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6章 野心难抑
    说是山寨,其实就是个聚居点,只是边上多了一圈寨墙。

    南寨是唐赛儿的地方,视线顺着寨墙往北走,最后定格在一间土屋里。

    “杀了他!”

    一个敞胸大汉起身喊道,目光转动一圈,顾盼自雄。

    林三坐在正对着大门的主位上,他看了一眼左边的唐赛儿,问那个来禀告的男子:“那方醒可带了兵器?”

    男子摇摇头:“没带,就有个大汉背着个古怪的包。”

    林三松了一口气,对唐赛儿说道:“见不见他?”

    那个敞胸男子听到这话,眼中不屑之色微露。

    既然都杀官造反了,还听一个女人的,这特么哪像是一个男人啊!

    唐赛儿的眼中还残留着悲戚,有些死寂,闻言她说道:“兴和伯对我夫妻不错,他亲自来,肯定是想挽回些什么,你们说见不见?”

    这话听似软弱,可敞胸男子却皱眉道:“唐姑娘,你都杀了官,山/东一地的官吏都恨你入骨。那方醒再厉害,难道还敢跟这些官吏作对不成?再说还有那个狗皇帝,他肯定不会放过咱们!你们说是不是?”

    屋子里除去林三夫妇之外,就只有三人,另两个男子犹豫了一下,都看向了唐赛儿。

    敞胸男子的目光闪烁着说道:“唐姑娘,谁知道那些狗官在打什么鬼主意,咱们可不能上当!”

    唐赛儿突然叹息道:“那兴和伯对我夫妇很亲切,不是那种人,否则他大可调兵把咱们围在山上,时日久了不攻自破。”

    看到那两个男子面露惧色,唐赛儿起身道:“此事由我而起,若是官府论罪,我自当之!请兴和伯上山来!”

    敞胸男子瞪了林三一眼,可林三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他只是个农户,偶尔客串一下猎户,若不是老丈人被打死了,他永远都不敢想象目前这种生活状态。

    在大明造反,而且是在永乐年间造反,这需要勇气,过人的勇气!

    除非你觉得自己比瓦剌和鞑靼人还厉害,否则最好把那点儿野心收起来,不然连累家小不说,还会涂炭生灵,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唐赛儿看着林三身后桌子上供奉的佛像,想起了方醒的告诫。

    我若是真去装神弄鬼,那和那些贪婪的官吏有何区别?别人是压榨,而我却是哄骗蛊惑,殊途同归。

    可那些官吏的命却是实实在在的……

    方醒三人被左右看护着进了山寨,看到五个男子在边上练习马术,面色就阴沉了下来。

    练习马术想干什么?流寇?还是说胸怀大志!

    走到土屋的外面,有人进去禀告,方醒摇摇头道:“这还把规矩给立起来了,果然野心是最不可煽动的东西。”

    辛老七低声道:“老爷,若是不对,小的就擒贼先擒王,到时候小刀护着您下山。”

    小刀早已把周围的十多个男子的装备看在眼里,他觉得只要辛老七能控制住一个头领,此事就可做得。

    方醒摇摇头,正准备说话时,门口出现了唐赛儿。

    两人相见,颇有些沧海桑田的味道,唐赛儿苦涩的道:“伯爷,民妇辜负了您的希望。”

    那个敞胸男子和林三一起出来,看到辛老七后,他有些忌惮,就喊道:“先搜一搜,千万别让人给骗了。”

    周围的土屋中走出来不少人,方醒看了看,大约有一百多男子,其他的都是女人和孩子。

    这尼玛哪像是造反的模样啊!

    辛老七上前一步喝道:“我家老爷连皇宫都去得,若是要杀你等,无需冒险,滚回去!”

    两个过来准备搜身的男子被吓了一跳,唐赛儿说道:“不用了,伯爷若想杀人,那日我夫妇就已经不在了。”

    敞胸男子的眼中有利芒闪过,他退后了一步,然后目光转动。

    林三面对着方醒有些惭愧,上次如果不是方醒引走了大部分官兵,他们两口子早就死了。

    “伯爷进屋吧。”

    方醒摇摇头道:“里面热,就在外面吧。”

    唐赛儿叫人搬来了矮板凳,几人坐成了一个圈子。

    “何至于此,你们只需给我个信,那些官吏自然也是个死,为何要冲动?”

    方醒没有招抚的姿态,一上来就说出了唐赛儿的问题。

    唐赛儿偏过头去,林三叹道:“我那丈人死得惨啊!是被活活打死的,铁石心肠的人看到也要动怒,何况是赛儿。”

    方醒点点头道:“此后可还有杀人。”

    什么意思?

    林三一惊,接着又是一喜,急切的问道:“伯爷,此事可还有挽回的机会?”

    方醒说道:“很难,不过还是有一线生机。”

    杀官造反,放到任何时候都是十恶不赦。

    林三的眸色一暗,强笑道:“那伯爷还来干什么呢?难道是来看我夫妇的笑话吗?”

    “我原谅你在绝望之中的胡言乱语。”

    方醒说道:“我此来就是想找个办法,把此事圆满的解决掉。”

    看了周围一眼,方醒指着那些拿着各色‘兵器’的男子笑道:“难道你们就想凭着这些人去造反吗?”

    “有何不可?”

    那个敞胸男子走过来,站在林三的身后说道:“老子听说过,以前那些皇帝有不少都是拎着根棍子就敢造反,只要胆子大,有啥不行的?到时候若是成功了,咱们就是人上人了!你们难道不想每顿都吃肉,几十个女人轮着睡吗?”

    那些男子都有些意动,方醒摇摇头道:“你等蒙昧我不计较,唐赛儿,你认为如何?”

    唐赛儿显得有些疲惫,她苦笑道:“若是能放过这些人,民妇愿意伏法。”

    那敞胸男子喝道:“唐赛儿,咱们如今都没了退路,你倒是来收买人心,真当我周二是白痴吗?弟兄们,咱们……”

    “闪开!”

    那男子话没说完,可人却拔刀直刺唐赛儿。

    方醒救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刺向唐赛儿的背部。

    好个唐赛儿,失神不过是一瞬,身体就猛的向前一扑。

    可那周二的身手却也不差,就在小刀拔出飞刀,辛老七冲过时,他直接把短刀扔了出去。

    唐赛儿的身体本是前扑,突然一颤,就跪在了地上,然后皱眉,缓缓起身。

    “周二!”

    被惊呆了的林三这时才清醒过来,他过去扶住唐赛儿,喊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人只要曾经肆无忌惮过,就很难忘记那种感觉。

    杀人,只要看到过一次,你就终身难忘。

    那些男女都沉默了,渐渐的,有人往爬起来的周二那边靠拢,有人原地不动。

    周二退后一步,得意的道:“唐赛儿,你一个女人也配带着咱们造反吗?今日当着大家的面,我周二就不服你!”

    唐赛儿的身手是周二所忌惮的,现在她的右肩部中刀,周二有信心几个照面就能干掉她,所以不再压抑自己的野心。

    方醒看着那些默默开始分化的男女,叹道:“周二预谋不轨,逼迫林三夫妇上山,罪在不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