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9章 曲阜人家
    上一章是齐王府,爵士昏头了,感谢书城和起点提醒的书友们!

    ……

    “有东西!”

    这声音带着些惊惧和惶恐,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杨士奇瞬间就下了决断,喝道:“让他闭嘴过来!”

    声音是从右边传来的,杨士奇的随从跑过去,没多久就带着一个小吏过来。

    这小吏杨士奇有印象,眼神狡黠,所以这几日他负责统计下面的数据,每每借机来拍马屁时,杨士奇都冷眼以对。

    可现在的他面色煞白,眼中的狡黠无影无踪,只剩下了惊骇。

    杨士奇心中一个咯噔,然后指着小吏道:“看住他,不许说话!”然后他自己就朝着右边去了。

    齐王府在齐王父子被拎到金陵之后就封闭了,也就是说,以前是什么样,现在就该是什么样。

    路上杂草丛生,杨士奇甚至还看到了一只野鸡,那野鸡被他惊动,一头就撞了过来。

    杨士奇一脚踢开野鸡,前方就是主殿,也是代表着皇家尊严的地方。

    上了台阶,杨士奇揉揉眼睛,然后往里面看去。

    这一看,差点让杨士奇吐血。

    窗纱早就不见了,大殿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就在大殿的中间,被人挖开了一个大洞,而就在洞口的边上,一堆金银铜钱散落了满地,还有宝钞,被风吹的整个大殿里都是。

    这个难道是齐王的藏宝地?

    那他尖叫个什么?

    杨士奇缓缓走过大殿,绕到了后面。

    后面有不少屋宇,只是看着都有些衰败了。

    杨士奇走进一个被推开门的小宫殿里,然后整个人就呆立原地。

    “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里面堆满了粮袋,几个袋子还被人给打开了,粮食流了一地,十多只大老鼠正懒洋洋的在吃着,一点儿都不怕人。

    “本官败了!”

    齐王府不可能会用宫殿来装粮食,那么这里的粮食的来路不消说。

    杨士奇顺着这里往右边走,越看越悲戚。

    “都是粮食,都是粮食,疯狂啊!”

    所有的大小宫殿、屋子里都堆满了粮食,而目前这些粮食正在供养着一个庞大的老鼠群。

    杨士奇终于知道那个小吏为何要尖叫了。

    这些粮食大抵就是从粮仓中弄出来的,只是因为方醒当时突然来到山/东,于是来不及送回粮仓,只得暂时放在这里,无人过问。

    王府自然没人敢进来,这里的安全无虞,没人能发现这些粮食。

    “若是被陛下得知此事……山/东怕是要地龙翻身了!”

    居然敢动老朱家的王府,这是想干什么?

    消息一旦传到京城,朱棣绝壁会让山/东的官吏付出代价。

    怎么取舍?

    那些被押解进京的官吏正在接受讯问,消息传过去,原本只是流放的,大概会全家抄斩。

    而山/东也是圣人家族影响力颇大的地方,若是被连根拔起,那个恨意会冲着谁去?

    方醒不可能,他只是把消息告诉了杨士奇。

    “嘶……”

    杨士奇突然身体一软,就靠在了边上,面色很难看。

    “方醒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处隐秘?他为何不上报?若不是唐赛儿之事,他准备要用此事来干什么?”

    杨士奇很累,他强撑着走回去,看到那个小吏正躲在一边,不敢抬头看人,就叹息了一声。

    很敏锐的感觉,很有为官的悟性,可惜了!

    现在应该要做的就是安稳人心,所以杨士奇故作轻松的道:“不过是些老鼠翻出了些金银罢了,不值一提。”

    老鼠啊!

    大家看着那个小吏,不禁都笑了。

    至于金银,王府之中当然不缺,可谁也没这个胆子去拿。

    回到府衙,杨士奇闭门一个多时辰,午饭都没吃,再次出来时,门外已经有人在等候了。

    “必须要运出去。”

    “可以,这不是问题。”

    “不能被人看到。”

    “杨大人放心。”

    “这些粮食和金银必须是青州的,谁也不能动,否则本官玉石俱焚。”

    “可以,我家不是叫花子!”

    “可你们很贪婪,侵占土地,逼良为奴。”

    “那是以前,杨大人,咱们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

    “必须要等聚宝山卫走了之后才能动手,当然,如果你家想试试他的宽宏大量,那本官就当什么都没说。”

    “骤进之徒,我家不屑于与此人打交道!”

    “那好吧,不过你家那人保不住了。”

    “为何?”

    “不要问为何,不想激怒陛下,那就当他已经死了,否则曲阜以后的名声将会顶风臭十里。”

    “我明白了,此事就这样吧,杨大人,你获得了我家的感激。”

    “我不稀罕!明白吗!我不稀罕!”

    杨士奇突然暴怒了,他指着身前的这个青衣男子说道:“堂堂的曲阜人家,与官吏勾结,侵吞田地,逼良为奴,最让本官无法容忍的是,居然还携手……啊!携手!把粮仓搬空了大半,我就问一句,曲阜得了多少好处?说!”

    青衣男子愕然退后一步,然后不自然的道:“没有的事,不过是下面几个不懂事的小子掺和了一下,已经被禁足了。”

    杨士奇的怒火依然压不住,他想起方醒看自己的眼神,不禁羞怒交加的喝道:“已经被人知道了!明不明白?!已经被人知道了!”

    青衣男子矜持的道:“知道了又如何?难道他还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说出去吗?说了也没人信,反而会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杨士奇的火气一下子就消了,他无力的指着外面道:“你回去吧,本官建议你们最好查一下自家的田地,不该有的,最好还回去。”

    青衣男子失望的摇头道:“杨大人,你低估了我家,从汉代至今,我家就居于中原,不管谁来了都屹立不倒!”

    杨士奇闭上眼睛,疲惫的道:“是了,本官听闻方德华说过,说大明坏了只是百姓和皇室遭殃,而文官却能屹立不倒,这就是异曲同工啊!”

    ……

    “这就是贪腐之源!”

    杨士奇这里的动静方醒了如指掌,这件事无人能和他交流,他也不能说出去,只得闷着。

    “老爷,那人走了。”

    此事方醒只敢用家丁去查探,闻言他说道:“还在青州吗?”

    “还在。”小刀有些迷惑的道:“那人的气势很盛,大街上走着,感觉就像是……神灵,对,就像是神灵。”

    方醒眯眼道:“他们长久被供奉着,已经认为自己就是神灵,其实只是庙里的木胎神像,做给天下人看的神像。不做出改变,这神像迟早会被打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