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75章 栋梁,祖师爷
    洗澡出来,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了。

    一家人,除去坐在专门打造的木车里的平安之外,都坐在了一起。

    土豆已经能参加一家人的聚餐了,洗个澡之后,看着唇红齿白的,正儿八经的坐在方醒的对面。

    一家之主回来,自然是丰盛的一顿,连中午从书院回来的解缙都没来打扰。

    “吃饭吧。”

    方醒第一筷夹给了张淑慧。

    “我不在家,淑慧辛苦了。”

    张淑慧面带红晕的道:“家中也无大事,妾身比不得夫君在外奔波劳累。”

    方醒笑了笑,第二筷夹给了小白,笑道:“你把平安带的极好,也辛苦了。”

    小白喜滋滋的接受了夸赞,还表功道:“少爷,我还帮夫人算账来着。”

    “好,辛苦了。”

    方醒笑了笑,却看到土豆努力的在夹菜,就想帮忙。

    “爹,不要,我能夹!”

    没有自称孩儿,这是因为土豆太小,方醒不愿意让孩子那么小就变得古板起来。

    土豆摇摇晃晃的夹了一块扣肉,想递给方醒,可手短够不着,就有些沮丧。

    方醒把碗递过去,接过扣肉,土豆这才正儿八经的道:“爹出去挣钱辛苦了,等我长大后,就替爹出门挣钱,让爹在家歇息。”

    方醒笑道:“好,那爹就等着你长大了孝顺爹娘。”

    小白闻言就回身看看正被喂奶的平安道:“平安可稳沉了,长大了肯定也是个孝顺的。”

    方醒点头道:“都是一家人,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不过我的孩子,孝必然为先,不过这个孝却不是愚孝,等他们大些了我再慢慢的教吧。”

    那种愚孝是方醒所不能接受的,老子荒唐,儿子还得要帮忙,这种孝顺反而是在害人。

    小白点头道:“嗯!少爷一定能把他们教成栋梁。”

    “栋梁就不必了。”

    张淑慧敬酒,方醒举杯喝了,然后说道:“我不指望土豆他们成为栋梁,更不会强迫他们成为栋梁,这一点你们要记住了,不要去强迫孩子。”

    张淑慧有些茫然,“夫君,您看看那些勋戚的子弟,许多都不上进,咱们家两个爵位,若是孩子不上进,妾身有些担心……”

    “你担心什么?”

    方醒说道:“我的孩子,就算是不入官门,也会学习科学,有为夫的教导,他们就算是当教授都能名满天下。”

    看到土豆有些懵懂,方醒笑了笑,轻松的道:“我的孩子,必然会在一方面有所建树,等他们有了孩子,我自然会仔细看看,仔细教授,咱们家啊!只会越来越好!”

    张淑慧笑道:“是了,夫君的科学闻名天下,不说别的,就那个数学,学会了起码能算账,不会被人给骗了。”

    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方醒的脸上全是黑线。

    这就是勋戚的妻子,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在继承爵位之后,会因为站错队、蠢笨……等问题被削爵定罪。

    能算账,那就不会被人算计,这样起码能保住爵位,一家老小能安稳度日。

    ……

    下午方醒去了一趟书院,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此行的事,然后令学生们根据这些事情写一篇感言来。

    “一万字以上,要用心,不用心的抄写教科书!”

    现在书院惩罚学生,除去跑步之外,就是抄书,抄教科书,而且要求字迹工整。

    解缙最近总是红光满面的,和方醒在他的房间里聊的热络。

    “我家的悠悠果真是可爱,比你家的土豆和平安强多了。”

    方醒问了书院的近况,然后又问了朝中近期的情况。

    “……赵王最近有些急躁,和太子发生过几次冲突。”

    “还有……”

    解缙摇摇头道:“曲阜之事,大多人认定是你干的,那些文人叫嚣着要与你同归于尽,你最近少出门吧!”

    方醒笑了笑,“不是我看不起文人,他们自己多半是没胆的,有胆的大多是愣头青,那种人不足为据。”

    “再说了,曲阜干的那些事就没人讨伐吗?”

    解缙无奈的道:“谁敢?那比忤逆的罪过大多了,乱棍打死都会被说死得好!谁敢?”

    方醒摇摇头,起身道:“自从有了祖师这个称谓之后,祖师说的话就必须得是真理,只能往好的地方想,去阐述,谁敢揭短,那就是大逆不道!”

    “解先生,这是在倒退!”

    “祖师的话必须对,不对你也得解释对,这就是后世那些徒子徒孙的重要任务,为此养活了大批的考据者。”

    方醒走到窗户边,书院近水楼台,已经全部换了玻璃窗。

    他双手放在窗台上,悠悠的道:“可他们的祖师爷当年说这话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这谁去考据过吗?他当年说的话果真是后人解释的这般吗?天知道!不过大家都是捧着祖师爷的招牌在混饭吃,勘破不说破,大家还能做朋友。”

    方醒回身笑道:“而我不但是勘破,还做了对手,更是在他们祖师爷的地方撒了把野,所以他们就要疯了,那就疯吧!我等着!”

    微微颔首,方醒就出了书院,去了朱芳那里。

    在建造军营的时候,请示过朱棣后,在边上划出了一大块地方,作为朱芳的地盘。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大屋子,全是水泥砖房。

    朱芳看着又黑了些,不过还是比不过方醒。

    “老爷,您看,炉子都建造起来了。”

    朱芳指着炼钢炉说道,方醒点点头,走过去摸了摸外面,问道:“轨道如何了?”

    朱芳显得踌躇满志的道:“马上就准备开干了,绝对不成问题。”

    方醒看到那边在做模子,就说道:“这些我不懂,不过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出符合要求的轨道来。不要怕失败,咱们这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一次成功才见鬼了!”

    朱芳嘿嘿的笑道:“老爷,其实就是材质的问题,咱们这几年试验了无数的配方,要说能承受车辆运行的轨道,那还真是问题不大,只是要摸索一下怎么制造成型罢了。”

    方醒负手笑道:“这个我不管,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都打起精神来,那些码头和矿山都在用人扛马拉的运货,等咱们的铁轨上场,且让那些圣人子弟们看看什么是科学!一天摇头晃脑的念着子曰,每日就琢磨着做文章可能强盛大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