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80章 乌云,男女
    方醒回到了书房中,就在躺椅上闭目休息。

    张淑慧亲自来请他去吃饭,可看到他眉间紧皱的模样,就悄然退了出去,小声叮嘱小刀看好外面。

    方醒一旦处于这种状态,那么肯定是在思考问题,而且还是难题。

    小刀站在门外,目光不时转动,想着那天春妹的娇媚,美的不行。

    等他幻象着和春妹生了十几个孩子之后,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老爷。”

    方醒点点头,面色平静。

    风湿病,能导致脏器受损,而朱棣的风湿病算是比较重的,开始被御医震断为‘萎症’,这个萎不是那个萎,而是指肢体肌肉萎缩,类似于肌无力的症状。

    后来御医盛寅出手断定是风湿,朱棣这才说自己以前在北方经常出征草原,饱受湿寒,对症了。

    这也是朱棣目前的病情还算是稳定的原因。

    北征!

    方醒在原地转圈,想着朱棣最终的死因。

    风湿肯定是主导因素,这位帝王倔强,非得要亲征草原。

    如今草原上的两头狼正态度暧昧,朱棣会不会出手呢?

    ……

    方醒找到了贾全,问了乌云的情况。

    “脱欢的新使者还没来,那乌云每日在北平城中逍遥,钱钞颇多。”

    “这样啊!”

    方醒问道:“她喜欢在哪些地方转悠?”

    贾全诧异道:“伯爷,您不会是想要去弄那个女人吧?听说那女人可彪悍的很!有男人觉着她有钱,还漂亮,就去撩拨她,结果被打断手脚扔了出去。那可是母老虎啊!”

    想起方醒家中的母老虎,贾全就觉得这事儿自己不能沾边。

    “你想什么呢?滚蛋!”

    贾全巴不得闪人,闻言一溜烟就跑了。

    ……

    常悦楼,自从被方醒折腾过一次之后,这里的人气不复以前。

    新老板是谁方醒没问,也没必要问,因为对于常悦楼来说,他就是瘟神。

    所以当方醒出现时,大堂里的那些客人都有些呆滞,不禁看看大堂的中间。

    徐景昌都不敢接手,所以新老板也不敢再弄歌舞。

    大堂中间,原先的歌舞台子已经被拆了,摆上了几张桌子。

    掌柜的不敢过来,就交代伙计小心伺候这位伯爷,免得常悦楼再被他弄一把。

    “伯爷,您这是要用饭吗?”

    方醒点点头,说道:“我在二楼有熟人,不用你带路。”

    熟人?

    伙计想想今天二楼的客人,想来想去都想不到有这位伯爷的熟人。

    方醒拾级而上,辛老七和小刀也跟着,倒是有些气势。

    二楼依然是那个构造,小刀走在前面,顺着廊道找到了那个房间。

    “敲门。”

    方醒很想让小刀踢门,可他不想变成瘟神。

    “谁?”

    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刀沉声道:“我家老爷乃当朝兴和伯,开门!”

    门里沉寂了一下,随即打开,乌云出现了。

    “见过兴和伯。”

    方醒点点头,说道:“本伯进去可有碍?”

    乌云有些迷惑,不过能和方醒交谈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所以赶紧侧身相让。

    一进去,方醒就看到两个女人正站在边上,束手而立。

    而且这两个女人的面色绯红,胸襟居然有些敞开和皱褶。

    方醒面色如常的坐在主位上,大马金刀的指着对面说道:“坐吧。”

    什么叫做喧宾夺主,这就是了。

    可在北平城中已经有了厉害名声的乌云却乖乖的坐下了,然后问道:“兴和伯,我叫人重新换桌菜吧。”

    “不必了!”

    方醒皱眉看着那两个女人,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那两个女人紧张的不行,其中一个说道:“伯爷,小女二人乃是……乃是……”

    乌云满不在乎的道:“她们只是我找的乐子,平日里在院子里伺候男人,今日不过是叫了她们出来罢了,男人能叫,难道我不能叫吗?”

    方醒点点头,说道:“你自然是能叫。给钱,让她们走。”

    乌云有些不愿意的掏出了宝钞付账。

    “你们不许使用金银,害的我还得跑户部去兑换宝钞,果真是麻烦!”

    方醒没理她,问那两个女人:“钱对数吗?”

    一个伯爷居然关心暗娼,两个女人惊惶不已,点头道:“对数,伯爷,对数。”

    娼妓,这是一个古老的职业,你无法完全禁止它,最多是能约束它。

    方醒点点头,等两个女人出去后,他看着乌云问道:“脱欢的使者呢?何在?”

    乌云楞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也不知道,兴许是路上耽误了吧。”

    方醒冷笑道:“就那么点路,爬也该爬到大明了吧!”

    乌云辩驳道:“可阿鲁台人多势众,若是使者半路被截杀,我们小王爷也不知道啊!”

    脱欢根本就不喜欢小王爷这个称呼!

    方醒看着桌子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菜,觉得给这些人吃真是浪费了。

    而乌云却有些摸不清方醒的来意,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不知不觉的就把衣襟拉开了些,露出了一抹白嫩。

    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旖旎起来。

    方醒的目光扫过,冷冰冰的,然后他屈指叩击着桌子,沉声道:“收起来吧。”

    乌云的脸一红,赶紧把衣襟重新合拢,心中骇然。

    她仗着自己是使者,近期行事有些高调。

    而最近朝中都在忙着兑换宝钞和处理山东的事,倒也忘了她这个使者,让她有些忘形了。

    而在方醒的面前……

    乌云神色复杂的瞥了方醒一眼,眼前这人曾经击溃过马哈木最精锐的骑兵,更是挽救了朱瞻基,也是挽救了战局。

    而且在北平的这段时间内,她表面上四处游荡,可暗地里却在收集着大明的一切信息。

    信息有些繁杂,可这位兴和伯在这些繁杂当中却宛如鹤立鸡群。

    知行书院,皇太孙的老师,朝鲜和倭国的灭亡和他也有着直接关系,还有交趾。

    这是一个危险的家伙!

    “脱欢可是想左右逢源吗?还是说他想与大明为敌?”

    乌云抬眼看着方醒,看到了一双冷冷的眸子,她心中一跳,急忙否认道:“没有,小王爷久慕大明的风采,一心只想着为大明牵制住阿鲁台,绝无与大明为敌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