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4章 接触战
    感谢书友:“全民闹书荒”的万赏!

    ……

    野狐岭,一阵狂风吹过,人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大风吹走。

    山坡上依然有烟火,一个烽火台被烟火熏得黑不溜秋的,只是里面的明军早就跑了。

    三百多骑兵正站在高处俯瞰,不时指指点点的。

    时至午后,骑兵们下马吃干粮,顺便喂马,看着懒洋洋的,直到有人指着前方喊了一声。

    “敌袭……”

    马上这些鞑靼骑兵就从地上弹起来,纷纷向山口那边看去。

    一个,两个……

    一排,两排……

    大明的军服晃晕了人眼,一个鞑靼人喊道:“吹号!吹号!”

    号角声不但让远处的鞑靼骑兵们蜂拥而来,也让冲出来的大明骑兵加快了速度。

    “最少一千人!”

    目前冲出来的骑兵已经有一千了,可后续还在源源不断。

    “杀!”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可说的,哪怕是人少,可却无人敢逃。若是溃逃,阿鲁台不但会砍掉他们的脑袋,而且连家人都会被罚为奴隶。

    于是鞑靼骑兵们纷纷从山坡上倾泻而下。

    闷雷般的马蹄声让人心中振奋,可对面的明军却不忧反喜,一声令下,纷纷拔出长刀,刀指敌人。

    “杀!”

    孙越看到居然只有三百多敌人,不禁大喜,摇动着长刀喊道:“不要逃了一个!”

    谁都想让战场对自己单方面透明,所以斥候战从来都是伤亡率最高的小规模战斗。

    很快,双方就接近了,那些鞑靼人龇牙咧嘴的吼叫着,身上有甲衣的不过十多人,但兵器很齐整,都是长刀,大明制式的长刀。

    这就是以前商人和边墙将领勾结一气,走私塞外的‘战果’。

    “有两千人了!”

    冲击途中,有鞑靼人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顿时心中冰凉!

    “杀了他!”

    带队的鞑靼人深知士气不可泄,就果断在双方碰撞前灭掉这等胆小鬼。

    刀光一闪,这个可能会在碰撞之后第一个逃跑的鞑靼人的人头落地,随即被马蹄踩成烂泥。

    “杀!”

    双方旋即碰撞在一起。

    孙越挥刀,铛的一声之后,他大喝一声,连人带刀把自己的对手劈下马去。

    马蹄踩过,落地的鞑靼人刚伸出双手,就被马蹄踩在胸膛上。

    咔嚓!

    孙越知道现在要争取的是时间,为后续的聚宝山卫争夺制高点。

    “杀!”

    闪身避过一刀,对面的鞑靼人嘴里一个蛀坏的牙齿都清晰可见时,孙越挥刀。

    虽然不是百炼刀,可借助着马势,孙越只觉得手中微微受力,旋即人头就落在了他的身后。

    不过是一个冲击,孙越就冲透了敌军阵型。他不作停留,率领麾下朝着山顶冲去。

    而在他的身后,仅存的一百多敌军瞬间就被大批的骑兵淹没了。

    当冲到山顶时,心中刚松了一下的孙越就听到了尖叫。

    “大人!敌军……”

    这声音尖利,如果是在往日,孙越一定会把这个会动摇军心的家伙给找出来,然后当场重责。

    可在看到远处那就像是云彩般朝着这边移动的人马后,孙越打个寒颤,咬牙道:“去!催促聚宝山卫跟上,就说……我孙越豁出去了,希望兴和伯不要枉费我部的牺牲,尽快赶到,守住这里!”

    前方的那团云彩就是鞑靼人的主力,久经战阵的孙越马上就判断出了人数。

    “告诉兴和伯,前方最少两万人!”

    阿鲁台果然是谨慎,居然放了两万人在左近,就是随时准备打援。

    按照大明的军律,上面令你部去解救兴和堡,你却因为敌势过大而逃跑,回去就准备掉脑袋吧。

    而且此时逃跑必然士气大跌,敌军只需紧跟不放,战果就会如同滚雪球般的,越来越大。

    溃兵本就是最好的前锋!

    谁敢说阿鲁台不懂兵法?

    两万匹马一起小跑,那动静真的是太大了。

    孙越看看左右,军士们都面色苍白,可却无人后退。

    这是必死之战!

    也是无法退却之战!

    “大人……”

    “谁在动摇军心!斩!”

    孙越没有回头,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表现出镇定,否则将会被敌军一波带走。

    “大人……”

    声音越来越近了,孙越神色森然,策马,握紧刀柄。

    原先掉队的五名骑兵正疯狂的打马上来,看样子是不准备留力了。

    在没有和敌军碰撞之前,要学会蓄养马力,否则冲阵时马力不续,那就是小说家说的:陷入阵中。

    孙越的眉心在跳动,一种猜测在胸中发酵着。

    那几人冲上来,为首的看到远处在缓慢接近的敌军就楞了一下,然后说道:“大人,聚宝山卫已经赶到,距离三里,殿下要求我部马上撤下来!”

    撤下去?

    孙越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军,咬牙道:“殿下可知敌军的规模?”

    尼玛!要是敌军从山顶居高临下的冲击下来,那还玩个屁啊!

    “知道。”

    这名军士比划道:“兴和伯令人登上了那座山,然后摇动旗号,说是这边遇敌了,而且应当不少于五千人。”

    望远镜孙越的脖子上就有一个,而且按照军令,若是有覆灭的危险,他必须要在自己身死之前毁掉它。

    那么就是看到了自己率军和刚才的敌人冲杀,而后又看到自己令麾下在山坡上列阵的场景,由此推断出是遇敌了,而且是己方无力歼灭的敌人。

    “退后!咱们撤回去!”

    既然方醒有安排,孙越当然要惜命。他回身看看已经距离三里不到的敌军,摇摇头道:“敌众我寡,天佑大明!”

    山坡上的大明骑兵潮水般的退了,山下的敌军明显的兴奋了不少,呼啸声震动山谷,摄人心魂。

    孙越带着麾下快速通过了山口,就看到正在原地休息的聚宝山卫,以及方醒和朱瞻基。

    “火炮!没有火炮怎么封锁山口?去!派人去帮忙!”

    方醒正在发火,驱赶着手下走回头路,去接应火炮。

    在这种地形下,哪怕是有高轮子,可火炮的移动速度让人绝望。

    先前为了抢速度,方醒就把火炮拉在了后面,现在麻烦来了。

    “殿下,敌军两万余人,一刻钟应当就能到山顶!”

    两万?

    山口不过是五十多米的宽度,而且还不平整,两侧是陡峭的山坡。

    五十多米的宽度,火枪能封锁住吗?

    下坡之后,骑兵的冲击力陡然增强,只要是火力松散一些,后果必然是灾难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