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8章 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感谢盟主:“赤焰的噩梦疯”的两次飘红打赏!

    ……

    随着粮食进入山/东,杨士奇的活陡然多了起来,不是协调重新填满粮仓,就是在安排人去查验各地的庄稼情况。

    知府衙门中,杨士奇刚安排好一件事,疲惫的坐在椅子上说道:“等不了了,兴和伯明天再不到,本官就去济南。”

    虽然山/东一地被拿下了不少官吏,可济南还保持着一个大致的布政司架子。要想指挥山/东抗旱救灾,杨士奇还真的不能在青州呆了。

    后续的事情多如牛毛,杨士奇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多带些官吏跟来。

    京城正在审理远山/东一地的官吏,甄别之后,无罪的大概会官复原职,可这时间不等人啊!

    杨士奇摇摇头,起身出了房间,准备去问问聚宝山卫留守的一个百户所。

    才走到前边,杨士奇就皱眉问随从:“你可听到马蹄声了?”

    随从侧耳一听,说道:“是的大人,不少马,应当是聚宝山卫回来了。”

    杨士奇马上转身回去,他不想弱化自己的立场。

    而方醒一回来就到府衙寻到了杨士奇,两人把门关上,开始了谈判。

    虽然是上午,可气温却不低,杨士奇看着方醒说道:“兴和伯,抓到那个唐赛儿了?”

    方醒皱眉道:“不是抓,而是解救。”

    “解救?那也不错,不过这个范围可否放宽些?”

    杨士奇的声音有些缥缈,仿佛是来自于远处。

    “杨大人,那三人中间的谁让你这般眷顾?”

    方醒的声音同样飘忽。

    “你为了那三人堪称是煞费苦心,而且他们的罪证确凿,杨大人,是什么在驱使你徇私?”

    杨士奇老脸发红,就准备说话,可方醒压压手,眯眼道:“让我来猜一猜!按照你杨大人以往的性子,这三人就算是要遮掩,可也不会完全脱罪。”

    方醒指指外面道:“你杨大人号称从不徇私,家人亲友从来都得不到你的好处,那么我们来想想这是谁。”

    “山/东!曲阜!”

    方醒逼视着杨士奇,说道:“天下儒生是一家,曲阜是你们心中的圣地,那位圣人的牌位就在那里,杨大人,可是他家的亲戚?”

    杨士奇不自在的点点头,在方醒的面前,他还不想认输。

    否认就是认输!

    方醒唏嘘道:“那三人堪称是唐赛儿父亲身亡的罪魁祸首,杀人偿命。可所谓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自然是不相信的。”

    杨士奇默然,他也承受了压力,前几天有人暗中递了个消息过来,说是那边的重要人物比较关切那三人中的一人。

    而且对方还要求他务必要确保那人的名声不受影响,也就是说,要开脱,那就三人一起开脱,以掩人耳目。

    “有官有势尽着使,见官见府没廉耻,若与小民共一般,何不随他戴帽子!”

    方醒缓缓吟哦着,杨士奇博览群书,知道这是关汉卿的包待制三勘蝴蝶梦中的词,而这个戏曲说的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方醒说道:“已斋先生的窦娥冤堪称巨著,可这个包待制三勘蝴蝶梦立意虽高,却有些瑕疵。”

    关汉卿号已斋,在戏曲方面堪称是诗词中的李杜。

    可方醒却质疑道:“那王老汉说是耕读之家,三个儿子都读书,我就纳闷了,那谁来干活?谁来挣钱?而后买纸笔还得王老汉上街,这三个儿子有何用?包拯最后还大喇喇的给那三个读书人封官,想来他们必然是国之干城吧!”

    三个书呆子,买纸笔都要老父上街,害得老父被恶霸打死,这等人可能重用?

    方醒的话看似和今日的话题不搭边,可杨士奇却从中嗅到了味道,他铁青着脸道:“兴和伯,这里是山/东,你这般肆无忌惮的诋毁儒家,当真不怕吗?”

    “我怕什么?”

    方醒冷笑道:“方某行得正,做的事无需掩饰。”

    这是要彻底的拒绝杨士奇的要求。

    “兴和伯,那唐赛儿杀官造反,罪证确凿,你确定要包庇她吗?”

    作为一个政客,不管立场如何,可却不能逆来顺受。

    所以杨士奇马上就展开了反击。

    方醒起身道:“是,可我说过,那是官逼民反!”

    这不是私人矛盾,所以杨士奇只是淡淡的道:“可她确实是反了!再说山/东一地的官吏还是有不少好的。”

    “杨大人,莫要逼我。”

    “兴和伯,各退一步如何?”

    “可我却见不得那些贪鄙的官吏逍遥法外!那会让我觉得如同吃了死老鼠一般的恶心!”

    方醒走到房门处,伸手推开,然后眯眼感受着阳光,没回头说道:“杨大人,晋王府中有些好东西,我觉得你应当去看看,不看你必然会后悔!”

    方醒走了,杨士奇端坐原地,良久悠悠一叹,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本官居然会有徇私的一天,真真是白读了圣贤书,来人!去晋王府!”

    晋王府一直有人看守,原封未动。

    杨士奇有朱棣的授权,进入一个废王的王府自然不是什么忌讳的事。当然,这一路必须要有人陪同监视。

    为了避嫌,杨士奇带了不少官吏进来。一行人进了王府,就开始了走马观花的游荡。

    晋王府占地颇大,雕栏玉砌,只是杨士奇无心观赏,在外围走了一圈之后,就从端礼门进了王府的核心区域。

    大家的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的社稷坛和山川坛,只有杨士奇,不时走到那些房间的外面往里看。

    这是失礼啊!

    后面的官吏们都挤眉弄眼的交换着看法,都觉得杨士奇大概是在找什么东西。

    作为‘钦差大臣’,杨士奇会在以后山/东的官吏应用上有发言权,所以这个马屁不可不拍,于是这些官吏们都各自散开,四处查看。

    走了半个王府,大家都一无所获,杨士奇有些气喘吁吁的站在屋檐下乘凉,有人就过去问找的什么东西,却没得到回答。

    难道是方醒恼羞成怒了在骗我?

    杨士奇觉得方醒弄不好会和那个唐赛儿有些瓜葛,为此干出些小孩子般的把戏来也不稀奇。

    “再看看吧……”

    杨士奇跺跺发麻的脚,准备再往前走,却听到了一声尖叫。

    “有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