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09章 重出江湖
    感谢书友:“风清星稀月朗”的万赏!

    ……

    下面将是商讨进军路线的流程,朱棣一言而决。

    “大军出开平,寻求与敌军决战。”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定下了北征的方向。

    “高煦。”

    朱高煦还有些微醺,闻言赶紧出班,激动地道:“父皇,可是让儿臣打前锋吗?”

    朱棣看着这个满脸胡须的儿子,心中微软,说道:“你掌左哨。”

    不是前锋啊!

    不过在被闲置了多年后,这是朱高煦第一次得以出征,哪还会计较这些,那喜意谁都看得出。

    “谢父皇!”

    朱棣微微摇头,目光转动。

    “薛禄!”

    薛禄更是惊喜,急忙出班待命。

    “你掌右哨。”

    “谢陛下!”

    此时还不是明朝中后期,那时候出征是件苦差事,弄不好兵败身亡,还得要连累家人。

    可朱棣是谁?

    这位老大一征阿鲁台,大败之,令其称臣。二征马哈木,击溃,马哈木随后一蹶不振,被阿鲁台趁势击破,死于荒岛。

    跟着陛下有肉吃啊!

    只是方醒呢?

    按理前锋应当交给聚宝山卫才把稳。

    朱棣不管这些,说道:“张辅。”

    张辅深呼吸一下,出班。

    “你统帅中军,跟着朕。”

    张辅压住心情,应命回班。

    从交趾之后,张辅就一直被闲置,外界把朱棣的这个举措理解为是‘君臣相安’。

    你有大功,在军中有威望,咱们君臣为了能有始有终,你还是先休息吧。

    休息了几年,往日的征伐远去,终于到了张辅再次出征的时候了。

    朱棣随后安排了后军及辎重负责人,朱瞻基多半是要跟着去的。

    可我呢?

    方醒觉得自己被招来,肯定是要出征的,可老朱看样子都安排好了,哥呢?哥干啥?

    安排完了,朱棣刚想起身,然后又好像是忘记了什么似的说道:“还有方醒……”

    “陛下!”

    方醒出班,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幽怨的。

    老大,你翻牌子好歹要公平些啊!

    朱棣说道:“瞻基,你与方醒出野狐岭,到兴和、沙城一线侦探敌军,提防敌军声东击西,从兴和方向突入。”

    野狐岭是一个贯穿明朝的地名。

    明初大军出塞多走此处,等到土木堡之变时,包括后来蒙元人入侵大明,大多走的是野狐岭。

    所以兴和堡的位置很重要,要是被击破,敌军随即就能顺着野狐岭冲进大明,到那时……

    方醒失望了,他不想在兴和堡等着朱棣大捷的消息传来,那是一种煎熬。

    朱棣却没工夫去管他的情绪,起身道:“诸卿各自回去,马上准备。”

    此时最为强大的帝国大明帝国的战争机器就这样开动了!

    方醒出宫时,天已经黑了,可城中却多了许多火把灯笼。

    “兴和伯,等等本官!”

    夏元吉一路追出来,叫停了方醒后,气喘吁吁的道:“罢了,本来你坑了本官一把,这次遇刺就算是抵消了,你部的粮草到时候优先供给。”

    方醒不禁失笑道:“那便罢了,不过夏大人,多给些肉干和罐头。”

    夏元吉马上化身为夏老抠,板着脸道:“肉干就那么点,多给你了,其他人吃什么?”

    方醒摇摇头道:“不给就算了,我自己买!”

    夏元吉一听就急了,“你疯了?你买?那是想收买人心呢!罢了罢了,多给你三成!”

    ……

    回到家,把消息一透,张淑慧和小白就松了口气。

    “夫君,兴和堡若是按照以前的说法,那可是您的封地,也是土豆的封地。”

    张淑慧马上陷入到了土地情结之中,幻想着自家有一座小城,还有大片的土地。

    而小白却觉得吃亏了,嘟嘴道:“少爷,新丰在哪?”

    方醒赶紧平衡道:“那啥,在广东那边,是个好地方。”

    小白马上就喜滋滋的道:“那边听说有好些果子可以吃呢!”

    你就记着吃吧!

    既然去兴和只是戒备,于是家中一片欢腾,张淑慧小手一挥,吩咐花娘弄了一桌好菜,一家人聚餐。

    ……

    第二天早上,方醒还没起床,外面就有人求见。

    “山长,弟子想去北征!”

    李嘉很认真的说道。

    方醒忍住打哈欠的欲/望,皱眉道:“你不读书了?”

    李嘉说道:“山长,弟子读了,也自问刻苦,可天资终究平平,所以弟子想去从军!”

    李嘉想从军的事方醒早就知道了,他也不觉得军籍是个什么难事,迟早会被放开。

    只是……

    “你不后悔?”

    李嘉坚定的道:“弟子不后悔!”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等我和解先生商量一下再说。”

    等李嘉走后,方醒就去了书院。

    郎朗的读书声传了过来,可却感觉不到吵闹,反而有一种身在深山的静谧感。

    解缙慢条斯理的在泡茶,说话的语气也很平缓。

    “年轻人总是憧憬着去看看外面,老夫觉着不该阻拦,不过书院的学生们都是种子,舍不得啊!”

    方醒点点头,他不是不愿意让学生从军,只是这些种子在未来都有大用,舍不得啊!

    解缙把茶杯递过来,坐下后喝了一口,然后说道:“你不是主张开放吗?那就让他去试试,等北征回来后,若是他还想从军,那老夫也没二话说,任他去了就是。”

    方醒赞道:“还是您有办法,那就这样吧!”

    解缙打个哈哈道:“难得你这般恭谨,这是临走了担心书院吧。你放心,有老夫在,任谁都不敢造次,不然老夫这身骨头就卖给他了!”

    方醒起身,珍而重之的拱手道:“小子在外征战不敢懈怠,书院乃我科学一脉之传承重地,拜托解先生了。”

    解缙起身拱手道:“德华此行也要小心谨慎,草原异族爱行险,不可大意。”

    方醒躬身受教。

    ……

    聚宝山卫,王贺正跳脚指着吴跃喝骂。

    “老吴,卧槽尼玛!看看你干的好事!”

    王贺指着那一堆生锈的刺刀喝道:“聚宝山卫何时有生锈的东西了?啊?”

    你妹!

    吴跃有些理屈,所以只得陪个笑脸道:“老王,这不是前几日下雨的时候屋顶漏水了吗,说起来也是天灾啊!”

    王贺一听就怒了:“那漏水你们怎么没发现?你这是懒政!”

    “谁懒政了?”

    方醒晃悠着过来。

    军营中此时全是牛车马车,将士们正把物资往车上堆,民夫们却在边上打下手。

    “这些东西你们不知道轻重,有的东西必须要在上面,有的东西却可以堆在下面,再说卖卖力气也好,省得瞎想。”

    看到吴跃吃瘪,沈浩得意之余,就给那些惶恐的民夫们说了原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