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6章 雄主上课
    感谢书友“赫莱森斯卡雷特”的万赏!

    ……

    朱棣就像是一头雄狮,盘踞在乾清宫中。他的眼神,他的话语,他的愤怒,都是触须,一点一滴的把大明的信息收拢回来。

    乾清宫里还残留着些许油漆的味道,朱棣把奏章放下,起身下去溜圈。

    黄俨请了病假,就大太监在,他瞥了一眼,发现朱棣好像是心情不错。

    朱棣转了几圈,突然问道:“赵王最近在忙些什么?”

    大太监瞬间做出反应:“陛下,赵王殿下最近多在府中,只是前几日赵王府中差点淹死了两个侍妾。”

    朱棣不置可否的继续转圈,再次问道:“汉王呢?他最近在忙什么?”

    “汉王殿下最近有些沉迷于道家的丹药,说是要修心养性。”

    “愚蠢!”

    朱棣想起了自己差点儿陷入到长生不老陷阱中的事,不禁冷道:“那就是个蠢的!别人哄两句就迷糊了,别说是治理天下,自己的府中都管不好!”

    “瞻基……在哪?”

    “方家的平安上次过周岁时,兴和伯在外未归,所以今日一家人又给过了一次,殿下已经去了。”

    朱棣算算时间,就说道:“应该差不多,叫他来。”

    ……

    半个时辰后,天黑了,面色正常的朱瞻基来了。

    “中午汉王与赵王如何?”

    朱棣已经吃了晚饭,手中端着一杯茶在慢慢的品着。

    朱瞻基说道:“孙儿坐观了他们的争斗。”

    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很大,大到大太监都恨不能把耳朵包起来。

    朱棣嗯了一声道:“你是太孙,帝王之术自然是要学的,朕让你看了历朝历代帝王的事例,可有心得?”

    朱瞻基点头又摇头,他看了许多帝王的言行,也有许多想法,可一下却都在脑子里堆积着,找不到头绪。

    朱棣垂眸,想起了自己在朱瞻基这个年龄的思路,然后不禁失笑。

    “你还小,看那些帝王的言行,有的好,却导致了坏结果。有的坏,却起了好作用。所以啊,你要统合了当时的背景和各方势力,把它们记住,然后再去看帝王的言行,中间就有蛛丝马迹可寻,找到了就是你的进步。”

    “许多事情都是别人教不了的,朕也不行。所以朕让你去了朝鲜,去了瀛洲,去了山东金陵,这一切只是让你去洞察世事。”

    朱棣负手站在中间,高大的空间让他仿佛是一尊神袛,傲立人间。

    “你的那位皇叔就是一个例子,从小修习儒术,被黄子澄等人哄的团团转,哼!”

    大太监恨不能请病假的是自己,他慢慢的挪进黑暗之中,身体佝偻着。

    朱允炆,这是一个禁忌!

    朱棣当然无需忌讳,他眯眼看着顶上的虚空,淡淡的道:“书生纸上谈兵,能成什么事?大好局面都能葬送。朱允炆毫无主见,人说东他就东,等失败后又去狐疑,这般几次之后难免方寸大乱,最后被朕突入金陵,至此销声匿迹!”

    朱瞻基有些呆滞,这位皇叔在皇室内部也是禁忌,连他的太子爹都没提及过。

    “太祖高皇帝深知武统天下,可治理天下却不能用那些武人,可当时天下文人大多不愿意为大明出力,就算是有人一夜之间成了知府也无人问津,你可知为何?”

    这些都是皇室内部的资料积累,外人知道的只是一星半点罢了。

    朱瞻基凝神想了想,说道:“皇爷爷,孙儿以为太祖高皇帝对待豪绅冷淡了些,故此人人旁观。并且……那些人必然怀念蒙元,最后导致了太祖高皇帝对待文官更加的冷淡。”

    朱元璋对待豪绅和文官何止是冷淡?

    想想开国后的那些人头、那些充草后被挂在墙壁上,用于警示后来继任者的人皮,谁敢说这只是冷淡?!

    朱棣当然认为自己的老爹只是冷淡了些,所以他满意的道:“你知道就好,方醒不是教过你利益为先吗?凡事你且从利益上去看,动机自然无所遁形!那么你再想想自己今日中午的处置方式,可对吗?”

    朱瞻基有些沮丧的道:“皇爷爷,先前兴和伯就给孙儿上了一课,孙儿知错了。”

    “哦!”朱棣好奇心大起,问道:“他是如何给你说的?”

    朱瞻基想起晚饭的事,说道:“兴和伯家中一妻一妾,平安是妾生子,可却为他过了两次生辰,兴和伯在饭间就轻描淡写的试探了一下兴和伯夫人,借口就是土豆也可以再过一次。”

    “后来呢?”

    朱棣摇摇头,不等朱瞻基回答就说道:“兴和伯夫人必然是笑而拒绝了。”

    朱瞻基点点头。

    朱棣斜看着边上的柱子,开始给朱瞻基上课。

    “调转来说,你今日只需一句话就可以试出你二叔的底细,可你却坐视了他暴怒出手,烟火气太重了。”

    朱瞻基点头道:“孙儿以为,今日只需问汉王叔在府中忙于何事即可,以汉王叔的城府,若是有异,必然会露出蛛丝马迹来。”

    朱棣点点头,朱瞻基继续说道:“赵王叔那里……只需问他家中的子女情况即可。若是他本分,则必然能知道大概。若是……”

    “就如同是今日兴和伯夫人的回答一样,若是她心有怨言,必然是贤惠的说不碍事,可她却说只要过的高兴,天天都是生辰,夫妻间顿时相见坦然。皇爷爷,孙儿错了。”

    这话里提到了朱高燧,而近来朱高燧深得朱棣的宠爱,经常留他在宫中吃饭,为此婉婉都已经生气了。

    朱棣的表情一点儿都不变,说道:“心浮气躁,你且回去做几篇文章来,明日交给朕。”

    朱瞻基行礼告退,朱棣原地站了许久,定定的看着殿外。

    北平城中看似风平浪静,可最近的消息显示,那些文人、文官们对朱瞻基的耐心正在渐渐消失。

    一位皇储,居然和目前的主流学派关系冷淡,这个后果太严重,想想就觉得脊背发寒。

    “居心叵测!”

    朱棣冷哼道。

    朱元璋更狠,直接想把老夫子从神坛上拉下来,可惜大明草创,经不起再次混乱,最后在群情激昂中,这位开国帝王妥协了。

    等大明初步稳定后,朱元璋悲剧的发现儒家子弟已经成了大明的根基,动不得,一动就是大乱!

    朱棣对这些知之甚详,后来靖难中,他宁可听一个和尚的主意,也不愿意去培养出一位李善长那种人物。

    夜深沉,朱棣站了许久,就在大太监想出声时,他沉声道:“玻璃生意中,属于方家的那一份可给了吗?”

    大太监想了想,想起上次户部和方醒在朱棣的面前打官司,就是为了付钱的期限,就说道:“陛下,还没给,应该还有两月。”

    朱棣负手道:“既然银子都到手了,让夏元吉大方些,明日就给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