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08章 北征!北征!北征!
    七具尸体摆在刑部,刑部上下却很轻松。

    “大人,这不关咱们的事吧?”

    吴中看着乌云那开始发青的脸,摇摇头道:“此事谁都没责任,只是陛下怕是要……”

    皇宫中,朱棣没发火,很冷静。

    “阿鲁台大胆包天,瓦剌也脱不了关系,准备吧!”

    朱棣一语道破了乌云在其中的作用,然后简单的下达了命令。

    目光环视,朱棣沉声道:“朕要一战击破草原异族之胆!”

    “北征!”朱棣咆哮道。

    谁反对?!

    目光扫过,杨荣出班躬身,然后抬头,朗声道:“陛下,瓦剌和鞑靼大胆妄为,如今我大明兵精粮足,臣请北征!”

    “臣请北征!”

    “臣请北征!”

    “……”

    宫门大开,一队队人马冲出去,守门的军士们竖立两旁,目光炽热。

    “北征!”

    朱棣的咆哮就是大明的意志,旋即京城的街道上就出现了传令的人马。

    “闪开!撞死你还得治你家人的罪!”

    一个文人呆呆的站在路中间看着奔来的骑兵,被一个进城卖柴的老汉拽了一把,这才躲过了随之而来的马鞭和马蹄。

    马蹄阵阵远去,文人呐呐的道:“这又是要打哪啊?穷兵黩武,大明经不起折腾啊!”

    那老汉刚才差点被马鞭抽到,看到自己救下的人口出不逊,就喝道:“你这读书人好不知礼,大明要打哪就打哪,你在背后酸溜溜的说什么呢?”

    文人喃喃的道:“兵戈不休,好战必亡啊!”

    老汉听到这话,有些懵懵懂懂的,不过知道不是好话,就挑起自己的柴,呸了一口道:“还是读书人呢!连救命恩人都不知道谢一下,我呸!”

    “征战不休,征战不休……”

    ……

    聚宝山卫,此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林群安正和王贺在弄一条肥蛇,准备开荤。

    “老林,晚上你可不许抢,玛德!上次一条蛇咱家只吃到了一块!”

    林群安得意的道:“谁让你手慢的!那些崽子们可不是善茬,见到肉可不会管你是不是监军!”

    “哔哔哔!”

    营门处突然传来尖利的哨声,林群安霍然起身,喝道:“集合……”

    周围三三两两在休息的将士们展现了聚宝山卫的操练水平。

    等两名骑兵打马冲到营外时,聚宝山卫已经集结完毕,正向着营门处逼近。

    两名骑兵冲到营门前,看到走来的林群安,就厉喝道:“陛下有令,北征!”

    旋即两人策过马头,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

    林群安一愣,王贺已经激动的拍打着他的肩膀道:“北征!听到没有?陛下要北征了!而且有咱们聚宝山卫!”

    林群安同样是激动不已,回身挥拳喊道:“弟兄们,北征!”

    回应他的是一片拳头。

    “北征!北征!北征!”

    玄武卫,刚结束操练的营地里一片哀嚎,不是揉腿叫酸痛,就是双手下垂,说自己的手抬不起来。

    陈德站在前方,目光坚毅的道:“据说聚宝山卫的操练比咱们的要多不少,为何别人都不叫苦?本官看都是惯出来的!去!让他们列阵!”

    歪歪斜斜的阵列让陈德皱眉不已,他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等这般叫苦,何日才能……”

    “大人,宫中来人了!”

    陈德的讲话被打断了,他小跑着到了营门,两名骑兵厉喝道:“陛下有令,北征!”

    “北征……”

    ……

    得知消息的宋建然在等待着命令,甚至还让朱雀卫的人马集结,等待着……

    可一直等到天边晚霞漫天,他只等来了一个消息。

    “你部留守京城,听从太子殿下之令。”

    失落,宋建然失落,朱雀卫失落。

    在这个时候要想夺取功勋,就必须要上战场。

    ……

    朱高煦把丹药交给了御医就没事了,后来听说宫中居然炼丹,出于对方醒的信任,他就进宫劝朱棣不要相信这些东西,却被喝骂了出来。

    在家的日子是无聊的,兵书编了好几年,修改了多次,可朱高煦却认为不合时宜。

    “聚宝山卫作战都不靠这些,火器凶猛,隔着老远,还不到弓箭的射程就被人打死了,这还编个屁的兵书啊!”

    常建勋苦着脸道:“殿下,聚宝山卫还有那个火炮呢!还没见到人就被铁弹给打成了肉糜。”

    朱高煦看着手中的兵书,猛地几把撕碎了,常建勋心中暗喜,他已经被朱高煦的兵书给折腾的要疯了。

    你是猛将而不是智将,编出来的兵书谁敢学?

    “不编了!喝酒!”

    朱高煦怒火冲天,等酒菜摆好,一个人就喝的醉醺醺的。

    一人喝酒最为孤独,可朱高煦早已习惯了,倒也自得其乐。

    “殿下,宫中来人了。”

    ……

    重臣们都已经来了,朱棣的身后挂上了一幅大地图,草原的位置上多了两个大红点。

    看了方醒一眼,朱棣说道:“瓦剌和鞑靼联手行刺,这只是开端,若是兴和伯一家死于山林,谁会知道?其后必然是继续行刺,这是想剪除自己的对手,并让大明内部混乱!那个该死的女人!”

    事情在锦衣卫和东厂的联手调查下很快就清楚了。

    孙祥说道:“乌云在北平一直在查大明的情况,包括各位大人也是她调查的重点。在对使团人员讯问之后,他们交代,本来乌云就联络了潜入大明的瓦剌人,这批人都躲在山里,人数约为三十,他们的目标……”

    “他们的目标最先是最近时常到大市场的夏大人,只是兴和伯突然出城打乱了他们的阵脚,最后临时决定先杀兴和伯。”

    孙祥看了方醒一眼道:“只是不知道那些刺客为何会杀了乌云两人。”

    死无对证,只有方醒是目击者。

    方醒说道:“当时乌云看到出来的那五名刺客,就有些惊慌,而她的同伴也死于那些刺客之手。所以臣判断应当不是事先安排好的人。这女人相当的机警,可惜身手却是平常。”

    方醒很坦然:“臣确实有救回乌云的机会,不过那些刺客的暗器威力巨大,臣不愿意为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外人而冒险。”

    在朱棣看来,这个不是重点,方醒也没有灭口乌云的动机。

    “剩下的刺客必须尽快找到,死活不论!”

    孙祥领命出去,朱棣的眼中闪动着寒光,环视群臣道:“粮草早就准备好了,朕此次只带十万人,民夫可以减少许多,各部稍后回去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