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74章 莫名的愤怒
    感谢书友:‘钻进书堆里’的万赏!

    殿内的气氛凝滞,梁中早已把其他人赶了出去,自己在门外守着,然后就听到了方醒的怒吼。

    微微摇头,梁中想起自己做太监的原因,就是家里吃不饱,为了不被饿死,就阉割了他。

    殿内,方醒的怒火已经消散了,但说的话更加的沉重。

    “殿下,臣亲眼看着一个孩子饿死,就在臣的眼前,那稀粥都灌不进去,就这么去了。”

    方醒回忆起那个场景,微微摇头:“那眼神呆呆的,对这个世界显然已经没了眷恋,只希望他去的地方不再有饥饿,不再有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圣人子弟……”

    “叉出去!”

    朱高炽举起玉如意,面色涨红的喊道,最终还是没扔出去。

    方醒坦然的行礼告退,转身就被两名侍卫给按住肩膀,押解出去。

    方醒走了,可他刚才的话仿佛还在殿内回荡着,让朱高炽和杨荣面色郁郁。

    “殿下,臣……告退了。”

    杨荣本是来助拳的,可却被方醒一套乱拳打的晕头转向,竟不知如何反驳。

    如果换做吕震在这里,他肯定会从各个方面来批驳方醒的‘狂言’,可杨荣却不行,他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去辩驳。

    朱高炽很愤怒,却不知为何,只是莫名。

    刚才的对话很快就传到了朱棣的耳中,他正在休息,王贵妃在给他揉捏肩头。

    孙祥汇报完毕,就偷偷的瞥了朱棣一眼。

    朱棣眯着眼看着外面,突然摆摆手,王贵妃放开手,然后送上了茶水。

    “出去!”

    朱棣随意的挥挥手,孙祥躬身告退。

    “方醒大胆!”

    朱棣喝了一口药茶,皱眉道:“这茶也好歹换个方子。”

    王贵妃抿嘴笑道:“陛下千万别说这个,太医院的那帮子御医每日都在翻典籍,查找方子,头发都快掉光了。”

    朱棣一口喝干,然后放下杯子,幽幽的道:“万世师表啊!”

    王贵妃的面色平静,递了一杯温水给朱棣漱口,说道:“兴和伯总是年轻气盛,这般下去,迟早会被人视为眼中钉。”

    朱棣嗯了一声,把漱口水也喝了,在王贵妃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中说道:“那是根基,也是蛀虫,迎来送往,不过是维系脸面的东西罢了。只是天下文人却要靠着他家团聚在一起,若是动了……”

    王贵妃面色煞白的道:“陛下,那可不能动!动了……臣妾不敢想……”

    朱棣摇摇头道:“蒙元时,那家人效力颇多,堪称忠臣。大明肇始,以父皇的霸气,依然不敢触碰,可见根深蒂固!”

    良久,朱棣吐气道:“朕亦无计可施,否则动荡就在眼前!”

    王贵妃从未见过朱棣出现这等无能为力的模样,就劝道:“陛下,咱们且慢慢的来吧,只要吏治清明,大明就会万世永昌。”

    朱棣摇摇头道:“历代下来,英明的君主无数,可吏治依旧如故,最多是好一阵。所以朕放纵知行书院和科学传播,也是奢望吧,奢望能撼动一二。”

    ……

    方家庄,当方醒进了家门后,那些烦人的事都抛在了脑后。

    “老爷!”

    “老爷!”

    “……”

    突袭的效果很好,当方醒进了后院时,在院子里推着婴儿车狂奔的土豆就被吓了一跳。

    婴儿车里的平安在这种颠簸下睡的和大老爷一般的稳当,而土豆却瞪大眼睛看着方醒。

    方醒蹲下来,笑着准备迎接土豆,可土豆原地站着,眼珠子一转,突然嚷道:“铃铛……邓嬷嬷……”

    在方醒的瞠目结舌中,土豆推着平安就往正堂跑,边跑边喊着铃铛和邓嬷嬷。

    几乎是同时,一声咆哮之后,铃铛和邓嬷嬷同时冲出来。

    人在半空中,邓嬷嬷已经完成了拔出细剑、确认目标的动作。

    而铃铛一个虎扑出来,狗眼迷惑,落地后就冲到了方醒的身边,绕着圈的嗅着他的脚。

    邓嬷嬷的身体在空中一个跟斗,落地后见礼道:“见过老爷。”

    张淑慧和小白也出来了,两人看着黑黝黝的方醒,根本不用确认,就欢喜的下了台阶。

    土豆护着平安,回头嚷道:“娘,有坏人!”

    张淑慧没搭理他,近前和小白一起福身。

    “夫君辛苦了。”

    方醒一手一个扶住,笑道:“不辛苦,只是天气热,把人给晒黑了。”

    小白看着方醒的黑脸,不禁伸手摸了一把,讶然道:“少爷,您的脸好像还滑了些。”

    方醒被摸得有些心猿意马,拉着两人走向了土豆。

    土豆警惕的召唤了铃铛过来,不过是一段时间,他已经认不出方醒了。

    方醒近前蹲下,笑眯眯的道:“小子,不认识你爹了?”

    “爹?”

    土豆看着方醒的黑脸,犹豫了一下,学着先前小白一般的摸了过去。

    看到他有些怯,方醒捉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笑道:“小子,在家可听话吗?有没有好好的照顾弟弟?”

    土豆抬头看看张淑慧,张淑慧只是在笑。再看看他信赖的高手邓嬷嬷,邓嬷嬷也是在笑。

    而铃铛已经在父子俩的脚边钻来钻去,不亦乐乎。

    看到土豆懵了,方醒不禁大笑着抱起他,然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喜道:“这才多久没见,土豆就长高了些。”

    土豆的反应有些僵硬,方醒知道这是孩子的自然反应,就把他放下来,去婴儿车边上看了看平安。

    平安已经被闹醒了,可却没哭,只是睁着黑漆般的眼睛在看着方醒。

    “小平安,爹回来了!”

    方醒俯身亲了平安一口,然后把他提溜出来抱着。

    “走,咱爷三洗澡去!”

    方醒抱着平安,牵着土豆,浩浩荡荡的就往浴室去。

    土豆回头向张淑慧求救,换来了张淑慧的捂嘴轻笑。

    小白嚷道:“少爷,平安好像会凫水了!”

    张淑慧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嗔道:“夫君粗手粗脚的,到时候平安呛水了你又要哭了!”

    小白皱眉道:“不会吧?要不……”

    张淑慧俏脸绯红,低声道:“有孩子在呢!”

    ……

    浴室里已经放好了水,方醒把两孩子脱的光溜溜的。

    土豆已经开始熟悉了方醒,问道:“爹,我想撒尿。”

    方醒在给自己脱衣服,闻言就不在意的道:“到门外撒去。”

    土豆扭捏的道:“爹,羞!”

    方醒身穿内衣诧异道:“你一个小屁孩羞什么羞?难道活人还得被尿憋死?赶紧去,就撒在那棵树下面。”

    等土豆再回来时,方醒已经用手托着平安,让他在池子里玩水。

    至于会凫水了,纯属笑谈。

    土豆羡慕的道:“爹,我也要!”

    方醒笑道:“那就来吧,今儿教你们学凫水。”

    于是整个浴室就充满了笑声,在笑声中,父子之间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