尸骸堆积起来,已经完全堵住了冲击的道路。

    这等惨状联军将士们从未见过,再坚韧的神经也无法承受,于是不可避免的就崩溃了。

    从第一个转身逃跑的开始,就像是瘟疫般的传染开来,前方全是掉头就跑的敌军骑兵。

    一轮霰弹之后,方醒下令道:“换铁弹!”

    这种追着屁股打的机会不可放过。如果现在追击,敌人一旦被逼到了绝境,说不定会倾力反扑,到时候猝不及防之下,反胜为败也不稀奇。

    铁弹打出去,面积虽然不大,可震撼力却更强。

    炮声轰隆中,敌军疯狂的向着来路奔逃,那一条条的血肉通道里全是残肢断臂……

    大捷!这是一场大捷!

    朱瞻基难掩兴奋,失态的拍着方醒的肩膀道:“德华兄,我们胜了!大胜啊!”

    方醒点点头,盯着那些山顶的敌军,当他们策转马头消失在山顶上时,方醒振臂高呼道:“聚宝山卫……前进……”

    敌人军心已散!

    “轰轰轰轰轰!”

    炸雷般的炮声仿佛是在为方醒的话背书,随后一轮火枪齐射完毕,秦大学挥舞着拳头喊道:“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阵列如墙而进,一排排的火枪兵们踩着小碎步紧跟上去。

    前方的军士们奋力搬开尸骸,腾出来一个通道,然后快速通过。

    亡命奔逃的敌军拼命的抽打着自己的战马,朝着小坡冲去。

    下坡容易上坡难!

    战马艰难的向上爬行,没错,就是爬行!

    若是在无干扰的状态下,这种小坡战马当可勉力上去。

    可现在前方全是人马挡着,秩序全无。混乱中,跑一跑的就马失前蹄,嘶叫着跌倒在坡上,成为障碍,身后的骑兵吼叫着绕过去,可自己的战马也是慢如蜗牛。

    “嘭嘭嘭嘭!”

    身后的枪声就是催命符,这些鞑靼人平时把自己的战马视为最亲密的战友,甚至比妻子还亲密。

    可在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得不跳下马来,丢弃自己的战友,用双腿向着坡顶狂奔。

    这是李嘉第一次直面战阵,刚才一系列的攻防转换看的他完全找不到北,特别是敌人为何败了,他还是找不到原因。

    “三哥,他们就这么败了?”

    方三握着剑柄,看到方醒和朱瞻基上马,就喝道:“少啰嗦,赶紧跟上!”

    而那些从城防上借着帮助聚宝山卫运送火炮逃下来的军士更是目瞪口呆。

    “大人,鞑靼人就这么败了?可他们好多骑兵啊!”

    百户官的眉心跳动,不耐烦的道:“玛德!老子怎么知道?聚宝山卫号称大明一等一的强军,兴许是能以一敌十吧,那火铳打的又紧又密。快,咱们也跟上,好歹看看能不能抓到几个活口,那可算是立功了!”

    十二门火炮的炮口还在冒着硝烟,申耀回首喊道:“弟兄们来帮个忙,咱们把大炮推上去,狠狠地轰死阿鲁台那个杂种!”

    那百户官的脸一白,沮丧的应道:“来了大人!”

    卧槽!立功的机会没有了啊!

    “用力!”

    马儿牵引着火炮快速通过山口,然后就是上坡。

    “使劲推,不要单独用力,来,听我的,一,二,三,嘿哟!”

    “一,二,三,嘿哟!”

    火炮太重,申耀奋力的喊着号子,可炮车移动的速度却让他心急如焚。

    若是敌军反扑,没有火炮的掩护,火枪兵们很难做到完全封锁防线。

    孙越带着骑兵从两侧冲了过去,可却没想着来帮一把。

    “加把劲!”

    申耀在前面奋力的拉着绳子,突然感到肩上一轻,他心中大喜,回头一看,只看到乌压压的一片人头。

    民夫怎么上来了?

    被征发的民夫历来都只听从命令,若是没有命令,你别想让他们多动一下。

    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个皮肤黝黑的民夫喜悦的道:“大人,咱们胜了呀!”

    胜利最能赢得荣耀感和认同感!

    那些民夫分为两帮人,一帮人帮着推运火炮,一帮人去前方搬尸骸。

    “嘿哟!嘿哟!嘿哟!”

    人多力量大,原先沉重的炮车变得轻盈起来,一鼓作气的冲过了山口,然后前拉后推的,慢慢的上了山顶。

    山顶有一片还算是平整的草地,申耀回头准备夸赞那些民夫们,突然一个激灵,猛地回身往前跑去。

    追击的聚宝山卫都在山顶站着,目光向下……

    “哟呵……”

    山下,密密麻麻的全是骑兵,被围在最中间的那一群人格外的醒目。

    申耀放眼看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个乖乖!这得有好几万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