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86章 大明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
    感谢书友:‘苏、、、、梓默’的万赏!

    有人说我抄袭琅琊榜,咳咳!这个事比较有趣,因为俺许久都没看电视剧了,保守估计十年。

    同志们笑了没?有看过琅琊榜的同志帮爵士对比一下,爵士心虚嘞

    冲阵,防御,包抄……

    那厮杀声仿佛还在耳边,可眼前却是空荡荡的一片。

    太阳大了,百姓们看完刚才的演练,一边眉飞色舞的说着,一边回去干自己的营生。

    知行书院的师生们在人群中很醒目,人人青衫,形成半队列状态行走。

    “……今日聚宝山卫最厉害,朱雀卫都比不得!”

    岳保国在军中待过,所以在装专家解说着先前的操演,不时还蹦跳一下,引来书院师生们的笑声。

    “我想去聚宝山卫从军!”

    李嘉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打断了岳保国的显摆。

    几十双眼睛盯着李嘉,马苏问道:“你为何想去从军?你得知道,进去就是军户,世世代代都是军户。”

    这是大明军队的痼疾,方醒说过,不改变军籍制度,大明的军队再强大,也会渐渐糜烂,这个变化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李嘉说道:“山长说过,大明以后将会用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内政革新,而另一条腿就是走出去,到广阔的世界去,去为大明争夺土地和海洋,大明,要做世界之王!!!”

    ……

    “今日演武,气势雄浑,当能震慑四方!”

    既然搞了大活动,事后聚餐是肯定要有的,不然没有主人模样。

    所以朱棣大开宴席,文武百官,各国使者‘欢聚一堂’,珍馐美味充斥其间,步履轻盈的宫女们宛如蝴蝶般的在游走。

    朱棣定了调子,谁敢说今日的演武不雄浑?于是就纷纷举杯,为大明贺。

    只有吕震有些纠结:当着各国使者的面说这种‘带着硝烟味’的话,恰当吗?

    朱棣端坐上面,目光扫过下面,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就是戏肉来了。

    吕震干咳一声,起身,然后走到前方,朱棣点头后,才转身过来,开始念一篇花图案锦绣的文章。

    “……陛下仁慈,众藩归心……”

    这种文章方醒没兴趣听,他更喜欢用刀子和这些藩属国说话。

    目光一扫,方醒看到所有人都听的陶醉不已,甚至有些文官已经在跟着吕震的节奏在摇头晃脑,看那模样,恨不能举杯浮一大白!

    吕震的特长就是记忆力超好,变态的好!

    看着他抑扬顿挫的念着文章,方醒终于知道了朱棣为何要把他放在这个位置。

    当两国交流时,大明的礼部尚书无需翻阅典籍资料,无需询问旁人,张口就把两国之间的事情抖落出来,那震撼感太强烈了。

    这个时候是不能失仪的,可方醒肚皮咕噜咕噜的叫唤,饿得不行。

    等吕震念完后,张辅起身举杯,为朱棣贺。群臣纷纷附从,一时间热闹极了。

    方醒坐下后,先弄了一碗羊羹,三两下吃完,这才觉得肚子里有底了,就和金忠举杯相邀。

    这时乌云起身,顿时目光纷纷聚焦。

    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除去侍候的宫女之外,就只剩下了乌云这个女人。

    当时吕震就说把乌云撇开,可在把名单呈上去之后,朱棣却把乌云又加了进来,说是蛮夷之国,不通礼数,何必计较云云。

    所以当乌云起身之后,吕震的目光就追随着她,若是有失礼之处,他会抢先呵斥。

    这就是另一种臣子之道急君王之所急,想君王之所想!

    朱棣冷漠的看着乌云,手中的酒杯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放回去。

    行礼之后,乌云正色道:“陛下,外臣此行带着小王爷对大明的忠诚而来。今日演武让外臣大开眼界,双股战战,诚惶诚恐。但小王爷对大明的忠心毋庸置疑,恳请陛下册封。”

    那些使者听到双股战战,诚惶诚恐时,不禁相互对视,心中百般滋味。

    大明的武力太过强横,大家的日子不好过啊!

