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83章 为将之道
    “演武?”

    乌云懒洋洋的在床上坐起来,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衣,看的来禀告的男子眼睛都直了。

    影影绰绰最动人啊!

    乌云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到,她捂嘴打个哈欠问道:“多少人?”

    男子说道:“不知道,不过看城外平整地面的架势,估摸着人不少。”

    乌云揉揉有些酸痛的脖颈,皱眉道:“明人在北平诸多卫所,这是要示威吗?”

    “请了哪些人?”

    乌云说完就摇头道:“算了,明人就是一个大朝会也得让咱们去看,这次演武肯定要耀武扬威,少不了。”

    ……

    演武,在华夏历史上的地位堪比祭祀。

    天还没亮,方醒就已经起床了,面对着伯爵服和大明军服,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军服。

    “披挂起来!”

    在这个时刻,辛老七可以破例进入内院,登堂入室。他将为方醒披甲,这是一个家将的荣耀!

    而哪怕会披半身甲,张淑慧和小白也只能站在边上,看着自己的丈夫一点点的,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将军!

    方醒不愿意在这种时刻穿自己那套伯爵套装,他觉得会让自己飘入云端,直至迷失了自己。

    一套半身甲让方醒觉得不大舒坦,他转身问道:“为夫可英武?”

    张淑慧和小白都狂点头:“夫君,您披挂起来之后,看着就是个将军。”

    土豆艳羡的道:“爹,我也要!我也要!”

    方醒皱眉道:“你太小,甲衣太重,且等大些吧。”

    方醒总是嘴里说着要做严父,可行动上却是慈父。

    到了现在,土豆还愿意亲近方醒一些,因为张淑慧有时候太严厉了。

    土豆嚷道:“爹,我大了!我大了!”

    小孩子的热情总是短暂而炽热,方醒笑了笑,俯身摩挲着他的头顶道:“那土豆可不能叫苦哦!”

    “好!”

    土豆仰着小脸,认真的答应了。

    那小脸……

    “淑慧,土豆的眼睛像你,嘴却像我。”

    方醒心中柔软,马上就答应了,随口吩咐了辛老七:“回来的时候你记得把朱芳叫家里来,让他给土豆量个尺寸,做一身轻薄的半身甲。”

    大少爷喜欢武事,喜得辛老七没口的答应,说是一定要亲自盯着朱芳把半身甲做好,要是出了半点儿纰漏,他自杀谢罪!

    方醒干咳一声,止住了辛老七对少主人的吹捧,回身对张淑慧和小白说道:“今日午饭不一定在家吃,你们别等我。”

    这个和百姓人家一样的话在方家很平常,小白还皱皱鼻子道:“少爷,我们中午吃凉面。”

    煮好的面条用冷开水淘过,加各种配料,最后是红红的辣椒油和青青的葱花……

    吸溜!

    方醒摸了一把小白的脸蛋,然后说道:“给我留点啊!”

    张淑慧带着一家人,连平安都被小白抱着,一起把方醒送到了大门外。

    ……

    德胜门外,工部暂停了大市场的施工,把民夫们抽调过来。经过紧急施工之后,地面总算是平整了。

    当方醒到时,那一大块空地上只有几个兵部和礼部的官员在商量着事情,而在空地之外,开始聚拢了不少百姓。

    城楼上的军士顺着城墙往两边延伸,一眼看不到边。中间的位置,十多人正在对着下面指指点点。

    一个礼部的官员拦住了方醒,拱手道:“兴和伯,请下马进城。”

    作为兴和伯,方醒在上面有一个位置。这个位置就代表着核心,大明的核心。

    方醒摇摇头道:“我得先等聚宝山卫到了再说。”

    此时下面这块地方已经被兵部和礼部的人接管了,现在他们最大。这名礼部官员皱眉道:“兴和伯,没有这样的规矩,下官……哎!你干啥?”

    一个兵部的官员过来拉走了他,对方醒赔笑道:“兴和伯请随意。”

    方醒微微颔首,和这种官员较劲那不是打脸,而是傻缺!

    别人职责所在,你非得要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要去打脸,那除了说明你这个人的浅薄和无知,再无其它。

    那礼部官员觉得不忿,就对拉自己的人说道:“李兄,今日下面可是咱们说了算,凭什么兴和伯就能例外!”

    兵部的官员低声道:“你是新手不知道,以前陛下在宣府演武的时候,那些将领都是等着自己的麾下列阵之后才上去的。”

    “这是英国公开的头,他当时说恨不能站在那个阵列中去,所以一定要等阵列好了才舍得走。”

    礼部官员喃喃的道:“难道这就是为将之道?哎!回头我去看看兵书,哪天说不准也有带兵的机会呢!”

    那兵部官员无奈的道:“那是纸上谈兵,我在兵部多年,别说是兵书,看那些操演都看了多少次了?可自从那次跟着陛下北征之后,再也不敢夸口自己知兵。哎!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

    第二个来的是张辅,今天他也没有穿国公服,一身披挂,看着威风凛凛。

    “德华!”

    方醒回身看到张辅的装束,就问道:“今日是大哥还是孟瑛操演?”

    张辅笑了笑,显得温文尔雅,让方醒有些不适应,然后他说道:“陛下厚恩,今日让为兄下令。”

    方醒抱拳道:“恭喜大哥!”

    张辅笑道:“也不算什么,不过是露个面罢了。”

    可这种露面意义非凡,当着朱棣和文武百官、外邦使者、京城百姓的面指挥操演,那意味着军方头号大将的身份,这个作用可大了去。

    张辅和方醒并肩站立,唏嘘道:“为兄自觉正当年,看看你,二十多岁,可战绩却让为兄汗颜啊!若不是你小了些,若不是陛下要把你留给太子太孙用,今日说不准就该你站在前面了。”

    方醒摇摇头道:“大哥谦逊了,小弟只是对火器军队有些了解,这等刀枪战法,那是外行,全然不顶用。”

    张辅的眼睛一亮,说道:“以聚宝山卫的战绩来看,以后大明的军队必然要用火器,德华,那时候才是你的用武之地啊!”

    方醒淡淡的道:“等那时候,必定是太孙上位,我若是常年领军,那上下都会不安。火器战法以后会慢慢的传下去,比我强的如过江之卿,我何必逞强呢!”

    张辅点头道:“你这是肺腑之言,为兄就是在交趾领军时日太长,回来后陛下体恤,让我在家休息。所以领兵最好不要是大军,时日不要太长。”

    连以后都会用调换岗位的方式来防治专权,可见这军权从古至今都是让人忌惮的东西,除非是大争之世,否则还是要知道些分寸为好。

    这时两人都感到了震动,于是张辅说道:“你且往边上靠些,为兄先过去了。”

    作为演武总指挥,张辅需要先协调各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