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3章 朱高煦的鸿门宴
    “谁起的头?”

    春妹回头看到了方醒,随即也看到了后面的小刀。

    那男子挽着袖子,看到方醒一身青衫。可敢在此时出头的,必然不简单,所以他就委屈的道:“大人,那春妹一人独霸了前面,小的们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呀!”

    那媳妇也嚷道:“大人,这里可不是她家的地方,凭什么让她一人独霸!”

    这块地是前后深,左右的宽度只能容纳摆一个摊子之后,还能走人,而边上都是预留种树的地方,坑都挖好了。

    “伯爷。”

    春妹低头福身,差点惊掉了那些男女的下巴。

    我曰!伯爷?

    若是一位伯爷,谁敢反对?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位伯爷和春妹不熟了。

    “为何不去找小刀?”

    方醒的一句话让那些男女的希望破灭,可春妹却倔强的道:“伯爷,小女还不是他的人。”

    “那就公事公办吧!”

    方醒欣赏这种自尊自强的女人,所以把脸一板,说道:“此处本是闲置的地方,做事要讲求个先来后到,不然秩序没了,那还有规矩吗?”

    至于不许随意摆摊,方醒要是敢说出来,保证明天方家的名声臭大街。

    那些男女一听就知道这位伯爷是认识春妹的,都畏畏缩缩的不敢抬头。

    夏元吉和朱瞻基正在低声说话,说的却和眼前的小事无关。

    “殿下,已经有人去户部,想用金银兑换宝钞了。”

    这是一个好趋势,朱瞻基嗯了一声道:“慢慢来,这个要看,若是那时候挤兑过银子的,那就不能兑,否则朝令夕改,朝中的威信荡然无存!”

    夏元吉点点头,意气风发的道:“没挤兑过的都给他换了,挤兑过的都赶了出去。”

    朱瞻基提醒道:“还得要注意地方上违规使用金银,抓到一起处置一起,千万别手软。和宝钞的大局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这个道理夏元吉当然知道,北平遭遇挤兑时,他几乎是几夜未眠,想起那些豪绅勋戚,他岂会有网开一面的想法!

    那边的方醒已经震慑住了一干小贩,就在他们觉得前途无亮时,方醒指指左右两边道:“你们不就是嫌弃被前面给挡住了吗?简单,等过几日种下了树,你们可以挂招牌嘛!做什么的就写上去,那谁还能挡住你?”

    “咦!对啊!”

    “多谢伯爷,小的明日就请个先生写个招牌。”

    一阵感谢声之后,方醒回身冲着小刀招手,等他过来后说道:“你今日便在这里帮春妹干活,记住了,老实点!”

    小刀的眼中还残留着红色,他看到春妹一脸的嫌弃,还低头,就羞赧的道:“老爷,小的知道了。”

    尼玛!这谁再看不懂就真是傻子了。

    原来这春妹是找了一个伯爷家的家丁啊!

    那还有啥说的,大家都老实点吧。

    于是小刀就厚着脸皮过去帮忙,可春妹却不让,一时间看笑了朱瞻基。

    普通人家,而且婚事已经板上钉钉了,这时候无需太过纠结于礼数。

    “德华兄,中午汉王叔请客,没请你吗?”

    方醒愕然道:“他府上没人来通知我啊!”

    “请了谁?”

    朱瞻基说道:“就我,还有赵王叔。”

    方醒了然的道:“汉王静极思动,大抵是豪气发作,想要为太子殿下主持公道,想必会有些冲突,我多半是不方便参与的吧。”

    方醒回到家,正好遇到张淑慧在内院晒钱。

    那些宝钞和铜钱,如果不经常拿出来晾晾,迟早会发绿和腐烂。

    整个院子里都是宝钞和铜钱,那些丫鬟们小心翼翼的翻动着,还得警惕有大风。

    张淑慧蹲在地上,裙子朝四面散开,一头青丝随意的散落在肩上,这美景让方醒忘记了朱高煦的事。

    “怎么不把金银拿出来晒晒?”

    “夫君。”

    张淑慧缓缓起身,笑道:“那些金银招人眼,还是不晒了吧,大不了到时候去户部交了火耗,请他们重新融了。”

    “随你。”

    方醒看到土豆和平安在正房的门槛外面玩耍,就走过去看了看。

    “爹!”

    土豆正带着平安数宝钞,一叠宝钞被弄的皱巴巴的,再玩下去,方醒判定基本报废。

    不过废了就废了呗!

    方醒蹲在他们的身前,摸摸土豆的头顶说道:“铃铛呢?”

    土豆得意的指指后花园,然后嚷道:“铃铛……”

    方醒摸摸平安的脸蛋,笑眯眯的道:“平安不叫爹吗?”

    平安数钱很认真,他先把一张宝钞揉成一团丢在一边,然后再去揉第二张,很有章法。

    “果然是我儿子,就是聪明啊!”

    方醒俯身去捡已经堆了不少的宝钞团子,好歹也是钱啊!这个婆娘居然拿来给孩子玩耍,真是够心大。

    边上伸出一只大手在捡自己的东西,平安一楞,然后侧脸呆呆的看着方醒。

    “儿子,你玩纸可以,钱……哎哟!”

    …

    朱高煦喜欢在第一鲜吃饭,所以叶青对这位王爷也算是熟悉了。

    包间伺候,菜单伺候。

    朱高炽拿着菜单赞许道:“你们的菜单还有画,画的挺像的,不过若是能弄些菜给客人品尝就更好了。”

    叶青点头称是,心中却是苦笑:那样不亏本才怪!

    长辈请客,朱瞻基到的速度不慢,在门口被常建勋迎了上去。

    “殿下,这可是我家王爷今年第一次请客啊!”

    常建勋想凸出朱高煦对此事的重视,可朱瞻基想到的却是朱高煦的众叛亲离。

    没有了野心,那些食腐肉为生的家伙就会离你而去。

    “瞻基来了,快来点菜,今日随意点,我请客!”

    朱高煦豪气干云的把菜单递给朱瞻基,眼中闪动着那种光芒让朱瞻基的心中一颤,不禁想起了方醒对这位汉王的评价。

    孤独,渴望认可!渴望友谊!

    “汉王叔客气了。”

    朱瞻基随意点了两道菜,正准备问问朱高煦的近况,楼下传来了呵斥声。

    大门口,常建勋正和张楚在对峙。

    朱高燧在大门外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说道:“闹什么闹!别人还做不做生意了?都上去!”

    张楚腰背微俯,目光锁定常建勋,两人缓缓的伸出手去,然后一步步的后退。

    叶青就在楼梯口冷眼看着,等两人分开后,才下去说道:“见过殿下,今日殿下光临,小店蓬荜生辉,请上楼。”

    朱高燧抬头看着叶青,笑道:“听说北平的第一鲜全靠你出力才有了起色,果然是人才!”

    这是一条毒蛇,随时随地都会喷吐毒液的毒蛇。

    叶青淡淡的道:“王爷谬赞了,请上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