    而且大明近年来已经展现出来了对外咄咄逼人的威势,在倭国和朝鲜归附后,周边小国真的是战战兢兢,唯恐哪天大明军队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朱棣眯眼看着乌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专注的打量一个人。

    在朱棣的目光下,乌云强做镇定的垂眸,可腰杆却笔直!

    这个女人一直在装样!

    方醒的眸色一冷,金忠赶紧拍拍他,低声道:“陛下在呢,别动气!”

    看着这只布满老人斑的手,方醒点点头。

    脱欢要这个封赏,必定是想统合瓦剌。毕竟名正则言顺,在大明还是一头雄狮时,有了这个封赏,那些部族不用担心会加入脱欢的麾下被大明攻打清算。

    蛰伏吗?短暂示弱吗?

    方醒冷眼看着乌云的身体在朱棣的注视下微微颤抖,可他现在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装的。

    有的女人天生就是演员!

    “大胆!”

    吕震出场了,一脸的正气。他先冲着朱棣拱手,然后回身对乌云说道:“有事你可求见陛下,或是和本官通气,在这里,当着诸位使者的面,你这是想干什么?退下!”

    乌云委屈的道:“吕大人,外臣……”

    “什么外臣?”

    吕震的姿态让方醒觉得这是在和稀泥,而且也是在错失机会,所以他冒头了。

    同样是先冲着朱棣行礼,可方醒转过身来时,却没有正气,有的只是凌冽的煞气。

    “脱欢是继承了马哈木的部族,可他向大明呈现自己的忠心了吗?别用口头上的几句好话就想着能糊弄大明,若是你想听,本伯保证三天三夜都不会重复。”

    方醒已经卸掉了铁甲,身姿挺拔。

    “马哈木屡次悖逆大明,脱欢上位,忠心何在?”

    武官们觉得这话再中听不过了,不管你脱欢想什么,可好处要拿来,在实际行动上要配合大明,这才是忠心。

    用几十匹马就想把大明哄住了?做梦呢这是!

    而文官却觉得方醒的话虽然大体对,可却刻薄了些,有失大明泱泱大国的风范。

    朱高炽的面色不变,显得雍容大度;而朱瞻基却盯着乌云,脑海里转着和方醒同样的念头。

    这个女人不简单!

    乌云的眼眶都红了,显得楚楚可怜:“我部被几面夹攻,物产贫瘠,此次带来的马匹都是从勇士们的手中夺来的,实在是……不堪啊!”

    勇士失去了自己的战友马匹,这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

    可方醒一点儿都不伤心,他只是淡淡的道:“可要大明去为你部做主吗?本伯怕大明的军队才进草原,脱欢就要逃跑了吧?”

    当然要跑,上次方醒在兴和堡夜袭阿鲁台的精锐,震惊草原,可随即他却销声匿迹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山海关。

    朵颜三卫死的冤啊!

    被方醒带兵突袭,一战而溃!从此成为历史的名词!

    方醒再次冲着朱棣拱手,然后回身,盯着乌云,一字一吐的道:“脱欢应当记住以下的话,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该记住以下的话,大明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大明不给,谁,都别想要!”

    轰!

    整个大殿内瞬间发出了那种压抑的嗡嗡声,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方醒。

    方醒的目光扫过那些使者,说道:“既然臣服于大明,那就该知道臣子之道,若是不知道也无事,大明的将士们会用手中的兵器让那些心怀叵测的地老鼠们知道,大明!不可轻辱!”

    方醒对着朱棣颔首,朱棣微微点头。

    方醒回头,最后说道:“大明有百万将士,他们正枕戈待旦,只等着陛下振臂一呼。他们将为陛下而战,他们将为大明而战,他们将战无不胜!相信我,这世上无人能挡住大明的兵锋!没有人!”

    方醒回座,满堂鸦雀无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