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5章 国如家
    今日是方家一家子为平安庆祝周岁,没外人。

    “别人都送过一次礼了,咱们再请一次客,那个吃相就难看了。”

    曾经饱受每月的工资在给了份子钱后所剩无几的痛苦,所以方醒不喜欢请客,导致外界说方家是自绝于京城权贵。

    张淑慧看着方醒右眼上的些微青紫,捂嘴笑了,然后点点头道:“京城有的人家每隔七八天就会大宴宾客,也不知道这家人嫌不嫌繁琐,妾身上次和小白布置和收拢下来,几天都不想下床,累得慌!”

    “少爷,我带土豆和平安去厨房了。”

    小白抱着平安,对着方醒谄媚的一笑,身后跟着土豆和铃铛,大鹅也出来了,摇摇摆摆的想啄铃铛的尾巴,被它回首低吼了一声,马上变乖。

    “去吧,别让土豆捣乱!”

    哪怕被平安一拳封眼,可方醒依然在笑着。小白今天的兴致高,他和张淑慧都乐于旁观。

    至于土豆,小家伙人模鬼样的,大抵是要去厨房视察。

    三人两兽去了厨房,方醒和张淑慧就在屋檐下,微风吹过,带来了朱瞻基。

    “德华兄,平安呢?”

    朱瞻基是真的喜欢方家的两个小子,礼物都是一把镶嵌着宝石的短刀。

    张淑慧赶紧接过道谢,然后跟着去厨房看看菜品。

    “德华兄,你的眼睛谁打的?”朱瞻基看到方醒的眼眶有些许乌青,就诧异的问道。

    “自己撞的!”

    方醒指指院子里的石凳,和朱瞻基过去坐下,木花送来了冰镇的凉茶,喝起来感觉从嘴凉到全身。

    “平安和土豆在厨房,今日的酒宴如何?”

    方醒握着茶杯,感受着那股凉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朱瞻基一口干了凉茶,提起放在冰水中的茶壶又倒了一杯,苦笑道:“汉王叔大发雷霆,一拳把张楚打的吐血。”

    朱高煦的脾气不好,比朱棣的还不好,所以以前真的没人敢惹他。

    上次这厮还说要闭关修心养性,可没想到就修出来这么一个性子。

    但是朱瞻基居然没有劝阻,这个……

    “你可是想看看汉王有没有藏私?”

    朱瞻基的面色平淡,方醒想起了那些心思深沉的帝王,不禁叹道:“汉王就是这德性,你若是去试探被他发现了,以后你将失去他的支持。”

    叔叔被侄儿试探,这是屈辱!

    朱瞻基放下茶杯,目光闪烁道:“在那种时候,我不大好插手。”

    “你是担心汉王在府中憋了那么长的时间,估摸着是憋出了什么阴谋吧?”

    方醒了解朱瞻基,若是他没有怀疑朱高煦,那么今天他肯定会阻拦朱高煦。

    朱瞻基不自在的看着右边道:“德华兄,是,我是有些想法,可你想想,汉王叔以往的性子,他至少一个月得出来六七次,可这次他居然一直在府中憋着,别说是我,外面的人都在猜测汉王叔是不是生病了。”

    “都在猜测他是不是在憋着想造反吧?”

    方醒知道外界那些人的心思,三分颜色都敢说成是满堂华彩,朱高煦这个往日的刺头居然憋那么久,各种恶意的揣测和编造肯定是少不得的。

    朱瞻基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的他很少会露出这种情绪,方醒看到后心一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汉王就是那个性子,若是他学会了城府,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不用你出手,陛下就会收拾他。”

    方醒说道:“你倒是成长很快,只是快步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时不时的停步检讨一下自己。你秉承疑心并没有错,只是外现的太明显,我打赌,赵王最后肯定是忍辱负重!”

    朱瞻基点点头道:“皇爷爷说过,为君者不可后悔,做的便是做了,下次汲取教训就是,我此次试探,至少以后不会疑心汉王叔,而对赵王叔,我也看了个透彻。”

    方醒有些无力,可却无法反驳。

    帝王本就该无情。史上有情的帝王不少,可大多不得善终。如果列一个败家子帝王的名单,那么只会有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的败家子,拿着祖上留下的基业挥霍。

    而另一种就是太多情,比如说宋徽宗,把对国家的感情转移到了艺术上。最后还嫌不够,去给异族人当奴隶,体验另一种行为艺术。

    朱瞻基现在正在向着皇帝的道路上健步而行,这条路大半是朱棣为他铺就,而方醒不过是从侧面给了些帮助,给了些意见。

    朱瞻基的侧脸看着有些冷肃,让人想起了朱棣。

    “你想重复陛下的路吗?我指的是陛下登基之后的路。”

    朱瞻基的神色终于变成了迷茫,他再怎么聪明,可眼界却受到了限制。

    方醒知道他大致的轨迹,现在的朱瞻基就算是立刻登基,也不会重蹈覆辙,那些文官想拿住他,呵呵!

    “我不知道,皇爷爷雄才大略,乾纲独断,堪称是千古一帝,小弟肯定是比不上。”

    方醒点点头道:“陛下年轻时便深入草原,此后掌控北平多年,靖难之后登基,你算算,陛下经历了多少打磨?和陛下比?你差得远呢!”

    朱瞻基目露憧憬之色道:“大明内部纷乱终结,此后当是对外扩张的时候,金戈铁马,艨艟遍布海面,想想都让人心驰神往啊!”

    “可你已经出现了猜忌的苗头!这很愚蠢!”

    方醒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近期自我感觉良好的朱瞻基的遐思。

    “你要试探多的是方法,比如说查查汉王府和外界的沟通如何,单独请汉王吃饭,就他那个性子,几杯酒下去就瞒不住话。”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执拗,就唏嘘道:“权利是甘美的,可也是毒药,当你被这种支配别人的快/感所迷惑后,你再难从中走出来。”

    “你且自己想想,我去厨房看看。”

    方醒起身,丢下了朱瞻基一人坐在这里。

    “我错了吗?”

    朱瞻基喃喃自语道。

    ……

    酒宴果然是山珍海味都有,可朱瞻基却食不甘味。

    平安戴着方醒给他做的小帽子看着大家吃饭,他只能吃着自己的糊糊。

    男人和女人被一道屏风挡住了,但能听到声音。

    “爹,我也要再过一次。”

    小白在那边逗着平安,张淑慧也多番打趣,这下让土豆有些吃醋了,就绕过来,噘嘴道。

    方醒笑着夹了一片卤羊肉给他,然后提高声音道:“淑慧,土豆要再过一次,你说怎样?”

    张淑慧在屏风那边笑道:“夫君您不是说了吗,只要过得高兴,天天都是生辰,不能惯着土豆。”

    方醒这是在试探张淑慧?

    为一个妾生子过两次生辰,这个是有些过了。

    朱瞻基茫然若失,举杯忘饮。

    “国如家,这里面的尺度你自己去掌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