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2章 攻城
    开平距离兴和堡几百里地,远水解不了近渴。

    敌军有多少人?是主力还是偏师?谁是主将?

    带着这些疑问,方醒亲率两千骑兵前出野狐岭。

    一天的时间,方醒就到了新开口村。

    看到大军,村子里的百姓都蜂拥而出,追问着敌军的情况。

    这里背靠着野狐岭,残破的长城就是大明在野狐岭的防线。

    “都走了,昨日都上城墙去了。”

    一个瘸子走过来行礼后,麻木的道:“大人,那些城墙都不行了,若是敌人强攻,那点人守不住!”

    方醒看到他身穿军服,就说道:“无碍!此次本伯率军前来,后续还有大军,敌军过不来!大家且安生呆着吧。”

    由于方醒带来的是骑兵,所以村里的人以为是敌军突袭,人人都背着包袱,拖儿带女的,一副要逃跑的模样。

    “小的马彪见过伯爷。”

    瘸子突然行礼,方醒心中一动,问道:“你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瘸子说道:“在大明全部用火器的,听说只有聚宝山卫和朱雀卫,小的大胆猜测了一下。”

    方醒说道:“这样,我部今夜要驻扎于此,屋子就不用了,不过柴火在哪里砍?你们出几个人带路。”

    不要屋子?

    马彪愕然,方醒却没有了耐心,转身吩咐道:“马上去接应方五他们,遇敌记得发信号!”

    一千骑兵出发,方醒却忧心忡忡。

    村子里有个庙,里面供奉的东西方醒认不得,不过现在这里是他的驻地。

    ……

    半夜,方醒依然没睡,在看着地图,一遍遍的猜测着阿鲁台的用意。

    而此时在野狐岭附近的山脉上,方五正带着斥候摸了下去。

    “真特么的冷!”

    凭借着手中的利器红外望远镜,方五带着人一路避开了几处敌军的游骑,然后一路打马狂奔。

    ……

    天蒙蒙亮,方五远远的看见了兴和堡。

    “大人,全是敌人!”

    视线之内全是帐篷,星星点点的,把整个兴和堡包围在其中。

    “多少人?”

    方五边看边问,他主要是在关注兴和堡是否失守。

    这是个麻烦的活计,斥候们必须要观察敌军是否在上演‘空城计’。

    半个时辰之后,当方五确定兴和堡还在大明的手中时,结果出来了。

    “大人,五万人上下。”

    方五的手一松,望远镜往下掉落,最后被挂在脖子上的绳子给拉住了。

    “我们等等。”

    方五率先坐下,然后取出干粮和饮水沉默的吃着。

    大家都知道他在等什么,没人说话,树林中只有咀嚼的声音。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大人,敌军动了!”

    方五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抄起望远镜看去。

    视线内,敌军在聚集,然后一小队一小队的冲向兴和堡,但堡内却没有放箭。

    “希望他们能坚持住,我们马上回去!”

    就在方五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兴和堡的城墙上,张羽面色铁青的看着下方的敌人策马冲来,然后张弓。

    “举盾……”

    赵信榜高声喊道,顿时城头全是盾牌。

    “嘭!”

    一蓬箭雨从城下升起,升到最高点后,又狠狠的砸了下来。

    于三火躲在盾牌下面,听着头上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过,就猛的放开盾牌,一下子就探头出去。

    “玛德!咱们刚换防到兴和堡就遇到这事,大人,回头建座庙吧?咱们烧烧香!”

    有经验的将领都知道,这种时候敌军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进攻,或是继续用箭雨压制城头。

    城下,刚才放箭压制的这队敌军指着城头嬉笑,旋即策马回去。

    没有进攻,没有继续压制。

    于三火擦去肥脸上的油汗,冲着不远处的张羽喊道:“大人,还是这个套路!肯定是打援!”

    张羽定定的看着远处,那里有一群人,正在马上看着这边。

    阿鲁台肯定在那里!

    张羽回身吩咐道:“叫弟兄们准备好,还有城中的丁口也准备好,告诉他们,一旦城破,他们要么会被掳去做奴隶,要么阿鲁台会为了鼓舞士气,杀光所有人!”

    为何要鼓舞士气?

    城头一片寂静!

    只有在还要继续进攻的情况下才会用屠城来鼓舞士气!

    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左边,那边就是野狐岭!

    只要突破野狐岭一线,万全都司不具备阻拦阿鲁台大军的能力,整个宣府将会坚壁清野,烽火将会一路点燃到北平。

    战争,开始了!

    我该怎么办?

    张羽低头沉思着,投降是不可能的!

    那么……

    张羽抬头,瞳孔才刚映入那群疾驰过来的敌军,赵信榜就嘶吼道:“敌袭……”

    伴随着这声嘶吼,号角长鸣,一队队骑兵轮流冲上来用弓箭压制城头,随即几千敌军扛着云梯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

    “嘭!”

    无数弓弦松开,箭雨乌云般的笼罩了城头。

    箭雨太过密集,以至于盾牌也有疏漏之处,顿时惨叫声震动着本就慌乱的心。

    张羽冒险用盾牌顶在头上往下看,当那些步卒冲到近前时,他看到了那些半数没有披甲的敌军,猛地喊道:“有瓦剌人……弓箭手!弓箭手!”

    “嘭!”

    城头后面些的弓箭手们不用瞄准,按照早就烂熟于心的坐标放箭。

    城头的箭雨落在人潮中,仿佛是大海中激起了一个小浪花,旋即恢复原状。

    “金汁……”

    于三火的肥脸上全是汗水,他咆哮着,身形矫健的穿梭于人群中,直至看到那十多口大锅。喊道:“准备……”

    大锅里配方复杂的金汁在这几日早就煮了无数次,然后又加水继续保持沸腾状态,堪称是‘老汤中的老汤’。

    一个个勺子伸进去,舀出那颜色同样古怪、味道更是古怪的粘稠液体,然后靠近城墙。

    而赵信榜也已经组织起了刀盾兵,他们将是城头防御的主力。

    在后面一点,几队长枪兵正在待命,若是敌人突破墙头,他们的任务就是反突击,用长枪阵列把敌人赶下去。

    敌骑退去,张羽环顾身后,看到的是一张张严肃、害怕、惊惧……的脸。

    “弟兄们。”

    一架云梯正好架在张羽身后的城墙上,他拔出长刀喊道:“弟兄们,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朱棣亲自北征的消息还没传到兴和堡,绝望的张羽只能抱着同归于尽的信念拼一把。

    “倒下去!”

    一勺勺金汁顺着云梯倾泻下去,所到之处,就算是盔甲也不能阻挡。

    “啊……”

    云梯上的敌人滚葫芦般的落下去,随后的同袍们却没人去看他们一眼,继续向上攀附。

    沾上金汁,不管是什么部位,除非能马上削掉伤处,否则就可以当这人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