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02章 你的心肠不够狠
    朱瞻基也听到了这个歌声,他的神色变得开朗起来,脚步轻快。

    前方是一座亭子,转过去就是孙氏的住所。

    可刚走到亭子边,前方出现了俞佳。

    “殿下,兴和伯来了,看样子好像是喝醉了。”

    朱瞻基毫不犹豫的往左边转过去,身后跟着的青衣丫鬟一怔,追出一步。

    俞佳回身冷冷的冲着她低声道:“殿下有事,莫要不知高低!”

    青衣丫鬟退后一步,不敢再去,俞佳这才冷哼一声,赶紧追了过去。

    青衣丫鬟咬着下唇,脚步匆匆的去了。

    作为朱瞻基身边的太监,俞佳虽说不能决定后院女人的生死,可暗地里下几个绊子却轻松写意。

    到了前院,朱瞻基看到方醒站在外面,负手看着水池里的假山,身形有些摇晃。

    “德华兄。”

    方醒转身,打个嗝道:“喝多了,不想回家,你且找个地方让我歇息歇息。”

    朱瞻基看到方醒走动间脚步不乱,就说道:“到书房坐坐吧,喝点醒酒茶。”

    “行。”

    ……

    到了书房,两杯醒酒茶下肚,方醒抬眼问道:“你去看过斩首没有?”

    朱瞻基摇摇头道:“没有,只有在战阵上才见到过。”

    “那你没吐吧?”

    朱瞻基诧异的道:“除去第一次北征时有些恶心之外,再没想吐过。”

    “我吐了。”

    方醒的身体抖动一下,自嘲道:“我虽非猛将,可好歹也曾手刃不少敌人,那时根本就没吐,更别提什么恶心!可今日就吐了。”

    方醒眼神茫然的道:“这还只是目睹了斩首,我那时可是亲自动手啊!那人头就飞起来,和鲜血一起扑到我的脸上,我都没吐,可今日就吐了……呕!”

    瞬间俞佳就眼疾手快的提着一个敞口花瓶过来。

    “呕!”

    ……

    稍后,方醒就躺在书房里的软塌上呼呼大睡,朱瞻基指指外面,俞佳就给香炉里加了一把香料,然后跟着出去。

    到了外面,朱瞻基略一思忖,就吩咐道:“令人去方家传话,就说兴和伯在我这里喝酒。”

    贾全懂了,就找了一个侍卫去传话。

    朱瞻基令人看好方醒,他自己进了宫。

    ……

    “怎么?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听完朱瞻基的话,朱棣摇摇头道:“那竖子的心肠还是不够狠啊!”

    朱瞻基有些懵,就问道:“皇爷爷,兴和伯喝酒很少会吐的,而且他还是和夏元吉一起喝的酒,应该没多少。孙儿来之前问过,夏元吉已经在户部理事了。”

    朱棣失笑道:“朕年轻时曾经目睹斩首,然后吐了。其后封在北平,经常出征草原。犹记得第一次杀敌,鲜血漫天,只觉得眼前全是红色,可如何?没吐,甚至连恶心都没有,反而是杀意沸腾!”

    朱瞻基若有所思的道:“皇爷爷,难道这就是……内外之别吗?”

    朱棣点头道:“正是,看到大明人被斩首,那感觉很奇怪,所以会觉得恶心。可杀敌时,却是有念头在里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是不杀,他们休养生息之后就会再次光临大明,到时候就是生灵涂炭。”

    “是了。”

    朱瞻基有些悟了:“皇爷爷,那就是信念,保护大明不被异族的马蹄践踏的信念,有了这个信念,鲜血和杀戮并不算是什么。”

    朱棣把朱笔一搁,起身道:“心肠太狠的人,每每遇到关键时刻,他们就会选择对自身最有利的方向,这一点你不可不查。”

    朱瞻基举一反三的道:“心肠太狠,那就没了心,没心的人自然没有方向,不过还得看是为何,比如说将士沙场征战多年,目睹无数的杀戮,那心肠早就成了铁石,此时只有家人才能抚慰。”

    朱棣满意的点点头:“你能懂这些再好不过,下面的臣子都是一副忠心面孔,可内里的东西却得要靠你自己去揣摩。”

    朱瞻基笑了笑,显得英姿勃发:“皇爷爷,只要大势在我,任他折腾,不过是反手覆灭罢了!”

    “你倒是懂了!”

    朱棣佯怒道:“这可是在玩火,不小心会把你自己给烧死!”

    朱瞻基说道:“皇爷爷,孙儿知道,不可姑息,不可放纵,否则就如那前唐一般,后期虽有振作之机,可却无再造山河之勇气,最后难免昙花一现,随即覆灭。”

    ……

    西市的一场杀戮废掉了两个刽子手,据说是回到家就疯了。坊间传闻是杀戮过甚,导致阴魂附体。

    而去旁观了这场杀戮的官员当天就病倒了十多人,御医忙的不亦乐乎。

    这是几位学士集体向朱棣请得的恩旨,否则小官哪有请御医的资格!

    “陛下发火了!说那些人是心虚,必然有情弊!要锦衣卫和东厂联手去查!”

    陈潇正好随同袁弥进宫汇报事情,得以听了个大概。

    “杨荣马上出班,啧啧!果真是大臣,马上弹劾吏部和户部,说吏部荒唐,国子监出来的学生居然敢直接任职知府,也有人去任职小吏,纯属蛇鼠一窝。”

    呃……

    杨荣这一招是在分散朱棣的怒火,否则一场大扫除下来,朝中不知道要少多少人。

    “那户部呢?”

    对于吏部方醒没啥想说的,这种一出国子监就任职一方主官的风气是朱元璋开的头。那时候缺乏官吏,在国子监学几年出去就是高官。

    陈潇看着瘦了一点,脸和手有些黑,看来这段时间没少受苦。

    “杨大人弹劾户部收取赋税时厚此薄彼,有的地方两三年没缴纳赋税了,可户部却不闻不问,还借此派出官吏下去催收,结果官吏几年不归,在下面贪财好色,鱼肉地方。”

    呃……

    “杨荣这是疯了?一下子就冲着两个大部开火!”

    吏部和户部可是最有实权的部门,杨荣这是什么意思?

    ……

    “投名状!”

    解缙很轻松的就解开了方醒心中的疑惑。

    老解的脸上有一道抓痕,方醒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解缙自豪的道:“是悠悠抓的,小家伙劲挺大的。”

    解缙摸摸脸上的细微抓痕,得意的道:“杨荣在饱受煎熬,在陛下对百官不满的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所以说那个位置不是那么好坐的,当年老夫就是例子。”

    方醒敢打赌,杨荣已经揪着这些罪证很久了,一直在等着机会发动进攻。

    而此次提前把这些弹药倾泻出来,杨荣估摸着要心痛了。

    方醒眼睛一亮,他记得以后的辅臣好像都身兼部职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