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11章 敌情
    感谢书友:“?飞花”的万赏!

    ……

    李嘉在书院的操练中名列中游,按照这个水平,他认为自己能胜任军士一职。

    从北平出发开始,第一天,他能感觉很轻松。

    ……

    今天是第三天,下午宿营,李嘉下马后撇着腿往方醒那边去。

    “斥候必须要提前赶到万全,然后马上侦探野狐岭一线敌情,若有发现,马上回报万全,同时让人回报主力。”

    方五点点头,说道:“老爷,小的带人去吧?”

    方醒犹豫了一下,“罢了,还是你亲自去我放心些,不过要注意,野狐岭那边地形险要,莫要被人给伏击了。”

    方五点点头,也不说宿营,马上带着斥候百户出发了。

    回过身,方醒看到李嘉走路的姿势就说道:“你是我的弟子,既然你主动请缨参加北征,多大的苦你也得受着,懂吗?”

    李嘉只觉得大腿内侧剧痛难忍,他强笑着点头道:“山长放心,弟子肯定能熬过去。”

    方醒点点头,然后就带着林群安等人去检查扎营的情况。

    “下一站咱们就能在城里住了,好歹能让弟兄们洗个澡。”

    “是啊,伯爷,那些民夫也得修整一二,好歹也得让他们……”

    李嘉艰难的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进了帐篷,他一下就倒在地上,嘴里轻嘶着,慢慢的脱裤子。

    把裤子从血肉上分离是个什么感觉?

    “嗷……”

    李嘉用力大了些,结果撕破了血痂,顿时忍不住低嚎起来。

    帐篷里又钻进来一个人,李嘉大汗淋漓的抬头一看,是方三。

    方三板着脸道:“老爷让我送来了药,你把裤子脱了。”

    李嘉愕然,随即想起刚才方醒的冷漠,不禁说道:“我给山长丢人了。”

    方三走过来,看着拉开的裤子,皱眉道:“你这个不能硬扯,我来……”

    血肉和布料粘在一起,硬撕肯定是自己找罪受。

    方三用消毒水倒下去,等血痂处软化后,慢慢的清理分开。

    消毒,敷药,包扎。

    处理好后,李嘉被方三扶着出去吃饭,正好遇到押送辎重入营的朱瞻基。

    “明日你坐车吧。”

    李嘉赶紧答应了,这不是倔强的时候,到时候要是病了,他只能留在某个城镇中养着,等养好后,估摸着战事都已经结束了。

    ……

    初秋的万全气候宜人,到了此地之后,方醒当即令全军修整三日。

    李嘉的腿伤已经完全结痂了,昨天就开始了脱痂。

    “痛不痛?”

    方三看着木讷,可这一路上李嘉亏得他照顾,才知道原来是个暖男。

    “多谢三哥,不疼了,就是有些痒。”

    李嘉走路还是有些不大灵活,方三也不扶他,两人慢慢的向着饭堂去了。

    如果说兴和堡是大明在草原上的桥头堡的话,那么万全就是大明在长城内的第一道防线。

    这个军事要地此时的气氛看着轻松而惬意。

    是啊,秋天来了,要收获了。

    几匹快马冲进来,马上的军士马鞭凌空一甩,炸响之后,街上的人都往两边躲避。

    快马冲过去,看那方向,分明就是指挥使衙门。

    快马一过,大街上又重归宁静。

    这里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北征已经开始了,信使的密度比平时起码大了三倍。

    “闪开!”

    刚恢复平静的万全城这下不淡定了,因为这批人马比较多,而且马上的军士都是满脸的风霜和急色。

    野狐岭就是一个风口,秋冬季经常走那边的,脸上弄不好都是小口子。

    可方三和李嘉看到后都是身体一震,赶紧去寻方醒。

    因为这批骑兵为首的就是方五!

    方醒和朱瞻基就在指挥使衙门里住着,指挥使尤车据说是在本地找了个寡妇做小妾,朱瞻基一来他就搬到那寡妇家去了。

    李家咬牙小跑着到了指挥使衙门,守门的军士认得方三,但却拦住了李嘉。

    “我是山长的学生。”

    李嘉以为这个身份能他进去,可守门的军士却摇头道:“你没有职务,明白吗?回去!否则以窥探军情论处,格杀勿论!”

    李嘉想起了方三的告诫军中无师徒,军中无兄弟!

    这是针对军纪而言!

    指挥使衙门的大堂里,朱瞻基端坐上首,方醒在左边第一位。

    气氛很压抑,来源于方五的禀告。

    “殿下,我们刚出野狐岭就遇到了敌军大队人马,敌众我寡,折损了三个兄弟,这才逃了回来。”

    方五回忆起那些蜂拥而至的敌人,脸上有惊色闪过,然后就是哀戚。

    “全靠着弟兄们的掩护,小的才看清了敌踪。”

    登高望远,手中还有望远镜,方五出敌意料的看到了异常。

    “多少人?”

    朱瞻基的头发还在滴水,刚才他在洗澡,听到有敌情就三两下冲了出来。

    水滴下去,朱瞻基却感觉不到任何不适。

    “殿下,在山谷之中数不清,视线之内全是敌人,是阿鲁台的人!”

    方五说完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野狐岭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其中一个兄弟本可以逃出来,可在当地百姓叫做黑风口的地方,被一阵风吹缓了马速,旋即被乱箭射死。

    朱瞻基霍然起身,命令道:“马上报与……再探!”

    方醒点点头道:“马上派人再去,此次隐蔽些,务必要查清楚敌军的情况。”

    朱瞻基把地图摊在桌子上看了看,说道:“野狐岭山脉险峻,居高临下,既然看到敌军,那兴和堡是否……”

    “不一定。”

    方醒起身道:“若是兴和堡覆灭,敌军要么撤军,要么就会趁势从野狐岭直扑过来,所以……兴和堡应当还在。”

    围点打援!

    这个念头瞬间在方醒的脑海中浮现,他咬牙道:“斥候马上出发,主力马上出发跟进,我们必须要缩短探知消息的距离,不能等了!”

    朱瞻基眯眼一瞬,也下了决断,“好,马上出发!”

    匆匆赶来的尤车听到敌军主力出现,顿时就急了。

    “殿下,应当马上向宣府告警,马上通知陛下,否则陛下那边出了开平,几百里地,不好回援啊!”

    朱瞻基看了他一眼,说道:“敌情未明,贸然报上去,只会影响皇爷爷的决断,不可取!”

    方醒没心思和他啰嗦,说道:“你这边加强戒备,派出斥候跟随我部行动,宣府那头也可以去报信了,就说遇到了大股敌军,不过不许夸大,否则影响了战局,你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