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9章 刺客,好汉
    洪健一愣,然后看看左右,一脸毅色的道:“方贼,你兴杂学,操弄奇技淫巧,罪行罄竹难书,今日我洪健要为民除害!杀!”

    说完,洪健就双手握着剑柄,小碎步疾行而来。

    “大胆!”

    辛老七飞身下马,就这么赤手空拳迎上去。

    洪健看到方醒不下马,而是辛老七过来,不禁悲愤的喊道:“方贼,你愧为名将!”

    方醒淡淡的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和本伯动手,你这等傻子,不配!”

    洪健脚步一滞,可辛老七却狞笑着大步上前。

    “啊……”

    众目睽睽之下,洪健没有逃,而是奋力的一剑劈来。

    “剑是刺!哎!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连剑都握不住。”

    方醒看到洪健出剑无力,不禁摇摇头。

    辛老七也不闪避,直接伸手一掌劈在木剑的剑脊上。

    木剑落地,辛老七劈手抓住洪健的衣襟,反手摔在地上。

    “啊……”

    洪健何曾被这般粗暴的对待过,他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

    “闪开闪开!”

    正如同以后的电影一般,五城兵马司的人在此时出现了,恶声恶气的驱赶着堵在两头的围观者。

    洪健一身白衣飘飘,此时在地上翻滚成了灰衣,他看到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突然喊道:“杀方贼!杀方贼!”

    五城兵马司的人先看到坐在马背上的方醒,才看到了在地上嘶吼的洪健。

    尼玛!大白天的你穿一身白衣出来,这是给谁戴孝呢?!

    “拿下!”

    如果是大理寺,或是刑部的人,或许会问问缘由,可五城兵马司的人负责的是治安,而不是破案。

    于是洪健就惨了,被两名军士按在地上,旋即被绳子牢牢绑住拎了起来。

    “伯爷,敢问此人可是当街行刺吗?”

    五城兵马司的人很会做人,话里话外都把洪健钉死在了刺客的身份上。

    方醒微微颔首道:“此人当街阻拦本伯,言语间杀气腾腾,在场的人皆可作证,此事本伯就不管了,劳烦各位。”

    五城兵马司的人受宠若惊的道:“不敢不敢,伯爷放心,小的马上带回去讯问。只是敢问伯爷,此人可是和您有仇吗?”

    “无仇,不,兴许有些。”

    方醒看了一眼围观者们,稍微提高了些嗓门。

    “有人说本伯挖了圣人家的墙角,这是污蔑!这是一小撮别有用心者散播的谣言,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怂恿某些傻子来干傻事。”

    方醒的否认谁也无法指责你说我挖了圣人府的墙角,证据何在?

    虽千万人吾往矣,这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很可贵,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要去坚持,那不是可贵,而是可笑。

    “学生这是为民除害!”

    洪江还在叫嚣着,方醒冷笑道:“我害了谁?说说,我害了谁?”

    大家仔细一想,尼玛!人兴和伯哪里害过人!

    “兴和伯弄出来的土豆可是让大家都能吃饱饭!”有人喊了一嗓子。

    方醒说道:“别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民除害,不知廉耻的东西!你等坐在家中,田地大宅美婢,这些从何而来?不过是民脂民膏而已,也配称为民除害?”

    洪健还想驳斥,被一名军士掏出一块土布塞进了嘴里。他呜咽着,两眼喷火般的盯着方醒。

    天气很热,方醒没耐性盘恒,就说道:“你口口声声要杀本伯,可拿的却是木剑,这是为何?不过是为了不被治罪罢了,你等首鼠两端的秉性本伯深知,下次要来也罢,最少拿了真刀真枪来,本伯自然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名将!”

    洪健身穿白衣,这是在打悲情牌,而手持木剑,这是在规避律法。

    两者相加,所谓的长街行刺不过是一场秀而已。

    一场个人秀!

    这时候还没有为了成名而采取‘求皇帝打板子’的先例,所以洪健的作法还算是新奇,想必今日之后就能成名。

    ……

    “德华兄,这也太……”

    朱瞻基赶到方家时,正好看到方醒在用鸡蛋滚眼眶。

    方醒嘴里轻嘶,随口道:“求名罢了,我成全他。你说说,他若是真想杀我,为何不藏于左近,寻机而发?反而像是个傻缺般的拦在路上!”

    朱瞻基无语,等方醒把鸡蛋拿开,看到眼眶微青,就怒道:“这可是那人伤到的吗?”

    方醒无奈道:“不是,是平安,昨日你不是看到了吗?只是今日看着就有些醒目了。”

    “哈哈哈哈!”

    昨天方醒说是自己撞的,今天终于是坦白了。

    朱瞻基闻言不禁捧腹大笑,然后急切的道:“快把平安抱过来,让我看看是否有武将的天赋。”

    “没有。”

    方醒断然否定道,但还是叫人去把平安抱出来。

    ……

    邓嬷嬷抱着平安有些不安,刚才她听传话的人说太孙好像要平安练武。

    平安却挣扎着下了地,一双黝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朱瞻基,表情严肃,小眉头还皱的紧紧的。

    朱瞻基也板着脸,两人对视,平安竟然不怕,只是那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

    “罢了!是条好汉!哈哈哈哈!”

    朱瞻基大笑着去摸平安的脸蛋,可平安却转过脸,避开了他的抚摸。

    邓嬷嬷心中惶恐,福身道:“殿下恕罪,平安少爷只是有些倔。”

    朱瞻基笑道:“无碍,带回去吧。”

    等平安走后,朱瞻基说道:“皇爷爷令户部把方家在玻璃生意中的分成提出来,今日就结算。”

    方醒正在喝凉茶,闻言肩膀微动,然后问道:“陛下这是何意?”

    朱瞻基皱眉道:“说来也是自作孽,皇爷爷本对曲阜那边就不满,可在此事中,百官人人维护那边,皇爷爷恼怒了。”

    “哦!”

    方醒闭上眼,喃喃的道:“陛下这个信号可不讨好啊!他们不敢对陛下发难,以后难免会把恨意转到你的身上,你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后悔了?”

    朱瞻基微笑道:“后悔什么?若是我埋首于经史中,不过是重复过往之事。盛极而衰,这个道理小弟是知道的。若不是开了眼界,怎会知道生产力才是长盛不衰的真谛?怎会知道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是哪些人?”

    听到这番话,方醒的心情激荡,真想仰头长啸。

    “这很好,你记住了,没有哪家之言是绝对正确的,为君者当放眼四方,吸纳有助于提高自身的学识,包括儒学,其中就有不少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地方。”

    方醒有些踌躇满志的道:“真想看看你登基之后的盛况啊!”

    朱瞻基苦笑道:“德华兄,等到那时,你我怕是都不得清静啊!”

    方醒振眉道:“那又有何妨,到时候你且高居御座,统御四方,我去和他们撕比!”

    撕比?

    朱瞻基不解的看着方醒。

    “斗!咱们要斗!”

    方醒神采飞扬的道:“从古至今,就没有一项改革是能轻松进行的,咱们不要怕斗,只要不内乱,大明的未来可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