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05章 世界之王的野望
    朱棣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袭爵后不思进取,整日飞鹰走马,堪称勋戚中的败类!”

    荣昌伯李智跪在地上,脸上还带着女人的口脂,瑟瑟发抖。先前东厂的人直接破门而去,把他从女人的身上给绑到了这里。

    朱棣冷哼道:“海外有国不服王化,你可能征伐?”

    李智狂喜的抬头道:“陛下,臣愿去,臣愿去!”

    朱棣凝视着李智,面带不屑的道:“就你?朕此刻最后悔的就是放纵了你等,从国之功臣变成了蛀虫!纨绔!废物!”

    “废物!”

    “呯!”

    镇纸不出预料的落地破碎,大太监面不改色的站着,只等朱棣发飙完毕就叫人收拾。

    朱棣起身道:“拿了荣昌伯的铁劵!”

    李智一听就软在地上,喊道:“陛下饶命!”

    朱棣拂袖道:“你的命朕不屑去拿,滚!”

    “陛下!臣……”

    “滚!”

    朱棣四处寻索着,然后直奔那个烛台,吓得李智爬起来就跑。

    哦不!应该是滚!

    还没跑到门外,李智就在慌乱中摔了一跤,可他不敢停,就这样翻滚着到了门边,一个翻身就出去了。

    “废物!”

    朱棣恨恨的道,然后吩咐大太监:“宝船要抓紧修理,还有,多打造些船只……叫郑和来!”

    郑和匆匆而来,地上的碎屑已经没有了。

    “陛下,还要打造宝船吗?记得几年前夏大人可是死谏来着,臣怕他们还会来一出啊!”

    朱棣冷笑道:“当年夏元吉那算什么死谏?不过是用绝食来逼迫朕罢了。如今大明国库充裕,造些船算什么?你派人去金陵监工,另外……那些工匠们的钱粮也提一提!”

    郑和大喜,就问道:“陛下,此事可能要一两年,臣必然是要去的,只是……”

    朱棣知道郑和是担心后期朝中的压力太大,到时候自己放弃南海攻略,就说道:

    “兴和伯一直在朝中鼓动控制南边的要害,特别是那个什么海峡,说控制住了,那片海就是大明的澡盆子。”

    郑和一听忍不住振眉道:“陛下,兴和伯此言不错!若是能控制住那道海峡,那片海就是大明的澡盆子!不管什么都是大明的!”

    朱棣点头道:“可是旧港和满剌加吗?”

    郑和不奇怪朱棣为何会知道的那么详细,他说道:“陛下……”

    朱棣难得的露出了微笑,随手在虚空中画了一条弧线。

    “吕宋,渤泥,爪哇,苏门答腊……”

    朱棣的气势恢宏,轻蔑的道:“若是臣服于大明也就罢了,可如今看来,都心思不纯,旧港,要地也!岂可让于人?且等下次出海时,杀只鸡给那些人看看!”

    郑和大声应诺,喜不自禁的告辞。

    朱棣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俾睨的道:“朕要的不止这些!”

    ……

    “我要的不止这些!”

    这是一份表格,上面记录着科学的教科书在大明各地的发行量。

    俞佳无奈的道:“兴和伯,殿下也只要来了这些。”

    方醒的眼中微亮,说道:“我想要的是科学子弟出仕的人数,哪怕只是小吏!”

    大明目前依然缺官,特别是在朱棣去年没开会试的情况下。

    记得去年朱棣没开会试,朝中文官们的奏章差不多淹没了他的寝宫,可这位老大真心的牛比。

    不解释!不接受建议!

    朕今年不想开!

    俞佳苦着脸道:“兴和伯,若是想知道这些事,要么是吏部下文清查,要么就是锦衣卫和东厂暗查,可这些咱们都不挨边啊!”

    方醒点点头:“是了,我急躁了些,辛苦你了。”

    不管是吏部还是锦衣卫和东厂,都不是目前的朱瞻基所能调动的。

    俞佳有些受宠若惊的告辞了,等到了太孙府,正好朱瞻基准备出去,他赶紧把方醒的话说了。

    朱瞻基一身劲装,闻言就笑道:“兴和伯巴不得明日那些自学了科学的子弟都能出来做事,可惜却有些奢望了,儒……罢了,此事你且小心些,莫要外泄。”

    俞佳恭送朱瞻基出门,回头看着太孙府的大门,心中忧郁。

    儒家怎会坐视这一切的发生啊!

    到时候难免又是一场不见硝烟的征战!

    ……

    校场内,朱棣已经先到了,朱瞻基下马上了台子请罪。

    “起来!”

    朱棣看着雄姿英发的朱瞻基,那喜色当真是从内而发,让他身边的黄俨几乎把头都要埋到了胸口上。

    朱瞻基起身,走到朱棣的身边,看着下方都已经穿戴着半身甲的将士,问道:“皇爷爷,可是都挑好了吗?”

    朱棣点点头道:“对,这就是玄武卫,以后两卫的兵力。你记住了,不管天塌地陷,至少要留一卫在京城。”

    这话里的味道不好,但朱瞻基却认同道:“是,保存自身才是第一位的。”

    你连自己都保不住,那什么都别说了,大家洗洗睡吧。

    这时外面来了几百名军士,朱瞻基一看就知道是朱雀卫。

    朱棣也看到了,他低声道:“要想保全臣子,那就得有张有弛,陈桥驿的黄袍加身虽说不过是赵匡胤的托词,可却值得重视。”

    对于皇家来说,什么黄袍加身纯属笑谈。

    随后就是朱雀卫的人在操练新人,朱瞻基看的有些乏味,可却不能离开。

    ……

    而就在此时,张辅和孟瑛难得的联袂来到方家。

    书房里,方醒令人摆了果盘,然后掀开角落里那个大沙盘。

    孟瑛手持长鞭,指着北方道:“瓦剌与阿鲁台目前大约是在相望,这也是兴和伯你的功劳。”

    孟瑛在功劳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张辅担心方醒会反唇相讥,就说道:“你在兴和堡夜袭阿鲁台的精锐,一战全灭,而后又转战朵颜三卫,同样是一战而灭,这让北边的那些势力悚然而惊,于是就开始眉来眼去,否则此时草原上已经是遍地烽烟。”

    方醒没有驳斥什么,只是指着西北方向说道:“草原上的势力难道还能打破大明的边墙?咱们只等着时机,到时候一举灭了那两家,然后挥师西北。”

    “当年帖木儿曾经野望大明,今日虽然他的后人口头称臣,可这哪里够!咱们应当把那边拿下来,再过去……”

    沙盘上也就是在中亚之后就没有了,方醒说道:“再过去就是那些白皮肤的家伙,据那些水手说,他们正在弄什么革新,目标就是大海。咱们水陆并进,横扫那片地方,到时候……”

    方醒蛊惑着道:“到时候大明就是世界之王!”

    再过去就是黑金之地啊!也是大明称之为波斯的地方。

    拿下了那里,额滴神!方醒觉得大明想不当世界之王都不现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