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71章 千年的家族,倒塌的围墙
    王福生走了,杨士奇大惊,急忙就来找方醒。

    可方醒却在酣睡,杨士奇被辛老七给拦住了。

    “我家老爷近几日都没好好的睡过觉,杨大人还请见谅,若不是急事和公事,就让我家老爷好好的歇息歇息吧。”

    杨士奇没辙,只得在外面等着。

    茶水喝了几杯,杨士奇最近也是心力憔悴,竟不知不觉的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却发现没人了。

    门口没人,他推开房门进去一看,方醒也没在。

    这是怎么了?

    杨士奇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看着空荡荡的营地目瞪口呆。

    “杨大人,聚宝山卫半个时辰前就走了。”

    杨士奇气急跺脚,然后赶紧去找到了那位青衣男子。

    “唐赛儿之事是不是你家捅上去的?”

    青衣男子也是才午睡起来,他打个哈欠,满不在乎的道:“不过是想给他个教训罢了,所以只是让御史含糊其辞,不然他方醒死定了!”

    说完他看到杨士奇一脸的颓然,就皱眉道:“杨大人,王福生都走了,此事也就罢了,难道还有什么……”

    “聚宝山卫也走了。”

    杨士奇苦笑着摇摇头,然后看也不看青衣男子一眼,转身离去。

    青衣男子喃喃自语道:“不过是学士罢了,什么玩意儿!也敢在我的面前使气吗!”

    没多久,杨士奇的随从来了,硬邦邦的说道:“我家大人说了,那方醒人称宽宏大量,此番被你家暗算,他必然不肯罢休,大家自求多福吧!”

    青衣男子愕然,揉着眼睛道:“去回复你家大人,就说他想多了,咱们还是赶紧办事为好。”

    ……

    曲阜城不大,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作为华夏第一世家的圣人家,就像是一尊大神立在这里,历经几朝几代依然昌盛。

    进入曲阜城,你就可以处处感受到圣人的影响力。

    夜晚降临,几个男子摇摇晃晃的走在街道上,无人敢问。

    在这里,圣人家就是律法,谁敢违背,就是公敌。

    曲阜城除去圣人家之外,真的不算是大,所以几个男子跌跌撞撞的,没多久就到了圣人府的门外。

    圣人府邸,自然是有一番不凡的气象,虽然没有日照生紫烟,可也是恢弘大气。

    几个男子笑着摇摇头,然后避开正门,往后面绕过去。

    黑暗中,几个黑影冒了出来,悄然跟了过去。

    人喝酒之后容易兴奋,兴奋总得要发泄一二,于是踢踢这里,打打那里,都是平常事。

    “二维,看我的!”

    几个男子中的一个笑着飞起一脚踢在围墙上,然后得意的道:“谁看见了?哈哈哈哈!”

    如果是百姓敢这样做,明日全家都会消失。

    可这几人都是圣人府中的子弟,而且是比较受宠的子弟,最多是呵斥几句罢了。

    “为真,你果然是文武双全……呃!”

    后面追来的黑影只用了十多息的时间就摆平了这三人,然后有人低声道:“下面怎么弄?”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说道:“老爷说了,人断腿,而且是不能恢复的那种,他们不是号称圣人家的杰出子弟吗?想必学问精深,瘸腿也能行。”

    “不过在此之前,咱们先挖挖圣人家的墙角,老爷说了,圣人家豪奢,多挖点。”

    黑影们拿出特制的手钻,抹油之后开始钻墙。

    看他们的动作分明就是熟练工,而且事先就对这里的围墙构造有研究,所以工作开展的很顺利。

    一个多时辰后,黑影们完成了工作,开始休息。

    那三个被打晕的男子已经被喂了药,黑影中有人起身道:“开始吧,先断腿,然后挂绳子。”

    三个男子的嘴被堵住了,咔嚓之身随即响起,身体在疯狂的扭曲挣扎着。

    “再喂点药。”

    其实不是喂,而是捂。

    黑影们用毛巾浸湿了药物,然后捂在三人的鼻子上,没多久挣扎就消失了。

    随即就是系绳子,把绳子系在下面挖空出来的砖头上,然后向远处走。

    “给他们松绑,堵嘴的东西也撤了,我们马上出城!”

    黑影们渐渐离去,黑暗中,他们一起拉动绳子,那些只剩下单块砖头支撑的围墙突然……

    “轰!”

    黑夜中,围墙轰然倒塌的声音震动了安静的曲阜城。

    “走!”

    黑影们一边收回绳子,一边往城墙跑,很快就消失不见。

    人走了,可整个曲阜城都乱套了。

    “是圣人府!”

    喊声中带着惊惶,在曲阜人的眼中,圣人府就代表着此处可以不受兵灾,不受匪害。

    无数的喊声和火把一起冲过来,把现场照的亮堂。

    “嘶……”

    现场没人说话,只有一片轻嘶声。

    作为千年的圣人府邸,长久的安稳让这家人早就忘记了居安思危这四个字的写法。

    不管是内乱还是外族入侵,谁敢不给我家面子?

    不给我家面子,就是不给天下读书人的面子!

    一群人,几百人,浩浩荡荡的在灯笼和火把的照耀下气势汹汹而来。

    为首的中年男子走到近前,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巨大的缺口。

    “老夫自从记事以来,除去出门之外,就再也没在府中看到过外面,今日……今日……我家的根基啊!噗!”

    一口老血从中年男子的嘴里喷出来,在火光中显得格外的妖艳……

    ……

    没有船,郑和此刻应该快抵达京城了。

    只有路,那干裂的路,马蹄踏上去就会溅起一点儿水分都没有的尘土。

    整个世界仿佛都是阳光,灿烂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方醒和麾下一样,并没有戴斗笠遮阳,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即将干涸的泉眼里的鱼儿,随时都会死去。

    王贺更夸张些,他头顶着一片从上个集镇中找到的荷叶,驱马和方醒并行,低声道:“消息已经传来了,曲阜的圣人府中,围墙在夜间突然倒塌,整个曲阜都快疯了,都说是天罚!”

    方醒的脸上没有汗水,只是滚烫,他摸出一瓶正气水,一口干了,然后皱着脸道:“天罚吗?我看难啊!”

    王贺得意的道:“现场有圣人府上的三个子弟,都断了腿,而且无知无识,他们都说就是那三人夜间犯禁在外饮酒才导致了天罚。”

    喝了正气水,方醒打个嗝,觉得很难受。

    “不管是天罚也罢,人祸也罢,与我们无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