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76章 我不喜欢这种玩笑(为盟主:‘武器行01贺’,加更!)

第1076章 我不喜欢这种玩笑(为盟主:‘武器行01贺’,加更!)

    感谢书友‘武器行01’的盟主打赏!

    课间休息,朱瞻墉就如同往常般的走向了围墙边的树林,那里是他的‘基地’。

    作为一个皇孙,朱瞻墉在书院里的日子只能说是备受冷落。

    除去岳保国之外,书院里的学生们都被他那高高在上和漫不经心的态度给惹毛了,哪怕书院一再强调要团结友爱,可大家都离他远远的。

    书院的学生们虽然有时候调皮,可谁也不会翘课。作为科学的学生,他们能有幸得以进入书院,接受最正宗的科学体系教育,这等机会不会有人放过。

    围墙边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朱瞻墉假装整理鞋子,然后看了身后一眼。

    没人!

    他走到大树边上,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这个动作如果被宫中的人看到,一定会以为这是个假的朱瞻墉!

    往日金尊玉贵的郡王,此刻轻松的爬上了大树。

    沿着一根树枝,朱瞻墉到了墙头。他回头冲着书院得意的笑了笑,然后一跃而下。

    沿着书院的围墙向着北平城方向走,如果换做以前的朱瞻墉,绝对半路就得累趴下。

    可在每天的操练下,如今这点儿路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何况他也没准备进城。

    大市场已经初见规模,一排排的商铺正拔地而起都是水泥砖房。

    那些民夫都在奋力的搬砖,或是砌砖。有人在和水泥,又人挑着水泥进去……

    就在这个大工地的边上,朱瞻墉走到一堆砖头的后面,只露个脑袋在外面,看着那个小摊。

    “春妹,我刚回来就来看你。”

    这时没生意,春妹就休息,顺便数钱。

    小刀看到春妹不理自己,就再靠近一步,嬉笑道:“我这次可是立功了,老爷论功行赏,我又多了两贯多钱,才将给了夫人存着,春妹,我明早就去你家砍柴!”

    春妹低头数钱,头也不抬的道:“你是我啥人?我家用不着你劈柴火!”

    小刀讪讪的道:“春妹,夫人说已经说好了,就等着纳币请期了。”

    春妹还是没抬头,只是那耳朵渐渐的红了。

    小刀大胆的再进一步,紧张的道:“春妹,老爷拨了个小院子给我,等着明日就请人来修整,你……你喜欢啥样的屋子?”

    春妹微微抬头,低声问道:“你不是脱籍了吗?怎么还叫老爷?”

    小刀抓头嘿嘿一笑,然后正色道:“没老爷哪有的我?就算是脱籍了,以后我也会在方家住着,跟着老爷。”

    看到春妹没反应,小刀有些沮丧,“春妹,我原先只是兴和堡的编外斥候,没钱粮的那种,每日就靠着顶替他们出堡探查,才能换取食物,若不是老爷去了兴和,收了我,我现在应该已经死在了草原上,兴许已经变成了狼粪。所以……”

    春妹用更低的声音说道:“我又没说不行,只是觉着你的称呼奇怪,以为你……”

    良贱不通婚,这个是铁律!

    小刀只觉得胸中畅快,恨不能翻几个跟斗散发自己的快乐。

    这时已经快收工了,那些民夫们有的会买了春饼带回家给孩子吃,春妹看到人流过来,急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

    小刀得寸进尺的道:“春妹,我也会呢!我帮你卖吧!”

    为了找到套近乎的机会,小刀这一路没少练习做春饼,让辛老七们吃的看见春饼就头痛。

    春妹瞪了他一眼,低喝道:“我要卖春饼了,你赶紧走!”

    小刀悻悻的退后,靠在砖垛边看着那些民夫们叫嚷着,要春妹赶紧包春饼。

    面皮,舀菜,包起来,递过去,收钱……

    春妹一连串的动作看着赏心悦目,而且速度很快,小刀眨巴着眼睛,不想错过一个细节。

    “她是你媳妇?”

    身后的声音吓了小刀一跳,他条件反射的就一个腾身,随后就摸出了飞刀。

    朱瞻墉得意的看着小刀的反应,等小刀悻悻然的落地收刀之后,他才挑眉道:“你们出门之后,我经常出来到这里看她卖东西,有时候她还会给我春饼,不要钱。”

    小刀握紧拳头,差点想一拳把眼前这张满不在乎的脸打个稀烂。可他转念一想,这位郡王才那么大,兴许还不知道男女之事,这才低声威胁道:“别看你是郡王,惹恼了我,就把你杀了,然后带着春妹远走高飞,谁也奈何我不得!”

    朱瞻墉开始以为小刀是在开玩笑,可当他看到小刀的眼中全是杀机之后,他这才强笑道:“我开玩笑的,春妹可凶了,那些民夫都被她骂的不敢啰嗦。”

    小刀盯着朱瞻墉看了一会儿,点点头道:“我叫小刀,我不喜欢这种玩笑!”然后他就上马离去。

    “他真会杀了我?”

    朱瞻墉擦去额头上的汗,赶紧就往书院跑。

    从围墙进了书院,此时已经放学了,逃了一节课的朱瞻墉去找到了马苏。

    马苏对朱瞻墉也有些头痛,这位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按照吕长波的说法,就是让他自己玩,只要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随便他怎么玩。

    朱瞻墉却没有被人厌恶的自觉,就问了马苏:“师兄,小刀真的敢一怒杀人吗?”

    马苏闻言就皱眉道:“你惹他了?”

    朱瞻墉漫不经心的道:“嗯,就是和他开了个玩笑。”

    “开玩笑?”

    马苏的嗓门提高了些,说道:“小刀从小就是孤儿,在边塞长大,为了活命,还没马高就跟着出去哨探,为了活命,他还练了飞刀。你要记住了,别看小刀一天笑嘻嘻的,恩师说过,小刀的心中全是暴戾,那是从小杀人逼出来的暴戾!”

    朱瞻墉楞了一下:“师兄,可小刀从来都没杀过普通人吧?在方家庄他从来都是笑嘻嘻的。”

    马苏淡淡的道:“那是因为恩师能压住他,若是没有恩师在,你今日最少要断条腿。”

    “别不相信,若是几年前的小刀,你今日肯定要吃亏。你也别想着什么讨回公道,恩师最为护短,你若是去告状,明日你就得卷起铺盖回宫!”

    如果把朱瞻墉和小刀放在一起选择,马苏相信方醒铁定会让朱瞻墉滚蛋!

    勋戚皇族,大多都是在浪费粮食!

    朱瞻墉的神色突然变得萧索起来,低头说道:“是,我知道了。”

    马苏皱眉道:“你且好好的用心学,少逃课!”

    朱瞻墉点点头,拱手后转身离去。

    马苏摇头无语,这位郡王真的是让人头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