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84章 大明的海,山呼海啸
    伴随着脚步声,军队进场。

    聚宝山卫和朱雀卫被分在了前面,可见军方对他们的认可。

    林群安带队入场,看到方醒在边上,就拱拱手,然后喝令整队。

    朱雀卫也来了,人多势众,在气势上压倒了聚宝山卫。

    宋建然冲着方醒拱拱手,然后嘶吼着,喝令下面的军官整队。

    接着文武百官也来了,都上了城楼。

    等看到各国使者出现后,方醒对着聚宝山卫挥挥手,然后进城,上楼。

    上了城楼,使者们站在右边,各种衣服看着有些古怪。

    方醒看到了乌云,这个女人身穿着大明的儒衫,惹得边上的人不时偷看一样,礼部的官员居然不制止。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从方醒开始进城,楼上的人都一直在盯着他,直至现在。

    一身铁甲,腰间挎刀,目光锐利!

    这样的方醒让那些文弱官员们,还有那些老迈官员们都感到有些刺眼。

    乌云对着方醒盈盈福身,那身有些紧的青衫映衬的身姿窈窕,方醒听到了使者群里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方醒对着乌云点点头,目光扫过使者们,在爪哇使者的身上停留了一瞬,这才去了文官那边。

    这一眼看的爪哇使者心中冰凉,而施进卿的心中也是冰凉,但却是夏日的冰凉,舒坦到了极点。

    皇太孙才呵斥了爪哇使者,大明军方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兴和伯方醒对爪哇使者也是冷冰冰的,这是要给我撑腰啊!

    乌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特别是爪哇使者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她觉得真是有趣之极。

    大明歇息了一阵,难道又要开始征伐了吗?

    海上!

    方醒一身戎装挤进了文官群里,顿时一片抗议声。

    “兴和伯,你这声身铁甲太硬了,撞的人生痛。”

    “而且还刺眼!”

    此时太阳出来了,挥洒热量的同时,那光芒照在方醒身上被打磨的反光的铁甲上,顿时就像是一块多面镜,照的无人敢直视他。

    金忠侧过脸招手道:“你这可是来遭人恨的?若是陛下被你晃花了眼,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方醒站在他的身边,得意的道:“陛下可是在前方的中间,而且我站在这里,那反射的光不会照到那边。”

    金忠笑道:“你倒是算无遗策,不过今日你可能算出陛下演武的目的?”

    方醒摇摇头道:“演武从来都不会只有一重目的,大明此时外患不多,陛下令演武,多半还有震慑国内一些人的意思。要知道,最近兑换银子可是抓了不少人,最多的就是文人,兔死狐悲啊!”

    金忠揶揄道:“难道不是你去挖了圣人府的墙角,让他们怒火中烧吗?”

    方醒笑道:“那可不是我挖的,曲阜自己传出来的话,那是天谴。”

    “天谴不天谴咱们先不管它,可陛下那边坐视太孙敲打爪哇使者,这是何意?想必是老夫老了,这等事居然都不知道,哎!改日老夫就乞骸骨吧,回家养儿子去喽!”

    老家伙又在作妖,方醒不信他猜不到这些东西。

    “不过是敲打罢了,进可攻,退可守,若是大明要对爪哇动手,这就是现成的罪名,师出有道嘛!”

    方醒含糊的说道,金忠却侧身眯眼盯着他,嘿嘿冷笑道:“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提出来的那个谋划?好大的胃口,要把那片海变成大明的内海,若是这般,水师的规模必然要扩大,你可知道这里面要消耗多少钱粮?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方醒淡淡的道:“金大人,可您知道那些地方蕴藏着多少资源吗?别的不说,在那些地方粮食是不会缺乏的,其次就是我……提到的树胶,那东西只能在热带地方生长,不拿下爪哇等地,那是傻子!”

    金忠问道:“那树胶的用处果真有那么大?”

    方醒点头道:“那东西在热带丛林之中生长,只要取得大量的种子,咱们就可以种下了。至于用处,金大人,上次我用杨树熬制的树胶你也看到过了,那东西大明少不得!”

    金忠抚须道:“可这还不够,大明不可能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去征伐海外。你要记住了,事情没有证实之前,千万别冲动,不然失败了,你就是佞臣!千古骂名!”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个我懂!”

    方醒当然知道金忠的劝告是好意,不过他知道橡胶树的重要性,所以不会妥协。

    虽然朱棣没有明确表态,但夺取朝鲜和瀛洲后,那些银矿和铜矿,以及人力资源,已经让这位雄心勃勃的皇帝动心了。

    爪哇周围的铜矿资源能把大明甩十几条街,而那边的铝土矿才是大明以后需要的东西。

    记得以后国内的铝土矿大部分都依赖于那边,此时拿下,算是弥补了这个矿产短板。

    金忠知道方醒做事虽然看似冲动,可这几年下来,却没有一件事是在胡闹,所以他点点头,转移了话题。

    “听说你出了个演武的主意?是什么?”

    这时有人低声说道:“陛下来了!”

    方醒转身看向城内,低声道:“现在说就没意思了,等着看吧。”

    金忠最烦这等卖关子的,嘟囔道:“佞臣!老夫看你越来越有佞臣的味道了。”

    方醒笑了笑,和大家一起躬身,恭迎朱棣。

    “陛下万岁!”

    文武官员们的喊声听着很整齐,可等那些使者操着各种口音跟着喊起来后,那感觉……反正方醒觉得太难听了。

    朱棣的身后是被人扶着的朱高炽,稍微落后些的朱高燧,还有后面的朱瞻基。

    朱棣微微点头,然后率先走到城墙边上。

    大家都往左右凑过去,演武,开始了!

    张辅就在城楼下,有人给他禀告情况,听到朱棣到位后,他先前十多步,然后回身,单膝跪下,高声道:“陛下万岁!”

    瞬间,在方醒的视线内的将士们全都矮了一截。

    “陛下万岁!”

    万岁声宛如山呼海啸,竟然有些激荡风云的气势。

    乌云看着下方一眼看不到边的阵列,心中暗自震惊。

    这起码得有五万人以上啊!

    而这只是北平一地的兵力,大明的边墙还有重兵。

    乌云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看到那些使者都面如土色,甚至有几个的腿居然在打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