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90章 慈父吕震
    大市场已经初步建成了,在封顶的那一天来了许多人。

    工部的官员是来检查质量的按照夏元吉的说法:若是大市场的建筑有问题,他发誓一定会让工部上下以后都光屁股上下衙。

    钱袋子的威胁没人敢于忽视,何况大市场是大明第一次试行大型批发零售集市的样板,若是出了问题,皇宫中的咆哮能吓死人。

    所以工部的官吏们在那些水泥房子里上下敲打着,还有人在屋顶浇水,想试试防漏的情况。

    十多个官吏在前面排查着路面和排水沟的情况,方醒和朱瞻基在看着徐景昌。

    徐景昌正在和身边的男子指着大市场里面说话,显得心无旁骛。

    “变化挺大的,不过倒是好事。”

    徐钦完蛋了,魏国公一系要蛰伏了,不知道需要多久。

    而作为徐家人,徐景昌的幡然醒悟让那些准备去金陵痛打落水狗抢占田地等资源的家伙犹豫了。

    以前朱棣不待见徐家的两位国公,如今徐景昌这个样子,谁敢担保作为姑父的朱棣会不会慈心大发护犊子。

    “磨难使人懂事,定国公若是能教好孩子,他这一系可保百年无忧。”

    朱瞻基点点头:“勋戚只能成为助力,若是想着只要能在关键时刻表个态就能享尽富贵,那他们打错了算盘!”

    不得不说,朱瞻基的感觉很敏锐,他按照勋戚现在的走势判断出了这些人以后的变化。

    在以后的大明,这些勋戚实际上就是酒囊饭袋,在交替之际表个态,新君还得下旨褒奖,赏些好处,这就是笼络。

    “这些人会慢慢的蜕变成为一群蜘蛛,他们相互结网看顾,而目的很简单,保住自己的富贵……”

    “兴和伯这话有失偏颇了吧!”

    方醒没有回头,淡淡的道:“吕大人背后听人说话,这不是君子所为吧。”

    朱瞻基回身瞥了吕震一眼,淡淡的,可却让吕震为之凛然。

    皇太孙的威严日盛啊!

    吕震和朱瞻基见礼,然后笑道:“勋戚乃是陛下倚重的国之干城,兴和伯此言有挑拨君臣关系之嫌。”

    朱瞻基淡淡的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包括定国公,若是都只顾着自己的国公府,长此以往,那就是蛀虫!国朝不养蛀虫!不管他是文官还是武官!”

    吕震一个恍惚,眼前的朱瞻基仿佛变成了年轻版的朱棣,虽然稚嫩了些,可那股子霸气却迎面扑来。

    蛀虫!

    若是这话传到文武百官的耳中,这就是……

    他难道不怕……

    吕震瞬间想起晚唐时那些太监行兴废之事,太监都敢杀皇帝,若是文武百官都齐齐的反对朱瞻基,这股阻力有多大?

    朱瞻基笑了笑,云淡风轻的道:“若无开拓革新之心,如果配得上皇太孙的名头。”

    这话霸气,吕震只能唯唯称是,这话他不敢乱传,不然传到朱棣的耳中就是好消息,而传到百官的耳中,他就是可耻的、别有用心的泄密者,朱棣会亲自收拾他。

    吕震灰溜溜的去了大市场里面,贾全低声道:“吕大人家中也买了一个店铺,只是买不起仓库,准备租出去。”

    方醒愕然道:“没有仓库配套,他做什么生意?谁愿意租?”

    在规划的时候,方醒就加入了仓库配套,目的就是将这个大市场建成整个北方最大的商品集散地。

    朱瞻基低声道:“吕震虽然谄媚,可私下却有些分寸,只拿小的。”

    “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这是主动送把柄给陛下呢!果然深谙为官之道。”

    贾全也悟到了一些‘为官之道’,于是就派人悄然跟了上去,想看看吕震‘旷工’出来干什么。

    漫步在街道上,两边的商铺除了大门之外,主体已经完工了。

    没有院子,这次施工摒弃了原先那种前面是商铺,后面是人居的落后结构,而是选择了楼房,下面经商,上面住人。

    “这样能节约不少土地。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北平的人口会越来越多,咱们提前规划好,就免去了以后的麻烦。”

    朱瞻基点头道:“以后工部的规划应当要和人口的增长相结合,不可只看眼前。”

    ……

    吕震背着手在四处查看,仿佛就是来视察工作的。

    走到了中段时,他的眼睛一亮,就干咳一声,踱步过去。

    赵源真正在和几个工部的官员说着自己刚发现的小毛病,看到吕震过来就拱手道:“吕大人这是……”

    两人之间有些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所以吕震看了工部的那几个官吏一眼,他们马上就知趣说去检查有毛病的地方,回头整改。

    知情知趣,这就是情商!

    吕震却没有买账,他目光飘忽的看着走远的那几人,说道:“听说还有仓库没有售出,本官想买一个,只是……钱钞却有些不凑手,户部有没有先租后买的规矩?”

    赵源真的脖子虽然好了,可一道狰狞的伤疤还在,他为难的道:“这个……当初定位的就是豪商还有勋戚,所以并没有这种规矩……不过……”

    在看到吕震的脸瞬间就黑了之后,赵源真无奈的道:“起码一半吧,那样我就能在我们大人的面前说说好话。”

    吕震仔细看着赵源真的神色,直到判定他是真心话,这才嘟囔道:“家中的首饰都卖光了,再卖就得卖土地了,你婶婶会把我赶到书房去睡觉,这世道真是没发过了,嗯,给我几日,回头我让人把钱送到户部去。”

    也许是想解释一下自己这般市侩的原因,吕震难得的面露慈祥之色:“你知道的,老夫此刻在,家中的孩子就有饭吃,哪日老夫不在了,没了人给他们遮风挡雨,这世道……就会如洪水般的冲走他们,所以……老夫算是想给他们留下些傍身的东西吧,让你见笑了。”

    赵源真拱手无语,他这算是给吕震开了一次后门。

    “那老夫走了,你且好好的的。”

    吕震达成了目的,难掩喜色的回去了。

    ……

    “……最后赵大人答应了。”

    贾全回来禀告了吕震刚才的行踪,方醒第一时间问道:“吕震为人机警,你们是如何靠近他边上听到的这些话?”

    朱瞻基笑道:“锦衣卫里各种人都有,有人会唇语。”

    高级货啊!

    方醒觉得那位肯定是高人,然后想起吕震的举止,不禁说道:“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不是禽兽,都会有爱子之心。”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情感丰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